王安苏幕遮 作品

第1855章

    第1855章

    边境,风声猎猎。

    过了盛夏,草原上的草开始渐渐枯黄,在一片黄绿中,每一个靠近边境的部落,都在厉兵秣马,部落中的精锐早就已经被五族联盟集结起来,聚集到大雁关外,虎视眈眈地和宣州的雄城对峙。

    草原中央,五大族的王账各自分散在草原之中,属于他们的图腾高高飘扬在王账之上。

    天鹰、白马、苍狼、青牛和黑水,继承了前朝大渊国两大王族金雕和银狐的意志,成为了如今草原上新的实力象征。

    但凡插着五族图腾旗帜的部落,就代表着得到了五族的和平与庇护,没有不长眼的部落会因为想要劫掠那些粮食,就将自己陷入五族围攻的险地。

    所以哪怕是得知了大炎已经准备出兵,边境已经陈兵十万,这些部落仍然载歌载舞,留守的贵族任意嬉戏喧闹,一派和平景象。

    帐中更是春意融融,丝毫不见兵戈来临的气象。

    “阿勒古,我有事要对你说。”

    正在帐中贵族沉迷在温柔乡中时,一个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掀起帐门,径直悍然闯入,大咧咧朝着坐在帐中最高位的贵族喊了一声。

    扭头看见一众贵族,顿时眉头一皱,一脚踢飞一个部落首领,“滚出去。”

    帐中作乐的部落贵族为之一滞,听见那大汉的声音,仿佛比草原上的牛羊看见狼群还要瑟缩,赶紧一骨碌纷纷从女人肚皮上滚下来,毕恭毕敬,慌慌张张弯腰退出王帐道:“乌、乌恩其将军,阿勒古王子,我等告退。”

    连那被踢飞的部落首领也一句话都不敢说,忍着剧痛爬起来,一溜烟逃命似的钻出王帐。

    “乌恩其啊。”苍狼部落首领的王子阿勒古,懒洋洋将身上的女人推到地上,踩着她的身子走到王帐中央的虎皮座坐下,抱怨道,“你也太粗暴了,明知道现在是让大家放松的时间,何必这么激动,勇士们很快就要打仗了,这些人还有用。”

    “靠这些废物能做什么?”乌恩其眼冒凶光,脸上不屑之色非常明显。

    这个蠢莽夫。

    要不是有金雕王族守护者的血脉,我岂能容你?阿勒古在心中暗骂一声,也懒得跟他解释,意兴阑珊地摆摆手:

    “说吧,乌恩其将军,有什么大事非要在这种时候见我不可?”

    乌恩其对这匹阴狠骁勇的狼也有些忌惮,他冷哼一声,把刚收到的信丢给阿勒古:“你自己看吧,你在戚国的那个工具的消息。”

    阿勒古看了乌恩其一眼,用眼神示意他坐下,自己拆开信展开一看,刚看了两行,就从座位上跳起来:“好!实在太好了!真是长生天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