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菊 作品

第43章 是情侣吧

    新的一周,丁以楠和霍执潇一起来到玖山建筑事务所,只是这一次,丁以楠没有再穿工装。

    前台的两个小妹露出了好事者的表情,心照不宣地用胳膊肘碰了碰对方。事务所里的其他同事见到丁以楠,也都诧异地打量他两眼,问道:“丁助,今天休假?”

    丁以楠不想多做解释,只是客气地微笑着摇摇头。

    周一早晨的例会照常进行,丁以楠已是外人,不方便参与也不想参与。他在公共办公区域等待例会结束,然而十多分钟后,其他同事都拿着笔记本回到了工位,唯有霍执潇又被霍勋叫去了办公室。

    丁以楠估摸着霍勋找霍执潇应是谈宋小姐的事,他隐隐有些担心父子俩又吵起来,但他也知道他无能为力,所以只好先拿着各种交接资料来到了人事部门。

    办理离职的手续并不复杂,上交工牌、结算工资……一整套流程下来顶多只需要十分钟。

    然而就是这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丁以楠要辞职的消息传遍整个事务所。

    丁以楠刚一离开人事部门,三五个同事立马围了上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丁助,你怎么会要辞职?”

    “我看你平时工作得挺好的啊。”

    “是不是霍师对你太严格了?”

    “我的天,连丁助都要辞职,难以想象这霍师到底是有多难伺候。”

    “霍师也真是的,这么好的助理都不知道珍惜。”

    丁以楠听着同事的七嘴八舌,心里觉得又无奈又好笑。明明是他主动提出辞职,这些人却下意识地从霍执潇身上找原因。

    “不关霍师的事。”丁以楠道,“是我自己要辞职。”

    “你是找到更好的工作了吗?”有人问。

    “算是吧。”丁以楠道,“跳槽不是人之常情吗?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你可是丁助啊,啧啧,当初你刚来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你会坚持不下去,但你打死都没辞职,结果没想到现在……”

    “换个工作环境而已。”丁以楠笑了笑,“有机会大家还会打交道。”

    “话说你的新工作是在哪个单位呢?”有人好奇地问。

    “去我同学那里帮忙。”丁以楠简单地回道。

    “原来如此,是同学邀请你啊。”

    这些同事总算接受了丁以楠辞职的理由,不再胡乱猜测到霍执潇身上。

    “真是羡慕,说走就走。”

    “咱们还是老实工作吧。”

    “那不然呢?”

    上班上得久了,每个社畜的心中应该都有过跳槽的想法,然而真正付诸行动的人却少之又少。

    闲聊的话题逐渐从丁以楠身上转向了建筑行业的行情,丁以楠本来就闲得无事,倒也不介意陪他们多聊一会儿。不过没过多久,霍执潇阴着脸从霍勋办公室里出来,对丁以楠道:“丁助,跟我过来一下。”

    两人在同事们八卦的眼神中回到了办公室里,丁以楠主动拉上了一整面玻璃墙上的百叶窗。

    “是宋小姐的事吗?”

    丁以楠一边问,一边走到办公桌旁。以往他会站在离办公桌一步之遥的地方和霍执潇谈事情,但今天他直接来到桌子后面,就站在霍执潇身旁,半个屁股靠在了办公桌上。

    “是。”霍执潇一脸烦躁地说道,“他让我今天中午去跟宋小姐吃饭。”

    丁以楠诧异地挑了挑眉,问道:“硬来?”

    “没错。我说我不接室内设计的项目,他非要我接。”霍执潇皱眉道,“如果我不接,他就让审核那边卡我三阳村的施工图。”

    改设计稿是最让人奔溃的一件事,如果审核故意刁难霍执潇,那他一气呵成设计出来的图书馆又得经过重重磨难,最后会变成什么样还是个未知数。

    “所以你还是得去跟宋小姐吃饭。”丁以楠平静地总结道。

    “我知道我说了不会去。”霍执潇抿了抿嘴唇,应是觉得过意不去,抬手握住了丁以楠的手腕,“但是现在这情况……”

    “没关系。”丁以楠反手握住了霍执潇的手。

    不爽肯定会不爽,但是也没有办法。丁以楠不像霍执潇那样烦躁,因为他早就预感到霍勋没那么好应付。

    “老婆,你真好。”霍执潇往前挪了挪办公椅,疲惫地搂住丁以楠的腰,脑袋埋在了他的小腹上。

    眼下这画面在丁以楠眼里看起来着实有些违和,要知道,曾经的霍执潇坐在这张办公椅上,就只会面无表情地给他发出指令。

    “咖啡不够浓。”

    “报告为什么还没打?”

    “我不坐清早出发的飞机。”

    诸如此类,丁以楠的眼里只有一个挑剔难伺候的上司。然而今时今日,那欠扁的上司变成了一条在他身上撒娇的大型犬。

    违和归违和,但丁以楠还是更喜欢大型犬。非要说的话,他甚至还有那么点驯服烈性大型犬后的成就感。

    “你这些都是跟三百岁学的?”丁以楠揉着霍执潇后脑勺的碎发问道。

    “学三百岁?”霍执潇双手撑在丁以楠身后,直起了上半身,不过他的角度仍旧得仰视着丁以楠,“我需要学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