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左中右 作品

第0116章:童年的女神

    下午两点,酒宴结束后,陆凡一行人辞别叶慧敏兄妹,开车离开了深圳市,一路向北飞驰而去。

    章靓颖的家在韶关,位于广东省北部,和湖南省南部的郴州交界,陆凡开车返回天江省,正好路过韶关。

    陆凡便决定先将章靓颖送回家,再继续一路向北,穿过整个湖南省,在岳阳把胡卫军放下来,然后返回江城。

    至于杨柳,到了江城之后,陆凡会给她买一张去往河南郑州的火车票,让她坐火车回家。

    临行前,陆凡买了一张最新版的广州省公路地图,一本中国交通地图册,又买了一大堆零食和饮料,把后备箱塞得满满的。

    陆凡还特意找到一个打铁铺,选了两根钢管、两把砍刀,和一把匕首,在路上防身。

    陆凡这是防患于未然,若在路上遇到有人持刀抢劫,则直接把钱给他,反正陆凡只准备了五千块现金。

    如果,遇到谋财害命的江洋大盗,那就只能上前拼命,这年头捅死两个也没事,不存在什么防卫过当,说不定警方还会奖励自己见义勇为。

    几十万的豪车在坑坑洼洼的县道驰行,不时路过一个村镇,农民们戴着草帽,身穿粗衣,挽着裤管在烈日下的田间忙碌着。

    路边的房屋上,用白灰粉刷着一个个标语,大多数是关于发展经济、打击犯罪和计划生育的。

    比如:“要想富,先修路。”

    “谁脱贫谁光荣,谁贫穷谁可耻。”

    “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

    “打死车匪路霸,奖励三千!”

    “新婚夫妇入洞房,计划生育不能忘。”

    “该流不流,扒房牵牛;该扎不扎,房屋倒塌。”

    这个年代的标语比较强硬,在陆凡看来显得简单粗暴、触目惊心。

    墙头标语是中国的一大特色,长时期存在于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乃至于每一个乡村的角落。

    一个时代的标语,是一个时代的浓缩,记录着时代变迁,是国家政策和经济建设的风向标。

    走了一会,看见一句更加霸气的标语:“一人超生,全村结扎”,陆凡顿时感觉裤裆发凉。

    陆凡开车,胡卫军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后排座坐着何疏影、杨柳和章靓颖三位美女,五人一路欣赏着道路两旁的景色,一路说说笑笑,倒也不寂寞。

    不过,刚出深圳市没多久,就遇上收过路费的。

    几根木头横在路上,还有两块大石头,几位个村民蹲一旁,看见公爵车立即围了上来,不给钱不让过。

    胡卫军气得不行了,就要下车和他们理论,陆凡拉住了他,给了为首的男子一百元。

    村民收到钱,笑着搬开木头放行,陆凡开了过去,对着胡卫军劝道:“花钱消灾,和这些人置气不值得!”

    91年的华国,所有的高速公路加起来,也只有几百公里。这个时候还没有京港澳和大广高速,到处路况都非常差。

    因此,从深圳到广州那一百三四十公里的路程,陆凡开了将近四个小时才到。

    上一世,陆凡坐朋友的车子从广州到深圳,在高速路上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这个年代的路况,实在是太坑爹了!

    陆凡心里不由得感叹:“要致富先修路,确实太有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