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思 作品

65、第 65 章

    公大的假期不比军校, 陆起阳受伤过后一直在养伤,好不容易可以出来时,许枝已经不在a市了。

    而剩下的假已经几近于无。

    没过多久, 公大开学。

    春季似乎是要来了, 天气开始转暖。

    开学一个月以后,陆起阳去了一趟隔壁军校。

    他自然是进不去的。

    因为在门口徘徊许久,还被警告了两次。

    直到陈溯出来。

    陆起阳走上前,开门见山:“你找她了吗?”

    “陆哥,”陈溯拉着他往边上走, 说,“我们先找个地儿坐着说吧。”

    陆起阳无声出了口气,忍下心里的急迫,和他一起进了家餐馆。

    直到点完菜, 陆起阳直白看着他, 等他回答。

    “陆哥。”

    陈溯先是喊了他一声, 而后挠了挠脸,说:“陆哥,不是我不去,主要是……”

    他琢磨着措辞, 说:“我们不是一个专业, 平时其实也没有啥见面机会,学校又大, 然后就上学期,一整个学期我都没见到过她, 还是放假才见到的。”

    “你给我发消息以后,我就找人问了,堵了几次了, 是真没见到人,我们还找了她室友想让她帮忙喊许枝出来,但她室友每次说好行,转头就该咋咋,再问她就是翻来覆去那套话,许枝不出来她也没办法。”

    陈溯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

    学校这么大,专业不同,就像隔了山,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他也试了好几次了,许枝不理,他也没法冲进她宿舍里去找人。

    而其他时候,因为军校管得严,他能找的机会也并不多。

    陆起阳沉默下来。

    许久,他才说:“行,知道了。”

    陈溯说:“我再找找机会吧,一个学校里,不可能一点碰面机会都没有。”

    “算了。”

    陆起阳想起放假时,他还受着伤,她都能忍下心不见他,现在这样,她更不会见他了。

    她已经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刽子手。

    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听了。

    她不会允许自己世界里的恶意与黑暗侵入到他的世界里来。

    即便是用这种方

    式见到了。

    她也不会相信他的话。

    薄延这两次的警告和威胁,的确是做得非常好,从根源解决了问题。

    陈溯还要再说什么。

    陆起阳说:“算了,别打扰她训练。”

    陈溯欲言又止。

    好半天,陈溯才憋出一句,“好吧。”

    这以后,陆起阳果真没再去打扰她。

    一段关系里,当唯一的主动方都停下来时,所有的余温都会渐渐冷却下来。

    而许枝,她则像是从所有人的联系里消失了。

    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军校有额外任务,许枝甚至没有回家。

    而后的时间里,大家都各忙各的,做着自己的事,朝着自己的那条路行进着。

    因为忙碌,大家的联系变少了许多。

    加之学校的特殊性,也鲜少能够在周末或是节假日聚一聚。

    宋词几乎都泡在图书馆,只在晚上十一二点时才会看看消息。

    而江敛陈溯则是固定周末才能回复消息。

    顾起和陆起阳到在几人当中显得要清闲些,但唯一可支配的周六也并非完全属于他们。

    有时候他们也会被派遣出安保任务。

    随着时间迅速流逝,尽管他们偶尔也会抽空在群里说说话,聊最近的一些事。

    但高中的那一段时光,的确已经渐行渐远了。

    如果说大二还只是有些忙,到大三以后,那个几人的小群就几乎没有活跃过了。

    宋词忙着考研,基本上处于查无此人的状态。

    而其他人则除了训练以外还会有许多任务,有时节假日反而成了任务日。

    众人未来的轨迹越发分明,忙碌的方向也逐渐不同起来。

    许枝在大三下学期时,已经几次被指导员私下谈过,旁侧敲击地提点她,基本上是拎着她的耳朵告诉她,只要你保持现有水平,就能分配到不错的单位。

    连长也找过她一次,话术和指导员的没有太大的差别。

    许枝回宿舍的时候,接到了许妈的电话。

    她自那次事件以后,就很少看手机了。

    除了偶尔会短信回复一下妈妈,她几乎没有联系过任何人。

    这一次碰巧,她便

    接通了电话。

    那边有几秒的安静,似乎是没有预料到她会接。

    而后忙问:“枝枝现在是休息时间吗?没打扰到你训练吧?”

    许枝用耳侧夹着电话,坐在位置上,打开一个小铁盒,抓了一把米出来,又取出了里面的针,说:“没打扰,你说。”

    “没打扰就好,”许妈舒了口气,才道,“枝枝今年也不回来吗?学校里有下通知说要出什么任务吗?”

    许枝垂下眼,一只手拿起一颗米,另一只手捏着针,正要穿过米粒,闻言动作略微停顿了一下。

    而后,她凝神穿米,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应该不回,要训练。”

    “训练啊……”

    许妈声调里难掩失望,但又很快重新打起精神,说:“那枝枝训练注意一下腰,上次你不是说腰伤了吗?现在怎么样了?”

    腰伤?

    许枝花了两秒才想起,她上一次腰伤是在大三上刚开学的时候。

    她顿了顿,说:“已经好了,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