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逸 作品

第两千零八十章 银枪罗焕

    “无耻。”

    这时,在一旁一剑修打扮的中年老帅哥突的暴起,回手一道剑气便将那杀人诛心的桃花妖姬击中。

    桃花妖姬的身体瞬间化作无数的桃花花瓣随风飘散,一道银铃般的笑声在桃林中回荡。

    “九剑绝,吃了那么多次的亏,看来你还是不太长记性啊,在这里,你想杀我痴人说梦。”

    “为什么就是学不乖呢。”

    桃花妖姬再次汇聚成型:“作为代价,你会有十个同伴因为你的鲁莽而死。”

    “住手。”

    但桃花妖姬根本就没有停,瞬间那后方被捆绑的人群再次爆起十道血雾。

    桃花妖姬的娇靥浅笑嫣然:“不要那么瞪着我,这可是你自找的。”

    “还有,十个数的时间到了。”

    桃花妖姬再次开口,瞬间又是十人惨死,桃花妖姬笑着杀人就算是李锋都有点眼红,这手段杀人诛心,除非遇到那种毫不在乎的混蛋,否则没得破。

    当面的五人无疑双目血红,恨不能将桃花妖姬碎尸万段,但被困在这里二百多年,他们自然也是拿这桃花妖姬没有办法,否则他们何至于如此被动,甚至被要挟。

    “时间可是不等人哦。”

    桃花妖王浅笑的催促着。

    五人里,面容刚毅,性情粗犷的杨飞雪终于忍不住了,直接越众而出:“这小子我来杀,一切罪我都领。”

    “小子,莫要怪我,杀你一人才能救我白虎卫上千袍泽,待我等离开,定会让妖族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若我没有战死沙场,我杨飞雪,以死谢罪。”

    杨飞雪边说,边冲到李锋身前,随后直接挥出他的招牌战刀,血饮狂刀。

    这一把刀,刀身呈现暗红色,并非是那种火焰的红,更像是鲜血的红,刀身呈现一道s形的流线,挥舞起来,破空声犹如虎啸龙吟,直劈李锋。

    李锋听着对方的一番话,虽然他很同情跟理解,但要他当祭品,那可不行。

    李锋冷哼一声,血神爪直接抓向杨飞雪的刀。

    当。

    血饮狂刀被李锋抓住掌心,李锋也没手下留情,肉身直接撞向对面的杨飞雪。

    纯蛮力的碰撞,杨飞雪也没想到李锋的肉身如此变态,整个人直接如炮弹一样砸向地面。

    直接一招秒。

    诸葛玄机几人见状也不由纷纷蹙眉,尽管他们被这桃花妖姬封在那桃花棺中两百多年,实力有所下滑,可也不至于如此战力不堪。

    要知道他们昔日可是四圣卫之一。

    四圣卫作为祖龙城最顶尖的战力,配置可谓是豪华,领军统领是为白虎大将,战力绝颠,旗下八大营主每一个都拥有金丹后期圆满的境界。

    除八大营主,还有军师参谋,亲卫旗主等,也全都是顶尖强者,而白虎卫旗下最弱的新兵,也至少得是金丹境。

    杨飞雪可是昔日白虎卫八大营主之一,领白虎刀营,素来都是军中先锋,一把血饮狂刀所向匹敌,让无数妖族闻风丧胆。

    “诸葛玄机,你们最好认真一点,他可不太好杀,若是你们全都拿他没辙,那我还留着你们也没用了,至于之前的交易也自动作废。”

    “罗焕。”

    诸葛玄机突的叫了一声。

    “是,军师。”

    罗焕并不像杨飞雪那般猛,他要冷静沉稳的多,诸葛玄机让他出手,自有深意,那就是刺探一下眼前这小子的实力。

    罗焕直接召出自己的银枪,也没半点轻视:“在下银枪罗焕,不知阁下是祖龙哪一家的后人。”

    李锋看着这英武不凡的银枪将:“李锋,来自祖龙城第九环。”

    “哦,第九环。”

    “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二。”罗焕没有啰嗦,此刻也由不得他们去选,他们可不能抛却那上千白虎卫的将士不顾,哪怕那桃花妖姬的许诺有七八成的可能是镜中**中月。

