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装B后他揣了豪门老男人的崽

O装B后他揣了豪门老男人的崽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长缨止戈
状态:连载中 周点击:3143
简介:    本文将于8.10周二v,届时三更奉上,感谢支持推一下预收,一本幻耽一本古耽,文案在下面【表面矜贵冷淡实则老流氓攻】X【表面健气实则敏感自卑小可爱受】被渣男绿的那天晚上,林遇安气得头顶冒青烟,果断提了分手,豪气冲天的干了两杯酒。然后……他发情了。再次醒来是在酒店大床上,男人一身西装,身姿颀长,矜贵优雅。确定这是一场意外以后,男人慢条斯理地递给他一张名片,说是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林遇安表面乖巧接下,暗地疯狂摇头。他打定主意不会再跟男人有牵扯,却不想一个月后——他怀孕了。·裴晏舟身为豪门圈子里顶级Alpha,年纪轻轻继承家业,手腕了得,是圈子里有名的王老五。只可惜为人太过高冷,28了身边也没听过有什么人。众人还在想这尊大佛能清心寡欲多久,却不想忽然爆出来裴晏舟要当爹了!圈子里瞬间炸了!  一开始,外人都说林遇安能上位是父凭子贵,在裴家待不长久。可后来,集团高层会议上,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一身睡衣的少年拿着一张卷子走到摄像头前,揉了揉眼睛,委屈地拉着男人的袖子:“老公,这道题我不会……”而一向不喜别人进他书房的裴晏舟则是笑得温柔宠溺,柔声细语:“乖。”  认为林遇安在裴家待不长久的众人:……啧,脸真疼。·林遇安前十八年身为一个平平无奇的beta,在家里一直不受待见。他原以为裴晏舟是为了负责才和他结婚,也做好了豪门事多,公婆难以相处的准备,却不想——爷爷拿着价值百万的大家名画,大手一挥:安安,拿去玩!公公随手就是八位数的零花钱,淡淡道:想要什么自己去买,别委屈了自己。婆婆精心给他准备各个季节的高定服饰,待他如亲儿子:晏舟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和妈说,妈替你教训他!而那个传言中高冷矜贵,不近人情的裴晏舟——林遇安看着昨晚快把他“欺负”坏了的男人,默默地揉了揉腰,低低骂道:禽兽。食用指南:1、本文夹杂了豪门老男人生子等诸多古早元素,作者的心头好,介意者慎入。2、ABO,私设众多,练笔之作,谢谢。—————————预收文1:《全星际都在等我们离婚》帝国科学院首席和帝国元帅夫夫结婚多年,除了宣布登记结婚,从未在公众面前提起过彼此。就连偶然有一次同框,科学院首席也是冷冷清清,全程没看元帅一眼。全星际都知道他们貌不合神也离,认为这场由信息素强制绑定在一起的婚姻迟早会结束。元帅也这么认为。直到他出征边远星系的时候接到了他名义上爱人的视频:虚拟屏幕上的人清清冷冷,五官精致的不似真人,眼角的一点殷红小痣却格外妖冶:“我怀孕了。“毕竟你也是孩子另一个父亲,有知情权,“你要是没意见,远程签个字,我把孩子打掉。”元帅一脸迷茫:“首先,我需要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科学院首席和帝国元帅粉丝基数庞大,偏偏互看不顺眼,日常就是互相diss,坚信对方配不上自己偶像。唯一的默契,大概就是在星网 #首席和元帅离婚了吗# 的超话里日常打卡。直到一次宫宴上,粉丝们看见他们英明神武的元帅大人满脸不爽的将自己的军装外套披在首席身上,而首席则是神情冷淡,目视别处。关键是……首席露出来的小腹隐隐凸起,似是身怀有孕!粉丝们:????粉丝们:!!!!·结婚数载,元帅一直都知道首席心中有个人,那人就如皎洁的白月光,高高在上。提到他时,首席会笑,一向清冷的眸子里盛满了温情。而他们之间的结合,不过是信息素高度契合的产物。  元帅知道这点,结婚数载,很自觉地不去首席面前讨嫌。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这么相敬如宾地过下去,直到他忽然想起上次压抑多年的易感期爆发,身为他妻子的首席被他勾得发了情,在他身下攥着床单,红了眼角,喃喃地唤着一个名字——阿渠。而他的名字里,就有一个渠字。元帅(微笑):所以,我到底是替身,还是白月光?—————————预收文2:《一本古耽》1、《皇图》作为年度虐恋大作,全文百分之九十九都在讲着主角受如何被狗皇帝灭族、轮J、毒害,其间包含着无数的ooxx,令无数读者嗷嗷喊香。晏星洲作为被书名欺骗的读者,硬是憋着一口气看完了前面百分之九十九的内容,然后在看到结局主角受和暴君he之后,一口气没缓过来,梗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就见四周装饰明黄华丽,古色古香,面前一身着明黄龙袍的男子正安然而睡。晏星洲还未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手握着一根锋利的簪子,动作凌厉地朝着皇帝刺去!正直青年晏星洲惊恐出声:“杀人犯法啊兄弟!!!”2、晏星洲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穿书,还是穿到了剧情最开始、主角受没受到暴君的糟蹋的时候,和主角受共用一具身体。 为了主角受,也为了自己的清白,晏星洲无奈地开启了皇宫艰难苟活日常。直到最后,主角受大仇得报,登临至尊之位。晏星洲欣慰至极,以为自己总算有好日子过了。谁曾想眼睛一闭,再次睁开时,就成了京城一个人人喊打的断袖。  想起主角受那喜怒无常的阴郁性子,他心里一咯噔,完了。3、季元青从云端跌落泥沼,浑身沾满了血腥,在宫内卑微苟活,受尽屈辱。他一日一日地熬着,为的不过是被家人报仇。直到某一天,他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陌生的声音。那声音清朗悦耳,干净透彻,仿佛从未见过污浊,与他的肮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开始,季元青心存恶念,想要把那道声音拉下泥潭,与他在废墟沉沦。却不想,到最后他是被那道声音拉着,一点点从黑暗中挣脱,触碰到他的云端,将他送上了皇帝的宝座。季元青欲与他共享这无上尊荣,然新帝登基,朝臣叩伏,万国来贺——唯独那人,没了踪影。他的光,没了。4、除夕宫宴上,皇帝率先离席,百官有说有笑。时任工部侍郎的晏大人左看看又看看,心想自己那素来不着调的儿子去哪了。皇帝寝宫,烛光暗淡。晏星洲被一只冰凉的手捏着下巴,面前的人容颜倾世,漂亮的眼底却带着偏执的疯狂。“你说过,你不会离开我的……”#他想打断他的腿,折了他的翅膀,把他锁在宫里,带在身上,一刻都不放开#可是他不能。 #为你,我心甘情愿戴上枷锁# ·后来的后来,明亮的宫殿内,晏星洲手指抓着锦被,声音细弱地哼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男人容颜倾世,漂亮的眸子缓缓低垂着,声音低落可怜:“晏晏,你是不是……嫌我脏?”最受不了他这样的晏星洲缓缓躺平:……他总有一天会死在这里。
作者:长缨止戈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