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思 作品

15、第 15 章

    第十五章

    陆起阳按在门把手上的动作顿住,回过头。

    屋内一片寂静,客厅的灯已经关了,只余下玄关处的一点昏暗灯光。

    似乎是嫌热,她抬腿蹬了一下绒毯,但没能摆脱这毛绒绒的东西,有些不高兴地哼唧了几声。

    而后,她终于消停了会儿,像是又陷入新的睡意里。

    陆起阳走了过来,低下身,把她的手从毛毯里解救出来,又将她额前的碎发尽数撩到后面。

    “真的。”

    屋内安静,只剩下几不可闻的空调风与她微弱的呼吸,玄关的光线太暗,她的轮廓藏在黑暗里,变得柔和许多。

    像一只睡着后缩成一团的白猫。

    陆起阳站住不动,好一会儿,终于妥协般叹了口气,起身去关上了门,重新坐到了她身边。

    她睡相是很安静的,但睡得却不实,大约是酒精的关系,她总觉得热,时不时地会踢被子。

    陆起阳怕空调温度调太低,等他走了以后,没人看着,她明早起来感冒,就没有动空调,只是把她身上的毛毯往下折了些,让她感到凉快点。

    她辗转反侧,睡得不怎么安稳,唇轻轻动着,似乎是在说什么。

    陆起阳迟疑了片刻,而后弯下身,耳侧靠近她唇边。

    微弱的声响变得清晰了。

    “……是你吗?”

    什么?

    陆起阳凝神细听,下意识地凑近了些许。

    距离慢慢拉近,有温软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颈边,带起一片无声的颤栗。

    他僵了一下,本能地想要后退。

    然而就在这时,许枝低而轻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你写的错题集吗?”

    陆起阳一顿。

    他垂下眼。

    许枝眉心微微皱着,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为什么不……”

    后面的话音渐渐消失。

    不什么?

    为什么不敢认?

    明明是自己做的,却要说成是陈溯,为什么不说是自己做的?

    陆起阳慢慢撤回去,垂眼看她。

    不知过去多久。

    时针指向了十一。

    他直起身,弯腰给她理了理毛毯,掌心在半空悬了片刻,终于还是落下,摸了摸她的脑袋。

    “我已

    经认栽了,许枝。”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总得让我给自己留点面子吧,马上18岁的小朋友。”

    “体谅一下?”

    安静的屋子里,钟表的滴答声有节奏地响着。

    她闭着眼睛,睫毛微微翘着,柔软的黑发散在沙发上。

    陆起阳视线一错不错,掌心慢慢抬起,收回,指腹轻轻拢紧。

    他垂着眼睫,目光投向了昏暗光线下,他的影子正覆在她的身上。

    他半倾下身,他的影子也跟着动作。

    仿佛和她贴在了一起。

    亲密。

    却又隔着极为遥远的距离。

    就像影子永远都不可能触碰到人。

    陆起阳嘴角自嘲地勾了一下,低着声音,似是自言自语,“许同学,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多少钱啊……你怎么能这么迟钝?”

    -

    隔天早上,许枝是被闹钟吵醒的。

    睡意藕断丝连,她尝试着睁了一下眼睛,失败了,于是立刻就妥协投降,整个人缩进了毛毯里,打算借着那点未尽的睡意再一次沉入梦乡。

    然而睡着睡着,她意识慢慢清醒了,伸出半截手臂出去,摸了摸底下触感。

    嗯?

    沙发?

    她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她毫不陌生的客厅,一切都异常祥和平静,仿佛只是一个稀疏平常的周末。

    问题就在于。

    她昨晚好像并不是在沙发上睡……

    ……她昨晚干嘛来着?

    许枝整个坐了起来。

    思绪迅速往回推。

    晚饭,出门,喝酒……

    酒……!

    然后呢?

    ……好像完全不记得了。

    她仔细地回想了一下,隐约只能想起一点零星的片段,而片段里面……好像是有看见过陆起阳。

    她不太确定,似乎是有听见过他的声音,但也有可能是梦里听见的。

    想了想,她四处翻找,摸出手机,啪嗒啪嗒按着,发了条消息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