    可他们却没得选。

    罗焕知道,眼前的小子根本就不该承受这种结果,但为了上千袍泽的性命,也只能牺牲眼前这个小子。

    就如杨飞雪说的,若有机会离开,定会杀百倍妖族祭奠。

    话音未落,罗焕脚尖踏空,随后手中银枪一点,霎时那身前的空气就荡起层层涟漪,罗焕的枪太快了,瞬间就直接突破了音障,一道枪气旋涡吞噬向李锋,而旋涡中心,一点寒芒如同阴影中的毒蛇骤然点向李锋的咽喉。

    而从一旁看去,就好像罗焕的枪仿佛穿越了一般,完全看不到枪身,罗焕看似只是轻描淡写的刺出一枪,随后枪尖就出现在了李锋的咽喉。

    当。

    枪尖刺在了血神爪爪心,罗焕诧异的哦了一声:“你居然能拦的下我的枪。”

    李锋抬眼看向罗焕:“很难么?”

    罗焕看向奚落的李锋,虽然杀李锋他是有些负罪感的,可看李锋这表情,却是激起了罗焕的战心。

    “那就再来试试。”

    罗

    焕手腕一抖,一枪瞬间借力收回,随后调整了下吐息,随后浑身一震,手腕一转,罗焕身上的气息充满了肃杀之气,这杀气化作一头下山虎,气势汹汹的扑向李锋。

    与此同时,罗焕手中的银枪的速度快若惊雷,仿佛闪电一般划过天际,而那一点寒光直接变成那漫天的星光闪烁。

    下一瞬。

    罗焕的枪如雨点一般的刺在李锋身上,枪气更是如同**钻一般的没入李锋的体内,瞬间撕裂那一处伤口,伤口下几乎血肉瞬间被绞个粉碎。

    这正是罗焕最强的枪法,裂风枪法。

    这一套枪法不光枪速快,当练到一定境界,甚至能撕裂四周的空间,形成致命无比的撕裂风,而被他的银枪刺中,也许皮肤就如同被蚊子咬了一口,但枪气入体之后瞬间就会撕裂,造成难以愈合的伤害。

    罗焕想着,这一招直接收回,在他看来李锋已经死定了,没人可以中了他的裂风枪,还能完好的活着。

    “就这?”

    下一秒,李锋就抬起头的看向罗焕:“不痛不痒,就如同蚊子叮咬了一般,快是够快了,但要说杀我,可有点差得远。”

    “军师,这小子怕不好杀。”

    &al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agt

    。

    昏暗潮湿的矿道中,陆叶背着矿篓,手中提着矿镐,一步步朝前行去。

    少年的表情有些忧伤,双目聚焦在面前的空处,似在盯着什么东西。

    外人看来,陆叶前方空无一物,但实际上在少年的视野中,却能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树的影子,灰蒙蒙的,叫人看不真切,枝叶繁茂,树杈从树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开,支撑起一个半圆形的树冠。

    来到这个叫九州的世界已经一年多时间,陆叶至今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当自己的注意力足够集中的时候,这棵影子树就有几率出现在视野中,而且别人完全不会察觉。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声叹息。

    一年前,

    他突兀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醒来,还不等他熟悉下环境,所处的势力便被一伙贼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杀,他与另外一些年轻的男女成了那伙贼人的俘虏,然后被送进了这处矿脉,成为一名低贱的矿奴。

    事后他才从旁人的零散交谈中得知,他所处的势力是隶属浩天盟,一个叫做玄天宗的宗门。

    这个宗门的名字听起来炫酷狂霸,但实际上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宗门。

    攻占玄天宗的,是万魔岭麾下的邪月谷。

    浩天盟,万魔岭,是这个世界的两大阵营组织,俱都由无数大小势力联合形成,互相倾轧拼斗,意图彻底消灭对方,据说已经持续数百年。

    在陆叶看来,这样的争斗简单来说就是守序阵营与邪恶阵营的对抗,他只是不小心被卷入了这样的对抗大潮中。

    历年来九州大陆战火纷飞,每年都有如玄天宗这样的小势力被连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占据各处地盘,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矿奴就矿奴吧陆叶自我安慰一声,比较起那些被杀的人,他好歹还活着。

    能活下来并非他有什么特别的本领,而是邪月谷需要一些杂役做事,如陆叶这样没有修为在身,年纪尚轻的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这一处矿脉中的矿奴,不单单只有玄天宗的人,还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门的弟子。

    邪月谷实力不弱,这些年来攻占了不少地盘,这些地盘上原本的势力自然都被覆灭,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谷送往各处奴役。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还没有开窍,没有修为在身,所以很好控制。

    九州大陆有一句话,妖不开窍难化形,人不开窍难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开灵窍,只有开了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