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风送 作品

172、番外一:日常(三)

    姚品娴是在宫里生的孩子, 自然也要在宫里坐月子。

    皇室降有龙凤胎,这是祥瑞之兆,不仅魏王这个父亲高兴, 皇宫里的所有人都很高兴。

    近一年, 接二连三,真的是发生了很多大喜事, 圣上就说,乃是这对龙凤胎带来的吉兆。

    所以, 自当有重赏。

    之前靖王府诞下敏萝时,圣上为显天恩,以及对靖王这个堂兄的重视,直接在敏萝满月时就册封了她为郡主。如今,魏王府的千金大小姐, 待遇自然不能比靖王府差。

    所以,圣上思量再三之下, 决定分别册封这对龙凤胎姐弟为公主和郡王。

    魏王乃是亲王,如今康安为世子, 日后魏王府自然是由康安这个嫡长子继承。王府嫡次子虽然出身也尊贵,但却继承不到爵位。

    所以,嫡次子若想出头,除了靠日后自己打拼外, 就只能靠天恩了。

    圣上看重魏王府, 知道如今魏王已经赏无可赏了,所以,只能尽量在其子嗣上行封赏。

    所以,圣上早早便拟定好了旨意。当这对姐弟在宫里举办满月酒时,圣上就直接颁发了册封二人分别为祥安郡王和瑞阳公主的旨意。

    公主的封号, 只有圣上之女才有资格获封,可见圣上对魏王府和这对姐弟的恩宠。

    但朝臣对此却无一反对,都觉得魏王府担得起这样的恩宠。

    魏王虽已早有了康安这个儿子,不过,这却是他头一回真切的感受到身为父亲的喜悦。

    当初康安落地时,他人还戍守在边境,日日忙于怎么应付拓跋勇。收到来自京中的信虽然心有欢喜,但那种欢喜很快就会被军务取代。

    他心里当然有儿子,只是不曾如现在这般。

    虽然后来回了京,可以日日伴在儿子身边,他对康安也是严厉的时候多,温和的时候少。

    而如今,他亲自陪着王妃一起度过孕期,她生产时他就陪着门外站着。听着她的喊声他跟着一起着急,一起煎熬。

    这种从头到尾的亲身经历,是完全不一样的。

    再看着这样两个猫儿崽子似的小生命,比拳头大不了多少,他的心都要化了。

    起初,他根本都不敢抱。

    他怕自己力气大,手脚不知轻重,会把脆弱的姐弟俩伤着。

    还是后来,姐弟两个在乳母的喂养下,一点点长大起来,一点点胖起来后,他才敢接过来抱在怀里。

    但一旦抱过后,魏王便再难松开手。

    所以,妻子坐月子的这一个月来,魏王都是日日往宫里跑的。哪怕从军营回来后再累,他也得挪出时间来照看妻儿。

    若不是宫里有规定,外男不能入住,魏王也想直接在这里住下。

    不过,好在是快熬过去了。等妻子出了月子,他们一家就可以回王府生活去了。

    马上要回王府了,魏王高兴,但太皇贵妃就不太高兴了。

    这段日子来,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身边热热闹闹的日子,尤其是一对孙儿孙女诞下后,她真的是喜欢得不得了。日日都要去抱一抱,稀罕一番。如今,他们都要走了,可叫她日后如何习惯?

    这日子有点没法子过了。

    于是太皇贵妃就趁这日儿子过来后,悄悄私下里先哭一场,然后再红着眼圈喊儿子过去叙话。

    魏王一见母亲眼圈红红的,他心中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知道母妃舍不得,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魏王抢在了太上皇贵妃之前开了口。

    话被抢了,太上皇贵妃一时倒不知道怎么说了。

    但她还是说:“就不能……让他们母子再多留些日子?或者,你给我把两个孩子留下来。这里有乳母,有嬷嬷,指定能伺候得好好的。而且,你们小夫妻分别多日,也好趁这些日子多处处。”太上皇贵妃诱惑。

    但魏王却笑了。

    “母妃,不说这不合规矩,而且儿子也舍不得。”魏王也说了心里话,“您不知道儿子这几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如今好不易等到了可以出宫的日子,儿子是一日都不想多等了。”

    “儿子知道祥安和瑞阳住在您这里肯定可以过得很好,但他们毕竟是王妃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这般母子分别,对王妃也太残忍了些。对儿子也残忍。”他又加了句。

    太上皇贵妃觉得没指望,又哭了。

    魏王这才说:“魏王府里宫里也不远,知道母妃舍不得,儿子日后会带妻儿常入宫来陪伴的。只是,母妃这样的要求,不说儿子做不到,且也不好再向圣上开口求这样的恩宠。我们魏王府,恩宠已经够多的了。再多下去,就要惹来非议了。”

    太上皇贵妃想了想,觉得也是。

    祥安和瑞阳姐弟俩,一出生就得册封,的确是无上的殊荣了。

    而皇宫,是只有皇子才能呆的地方,她若真养了魏王的孩子在宫里,也的确不合规矩。

    这样一想,太上皇贵妃不免就放弃了。

    “行吧。”她说,“只是,你们日后定要常入宫才好。我这几个亲亲孙儿,可都是我的命根子,你们可得给我照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