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人间世!

    周晓茵坐在手术室外的休息椅上一边哭一边将今天的事儿和诺糯的外公外婆说了一遍。

    原来,今天她妈妈刘梦之所以来医院做检查是因为她的催促。可即使刘梦答应女儿来检查。却也只是取到片子就赶着去工作了。压根儿没想过要去找医生看那片子上的结果。在她来看,赚钱才是首要的。要不然会没钱,一旦她没钱,丈夫就不回家了!

    刘梦不舒服已经有一阵子了。可是,她依旧不放在心上。而周平每次回家都是除了要钱就没有其他的话了。拿着钱,周平就又会走人。然后,就又是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人。刘梦俨然已经成了周平的取款机。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居然一次次告诉刘梦。这些都是刘梦欠他的。

    凭什么呢?

    就因为当年刘梦用手段嫁给他?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他周平又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儿呢?再多的债也该还清了,刘梦不欠他周平了。她周晓茵这辈子也不会原谅周平曾经的所做作为。

    两位老人听了也是一阵唏嘘。

    商行简坐在另一边的休息椅上。江静恒去买了几杯热饮和打包了一些食物回来。由于牵挂着手术室里的人。大家都没有吃几口。

    直到凌晨两点过的时候。

    手术室门额上的灯灭了。

    周晓茵就像被安上了弹簧一样。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直接就冲到了手术室大门口。她母亲刚一被推出来。她就哭得稀里哗啦。

    诺糯取下脸上的口罩一屁股坐在门口的休息椅上。她的临时助手正在和周晓茵交待手术结果。可是,周晓茵不相信那个医生。她直接转过身看着诺糯。

    “诺小姐!我妈妈……”

    “她很好!”诺糯笑了笑:“我们将她生病的血管换掉了。她已经没事儿了!”

    周晓茵捂着脸就哭了起来。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诺糯脚边:“谢谢你!”她一边磕头一边痛哭:“谢谢你救了我妈妈!谢谢你……”

    此举倒是把诺糯吓了一跳。

    和外婆一起合力将周晓茵扶了起来。

    病人被直接推到了icu,周晓茵也哭着跟了过去。商行简赶紧过来给诺糯捶肩膀捏手臂。还别说,这手法真绝了啊!

    “感觉怎么样?”他很小心地问她。

    “感觉你蛮厉害的嘛!居然还有这一手?”

    江静恒伸过脑袋,暗搓搓地来一句:“这是少爷特意去学的!”

    诺糯的外公和外婆对望一眼,也都忍不住点了点头。诺糯这丫头躺病床上的日子里,商行简是如何对丫头的。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啊!

    不得不说,这商行简真的是个会心疼人的主儿。

    “啊?”诺糯转身看着他:“你……”

    “你之前躺病床上,我这不就去学了吗?”商行简原本淡漠的脸上洋溢起了柔和的笑意。让他整个人都顿时散发出了一种独特的魅力。此刻的他看上去平易近人,温和儒雅。翩翩然间有种绝世佳公子的气度。

    或许,这就是他原本的模样吧!

    “谢谢!”她笑着揉了揉他的脸颊:“真的!这句谢谢我必须要对你说!”

    他那原本柔和的眸子里弥漫着一股幽幽的墨色。唇角的笑意也变得更深了几许。当着众人的面,他依旧是那个儒雅的模样。然而,只有她知道他在盘算着什么。

    诺糯想扶额!

    “你又说谢谢了哦!”他笑得惬意。唇角勾起的笑意甚至都带着丝丝邪气。

    “感动到了极点。就只能浓缩成那两个字了啊!”诺糯摊了摊手:“难道我应该说:小女子多谢壮士救命之恩?”哎呀!越说就越觉得怪异啊有木有?

    商行简闻言也是哭笑不得。最后只能笑骂一句:“你这傻丫头!”

    她毫不客气地冲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转头看着外公外婆:“外公外婆!今晚回老房子住有些不现实了。要不我们去酒店吧!”

    老爷子和老太太对望一眼。仔细想想,好像也是那回事儿哈!况且小孙女也累了。那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就算有人经常打理。可想要住估计也得忙活啊!想了想,老两口儿也就同意了诺糯的提议。

    “接下来,病人有其他医生照顾。”商行简一边揉她的肩膀一边说:“你现在该吃点儿东西了!”

    “嗯!”诺糯点了点头。明明感觉很累,却一点儿都不想吃东西。

    一行人收拾好东西,走出医院的时候。四周寂静无声。除了路灯和周边靠路居民楼楼道声控灯稀稀拉拉地亮着。再多的光似乎也没有了。

    冬夜的寒风没有了太多的凌冽。可是,雪花却慢悠悠地开始飘了起来。看这架势,今晚上的雪应该不小。

    江静恒快手快脚地去把车子开过来。诺糯的外婆晕车就坐在副驾驶上。诺糯的外公就和诺糯他们坐在了后座。商行简坐在中间,诺糯坐在他的右手边。一上车,诺糯就靠在商行简的肩膀上半眯着眼睛了。

    “累了就睡一会儿!休息好了,或许就有胃口吃东西了!”

    他温和的嗓音在她头顶上响起。她默默地点了点头,答了一个字:“好!”话音刚落,轻轻的呼吸就响起来了。

    诺糯的外婆扭头过来看了一眼诺糯。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孩子太累了!”

    “那可是大手术啊!”老爷子掏出老年机打开网页:“你看啊!老婆子!”

    “光做手术就做了这么久。能是小手术吗?”老太太也不看老爷子的手机。只是白了一眼老爷子:“用脚趾头都想得到嘛!”

    老爷子默默收起手机,叹了口气:“你这老婆子啊!脾气一点儿都没改!”

    “都一辈子了,这能改吗?”

    眼看着老两口儿又要起内讧了。江静恒果断开口:“大少爷,我已经通知付千里了。”

    两老口儿一听商行简他们在说正事儿,也就很有默契地闭嘴了。

    “嗯!”商行简点了点头:“也好!”

    “大少爷!”

    “嗯?”江静恒为了阻止那俩老头儿老太太吵架。只能搜肠刮肚地找话题。

    商行简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此刻的他和方才俨然是两个不同属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