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思 作品

40、第 40 章

    晚夏的午后, 光有些晒人。

    这样近的距离,她几乎可以看清陆起阳根根分明的眼睫。

    她舔了一下唇,往后退了半步。

    “就, 随便穿的。”

    她避开他的视线, 语气掩饰似的又强硬起来,说:“你管得着吗。”

    许枝转过身,没有再看他。

    “要来不及了。”

    她喊着,然后朝着小区门口跑去。

    背影仓促,像是, 落荒而逃。

    陆起阳盯着她的背影,而后笑了笑,跟上她。

    许枝选的是一部国外的恐怖片,恐怖指数在能够播放出来的电影里, 可以打到四星半。

    两个人一同落座, 没有过多久, 厅内的灯就熄灭了。

    只剩下幕布上的画面,周围陷入黑暗中。

    电影开始播放以后,就只能听见电影的声音了。

    雨夜,电闪雷鸣, 接触不良的灯, 诡谲的人偶,所有恐怖元素集结在一起, 铺垫出了悚人的氛围。

    许枝撑着下颚,开始想, 一会儿鬼出场的时候,应该摆出什么样的害怕姿势。

    直接靠进他怀里吗?

    这……

    这可以吗?

    可、可以的吧……

    毕竟,她很害怕!

    许枝莫名有些心虚, 在昏暗中,悄悄地瞄了身旁的人一眼。

    他似乎正在专心地看电影,侧脸的弧度在电影光与昏暗里显得模糊,漆色眸底却映出一片细碎的光。

    她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

    而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背景音乐瞬间突变,与此同时,厅内的观众迸发出一阵短促的尖叫。

    她看向幕布,恰好撞上一片血肉模糊的惊悚。

    许枝忽然紧张起来。

    视线开始乱飘。

    该、该害怕了吗!

    她不动声色地往陆起阳的方向挪动。

    然而刚挪过去一厘米,电影当中的令人汗毛竖起的惊悚画面已经消失了。

    转场来得如此迅速,背景音乐也变成了温馨而缓慢的轻音乐。

    暖色调的布景,与方才的恐怖画面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许枝僵住了。

    机会稍纵即逝。

    她捏紧拳头,只得等待下一次的恐怖场景。

    她不再分神去看陆起阳,怕错过恐怖景象而失去亲密接触的机会。

    许枝吸了口气,眨着眼睛,集中精神,开始看电影。

    然而伴随着缓慢的背景,寡淡的画面,许枝刚集中的精神又慢慢地散掉了。

    许枝换了个姿势,用靠近陆起阳的那只手撑着下巴,看着电影。

    此时电影里出现了一个杀手,开始杀人。

    她耷拉着眼皮,喝了一口可乐。

    杀手又杀了一个人。

    察觉到眼皮下沉的趋势,她稍微坐直了一点,强打精神。

    杀手又杀人了。

    她打了个哈欠,刚调整的姿势又软了下去。

    杀手还在杀人。

    许枝睁不开眼睛了。

    睡意席卷而来,她困倦地想着,这个鬼什么时候出来啊。

    她什么时候,才可以害怕地躲进陆起阳的怀里啊……

    电影进行到四十四分钟的时候,陆起阳察觉到肩上忽地一重。

    他垂下眼,看见了一个圆圆的小黄帽,以及,一张睡着的脸。

    电影迎来了一个小高.潮,在紧张的背景音中,幕布上现出了可怖的情景。

    与此同时,厅内又是一阵短促的尖叫声。

    但所有的声音似乎都消散了。

    陆起阳视线落在她微卷的眼睫上,往下是秀挺的鼻梁,以及柔软的唇瓣。

    他视线停住,在黑暗里沉默而又放肆。

    片刻。

    他伸出另一只手,小心而又不动声色地将两人中间的扶手放了上去。

    唯一的障碍被去除。

    许枝没有了受力点,半个身子便向着他倒过来。

    两个人的距离顿时缩进。

    她几乎落进了他的怀里。

    背景音还在响着,但陆起阳已经听不见了。

    他看着她睡着的脸,不自觉地抬了一下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她的额。

    几不可见地抚了一下,又收回去。

    许枝是被灯亮醒的。

    她睁开眼的时候,闻到了淡淡的洗衣粉味,而后感觉到了皮肤紧贴的温暖。

    大约是刚睡醒的缘故,她脑子还有些不清醒,茫然地抬起眼。

    对上了一双漆色的眼睛。

    “……”

    许枝缓缓地直起身,坐了回去。

    她强自镇定:“不

    小心睡着了。”

    心里却乱成了一团。

    她怎么会睡到他身上去!

    而且,她怎么能!睡!

    绝佳的机会没了!

    但,她刚刚是从他怀里醒来的。

    她睡到了他身上!

    她到底怎么睡的?

    她明明记得她是撑着扶手的,是她记错了?

    她睡到了他身上!

    所以,计划失败了,但又没完全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