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也 作品

69、完结下

    瞒了近9个多月的恋情, 是在新一年的年底被家长发现的。

    这事说来也特滑稽,起初只是一个平凡无聊的周末,陈溺窝在江辙怀里打枪击游戏。

    电竞房里, 3d的立体感和声音都让人在现实虚拟中难以切换过来。

    直到门口的「小九」头上顶着陈溺的手机, 慢吞吞向他们移了过来:

    陈溺顺手接过, 迷迷糊糊地报了个地址, 而后又躺回去继续大杀四方。

    嫌身后人一身硬邦邦的肌肉太硌腰,还抱过边上的螃蟹和星黛露玩偶放身后隔了一下。

    半小时后, 屏幕上出现mvp的胜利标志。

    江辙放下手上的游戏手柄,低头吮了她白皙脖颈一口, 随口问:“刚刚阿姨找你什么事儿?”

    小姑娘刚运动完还有些敏感,缩了缩脖子躲开点:“她问我怎么不在家, 我说我在……在……”

    江辙看着她逐渐后知后觉变懊恼的表情,恶劣地挑挑眉:“说在你男人这?”

    “不是,我直接给她报了这的地址。”陈溺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低头看了一眼,铃声又响起了。

    不过这次除了陈母的电话, 还有门禁保安那打来的门铃电话。

    “1栋29楼户主, 这边有一位您的访客。她说她姓潘, 要帮她开门吗?”

    与此同时,陈溺接通了和母亲的通话。

    那边的潘黛香情绪比她想象得要激动,更多的是纳闷:“小九啊,你这新住处的月租要多少钱啊?这地价这么贵,安保还不让进,你是不是收人钱了?”

    “没有———”

    陈溺迟疑着在想用什么借口。就听耳边的江辙哼笑着对门禁那的保安说了句:“麻烦放人进来,是我岳母。”

    陈溺:“……”

    她这边的电话也挂了, 慌忙地站起来把地毯上的t恤丢他身上:“快点穿好。”

    江辙慢悠悠把自己收拾好,跟在陈溺后边看她忙忙碌碌收拾屋子。他没一点要帮忙的意思,双手插着兜懒洋洋地看着她。

    电梯开门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门口铃声也恰好响起。

    陈溺把他弄沙发上坐好,指着他说:“从现在开始,你是到我这玩的。”

    他抬了抬张扬的眉眼,眼尾小痣妖孽勾人:“什么?”

    陈溺没空跟他说这么多,一本正经地把他的鞋踢到玄关柜子下,还给他面前沏了杯凉白开泡的茶。

    最后平息了几下呼吸,小跑过去开了门。

    外面传来抱怨:“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啊,是不是又在家睡懒觉?”

    “没。”

    潘黛香脚边上放着几盒大闸蟹,捶着腰喊她:“哎哟!快搬进去。早知道你搬家了我就喊你爸一块来了,把我累的哦!”

    “阿姨,我来帮您。”身后的江辙穿过长长走廊,虚揽过陈溺让她让个路,过来把那几箱大闸蟹搬进了厨房。

    “诶小辙在这玩啊?有劳你了。”潘黛香看着他的背影,边跟进去。

    “小九你也真是的,家里有朋友在也不跟我说一句……哎!这这怎么还有几个机器人跟着我……”

    陈溺表情尴尬,怕多说多错,索性先让她妈自己熟悉环境。

    她错眼看见阳台那两个人的衣服还没收,赶紧先撇下她过去收好。

    潘黛香跟着一块进了厨房,看见江辙正在打开泡沫箱子。

    “小辙你在这,我倒来得巧了!待会儿一起留下来吃晚饭,我给你们做个闷蟹。”她笑得和善,擦了擦手往橱柜里摸,“我找个盆先抓几只出来。”

    江辙在长辈面前总是装得人模狗样,点头说好,提醒道:“阿姨,大盆在第三个柜子里,消毒箱在门把后边。”

    潘黛香拿东西的手停了下,眉头蹙着看这个青年小伙。想了须臾:“小辙啊,阿姨这衣服刚才弄脏了,洗洁剂在哪呢?”

    江辙停下捞蟹的动作,忙起身:“我帮您拿。”

    “等等。”潘黛香好歹活了大半辈子,这点猫腻还看不出来那真算白活了,“这是小九新搬的家,小辙你对这倒是挺熟悉的啊。”

    江辙舔了舔下唇,佯装很为难的样子:“阿姨……实话说了吧,其实我是陈溺男朋友之一。但她觉得您会不喜欢我,就一直不想让您知道我们在交往。”

    “啊?”陈溺刚收拾好衣服走到厨房门口,就听见这么一句离谱的话。

    她差点没骂出声来,震惊地看着他。

    江辙接收到她质疑的眼神,嚣张地单挑眉,跟挑衅似的。

    转过头,继续不痛不痒地补充:“阿姨您别怪她。小九也可能是在我们这几个男朋友之间徘徊,想挑个最好的来见您。”

    \"……\"

    潘黛香仿佛听见什么天方夜谭,吃惊地看着自己女儿:“小九。”

    陈溺舒出一口气,破罐子破摔地回视这个臭男人:“对啊,我年轻漂亮又有钱,多交几个怎么了?”

    “你再说一遍!”没等江辙说话,潘黛香撸起袖子跳起来敲她脑袋,“交男朋友还不跟家里说一句,还要多交几个?你想几个!你怎么这么厉害呢,忙的来嘛你!”

    “啊疼,妈。”陈溺捂着头往江辙身后躲,恼羞成怒,气得往他膝盖后窝踹好几脚,“就怪你胡说八道!”

    江辙笑得肩膀直抖,边护着人在怀里,揉揉女孩脑袋,边乖乖认错:“对不起阿姨,跟您开了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