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是老五 作品

第九八零章 不救白眼狼

    蓝小布没有用神念去扫永夜圣人迎接的人是谁,这么大的排场还亲自去迎接,肯定是非同小可之辈,如果他神念一扫,立即就会被察觉。

    蓝小布转向还被埋在沙石中的人,一共十二人,修为最强的几乎不比扇不昂差。

    离宙宫的扇不昂,那可是最顶尖的九转圣人了。不管永夜圣人闪禁的是谁,蓝小布都是手一卷,十二名被埋在沙牢中的修士尽皆被他卷出来,跌落在沙面上。

    就连那名沙石几乎要淹没眼睛的证道强者,也在蓝小布一带之下,落在了沙牢的沙面上。最初求救蓝小布的那名中年男子眼里露出惊骇,这种沙牢被沙石陷进去,可不是简单的陷入,而是被最顶级的规则锁住,这其中不仅仅有束缚和吞噬规则,还有空间和五行规则。

    蓝小布不但自己进入沙牢没有影响,还能将人从沙牢中救出来,这已经是非常强悍了。所以在他看来,这里十多个人,蓝小布要全部救出来的话,也要数天时间。

    因为每一个人束缚的情况都不同,要慢慢的理解其中的规则,然后才能剥离这些规则。可结果,人家只是手一带,十多个人不但全部出来了,而且身上的束缚禁制也渐渐溃散掉。

    这种手段,是永生强者吗?“晚辈青木星焦青叙,多谢前辈相救之恩,前辈神通无边,晚辈叹为观止。”这中年男子走到蓝小布面前,躬身施礼。他的修为是最高的,已经是九转圣人。“您是焦宗主?”一名看起来有些沧桑的男子惊咦一声,显然认识这名个焦青叙。

    显然,这个焦青叙是非常有名的存在。焦青叙自嘲的笑了笑,“我的星球恐怕都被灭掉了,何谈宗主。"沧桑男子没有再说,而是带着一名女子走到蓝小布面前,躬身一礼说道,“晚辈泰穹衫多谢前辈相救之恩,这是晚辈道侣邹音儿。

    我二人来自冲月星星承宗,误入这里被闪禁起来。”奉穹衫六转圣人境界,不过气息非常萎靡,而邹音儿五转圣人境界,气息一样萎靡不堪,估计现在的实力连一转都不到。秦穹衫和邹音儿之后,其余人纷纷都来感谢蓝小布的救命之恩,不过让蓝小布摇头是,这些家伙连名字都不敢报,更不要说来历。不管这些人是担心什么,都让蓝小布很是鄙视,自己好歹也是这些人救命恩人。

    好在他不是特意来救这些人的,只是顺手而已。“各位,我可以将你们带出沙牢,不过能不能离开永夜澜,那就是你们自己凭本事了。”

    蓝小布淡淡说道。他没有打算现在离开永夜澜,他是打算去看看这个永夜圣人。“前辈,晚辈现在伤势很重,根本就无法独自离开永夜澜。不过晚辈知道一个圣脉之地,如果前辈能带晚辈出去,晚辈必定将这圣脉之地告之前辈。”

    一名七转圣人,走到蓝小布面前,躬身施礼,语气诚恳恭谨。蓝小布心里大怒,做人果然是不能太好说话了,他一点好处都没有要,只是顺手救了一下这些家伙。结果这些家伙不敢报来历就算了,还用圣脉来求自己带出去。难道刚才自己是救的狗吗?

    如果这家伙一来就说出圣脉所在,以此来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不用这家伙说,他蓝小布也会将这家伙带走。不过用圣脉来交易,呵呵,他虽然没有圣脉,却也不愿意救这种人。

    不等蓝小布说话,又有三人走了出来,他们同样对蓝小布躬身施礼,“这圣脉是我们四个人同时发现的,现在愿意交给前辈。我等只希望借助前辈神通,离开这永夜澜。”

    蓝小布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似乎很是满意这一条圣脉。见蓝小布点头,又有一人站了出来,“前辈,晚辈虽然没有圣脉,却有一道圣焰,愿意送给前辈。”蓝小布又是点了点头,这家伙说送,到现在也没有拿出来,可见是等他带着离开永夜澜后才送。至于前面自己将他们救出沙石解去禁锢的恩情,直接被无视或者是当成理所当然的了。蓝小布心里暗叹,这些人真是无情无义啊,真好像自己刚才随手将他们从沙牢之下带出来,然后解去他们身上的禁制是应该,或者说是不费吹灰之力的,所以感谢的时候连来历和姓名都不敢报。

    如果不是还要离开永夜澜,估计这些人也不会谈什么报酬的事情。

    这五个人之后又有两人站了出来,他们一个是表示愿意送千条极品神灵脉,一个表示送两条混沌神灵脉。蓝小布都是点头,见最后两个人没有上来,蓝小布主动问道,“你们两个呢?见蓝小布询问,其中一人脸色有些惭愧,“我身上除了一些上品神灵脉,像样一点的东西都没有。我知道,这些东西前辈应该还看不上。"说话间,这人还主动敞开了自己的世界。看见牢友敞开自己的世界,另外一人也是赶紧敞开了世界,他们的世界的确是没有好东西。就算是上品神灵脉,加起来也不到一千条。不过第一个敞开世界的家伙是真没有东西,他的惭愧也是真惭愧,气息波动还瞒不过蓝小布。这家伙虽然刚才感谢救命的时候,没有说出来历,不过蓝小布反而不在意了。既然是惭愧了,那就说明还有些感恩之心。至于第二个家伙,尽管他的世界也只是开了一下就关闭了,但蓝小布何等神念?早已扫到这家伙用血禁在世界的一角封印了一件东西。蓝小布的神念没有去破开,却感受到这是一件超越了先天级别的至宝,而且还带着一种温润壮大神魂的作用,应该是一种不逊色五针松的道果树秦穹衫和邹音儿也是满脸尴尬的走了过来,躬身施礼道,“前辈,我们二人身上也只是一些上品神灵脉,没有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