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菊 作品

第21章 干扰工作

    丁以楠的书柜里放着好几本咖啡相关的书籍,但其实他本人对咖啡并不感兴趣,现磨和速溶在他眼里几乎没有区别。

    他之所以研究咖啡,完全是因为霍执潇。

    霍执潇喜欢喝4个shot的特浓美式,有时一天还不止一杯。对于健康的成年人来说,每天不宜摄入超过400毫克的咖啡因,而霍执潇的咖啡因摄入量远远超过了这个标准。

    丁以楠尝试过像叫霍执潇早起那样,神不知鬼不觉地降低咖啡浓度。但霍执潇很快发现了咖啡风味不对,还因此对丁以楠感到不满。

    后来丁以楠发现霍执潇喝特浓咖啡是因为喜欢浓郁的果酸香味,他对比了好几个产区的咖啡豆特点和烘焙手法,最后挑选了酸味较重的国产云南豆,从而降低了霍执潇对咖啡因的摄入。

    端着咖啡来到书房时,霍执潇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丁以楠把马克杯放到霍执潇手边,正要离开,这时霍执潇突然叫住他道:“看看怎么样?”

    霍执潇从未在设计上询问过丁以楠的意见。丁以楠并非专业人士,也给不出什么中肯的建议。他看了看屏幕,凭着直觉道:“还不错。”

    “就只是不错?”霍执潇端起马克杯问,“你没发现有很多精心设计的细节吗?”

    丁以楠还真没发现。他倾身向前,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但却没注意到霍执潇的手肘就在他的腰侧。

    两人的肢体意外相撞,马克杯里滚烫的咖啡随之洒出来不少。

    霍执潇被烫得皱起了眉头,丁以楠赶紧扯过办公桌上的纸巾替他擦拭。但擦着擦着,丁以楠倏地停下了动作,一时间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因为霍执潇被烫到的地方,正好是他的命根子。

    “丁助,”霍执潇松开眉头,放下马克杯,看着丁以楠道,“你是来干扰我工作的吧。”

    “抱歉。”丁以楠从那敏感的部位收回视线,尴尬地将手中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里。

    “你再这样,”霍执潇顿了顿,“那我只能去床上工作了。”

    丁以楠听出了霍执潇话里的调戏,但是他理亏在先,他也不好发作。他道:“你先把裤子脱了吧。”

    霍执潇挑了挑眉。

    丁以楠赶紧补充:“我帮你洗。”

    咖啡渍不好处理,丁以楠只能用衣物去污剂浸泡之后,再用手搓干净。

    不得不说,丁以楠连韩硕的内裤都没有搓过,两人的内衣通常都是直接扔进洗衣机里洗。他自己也是没想到,这份工作总是遇上突发状况,竟然还得给老板洗内裤。

    当他拧干手中的内裤后,一回头就发现霍执潇正老神在在地倚在门边,一手拿着咖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麻烦你了,丁助。”霍执潇道,“其实这种情况我都会直接扔掉。”

    丁以楠:“……”

    他想说,您就不能提前告诉我吗?

    但转念一想,要是霍执潇真有这么好心,那也就不是霍执潇了。

    霍执潇回了书房继续工作,丁以楠见时间快接近中午,冰箱里又空空如也,他便来了附近的农贸市场买菜。

    市场里的小摊贩大多都认得丁以楠,不用他花时间讲价,摊贩老板也会主动给他最低价格。当他拎着大包小包的蔬果走在回程路上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名字。

    “班长,是我。”

    “袁峰?”

    “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是周末,霍执潇不用上班,丁以楠也没必要特意过来盯他。上次在蓝点奖的颁奖城市和袁峰偶遇,两人约好有机会一起吃饭,丁以楠估摸着袁峰应是想找他聚一聚。

    “有空。”丁以楠道。

    “太好了。”袁峰松了一口气,“我的助理家里有事,回老家去了,明天有个很重要的派对,实在是忙不过来,你能来帮个忙吗?”

    丁以楠略微有些诧异,还未等他考虑好,只听袁峰又道:“班长,江湖救急,完事后我一定请你吃大餐。”

    大学那会儿两人是室友,关系一直不错。不管袁峰要不要请客,听到那句江湖救急,丁以楠也不好拒绝。他问道:“具体要做些什么?”

    “很简单。”袁峰道,“在现场做一些协调,满足客人的需求。”

    那也就是打杂了,应该不会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