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一 作品

第二百四十九章 闹阿飘

    人哪有不好色的?

    只不过是对孤独的耐受程度不一样罢了。

    而在这个迷醉的夜里,大家都对孤独的容忍度变得低了起来。

    内心平日被压抑的欲望在此刻被放大,赋予了这个象征孤独的秋天的另一种可能,走进彼此的心里,感受真实自我,那份在倏忽梦境中幻化出来,激荡着一周周光滑的爱意,或许其中又夹杂着对自我欲望的贪恋。

    但两个x与爱谁哪个成分更多些?其实很好分别。

    x缓解紧张,而爱则引起紧张。

    所以当三个人亲吻,抚摸,甚至在李培风不知被谁脱掉浴巾,武问月和黄天萱也衣衫不整后,有人紧张万分。

    不行。

    黄天萱拼命摇头:“到此为止。’

    “怎么了?

    “她.

    听完李培风的回答,武问月突然清醒过来,脸色异常生气,啪的打了他一下:“我差点忘了,你能不能有点底线!‘

    “我又没碰她。”李培风柔声安慰:“月哥,我和你来,你帮她行不行?”

    武问月看了眼黄天萱绷紧神经的状态,见她还在摇头,果断拒绝:“不行,洗漱睡觉。都早点休息,别耽误正事。’

    说完话,武问月拉起黄天萱,搀扶对方进了卫生间。

    李培风是不喜欢勉强人的,看她们态度坚决,也就打消了念头,拿起浴巾转身进了侧卧。反正两个人洗澡还得一会儿,时间完全够用。

    而且有意思的是,李培风发现侧卧的房门居然没关实,是虚掩着的!

    “你进来干嘛?’

    徐曼凝坐在大床上,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撇眼李某人:“她们不跟你玩了,你才来找我

    李培风吃惊:“你刚才是不是从门缝里偷看来着?我们居然都没发现

    “这是我家,什么叫偷看,我想看什么看什么,倒是你们,真一点脸都不要了。”徐曼凝的语气并不重,反而很懒散,而且一边说话一边脱衣服:“自己拿被到客厅去睡,我要睡觉了。

    徐大小姐属实被三人在客厅的那一幕给气到了,酒几乎都醒了大半,当时心里恨不得直接冲上前去对着三人就是一顿九阴白骨爪。

    但不知为何,腿有点软,走不动路,也就没出去,而是在一直偷窥着。

    李培风干咳一声:“曼凝,刚才你是不是一边看一边.

    “明明是我先的嘶~哈”

    徐曼凝的哭声打断了他,那眼泪说掉就掉,外套没了,只穿内衣坐在床上一边哭一边颤抖:“明明是我先要和你涩涩,你却和她们....鈑桌上让你剥虾也是我先,你却先剥给月月你偏心,我不喜欢你!’

    “曼凝

    “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是在给你自己减分,当分值减到一定程度,我就要离你而去...呜呜呜”

    徐曼凝哭得更伤心了,李培风赶紧堵住嘴,这时候话语是苍白的,必须用行动来表明自己的心意。

    很快,徐曼凝身上只穿了头发,脸上依旧绽放着泪花。

    但这次不是伤心的,是激动的?

    正在二人切磋的起劲,黄天萱和武问月也洗完澡、吹完头发了,穿好衣服走出卫生间却发现侧卧内,

    “啪啪啪~”

    武问月砸门砸的怒气冲天:“李培风,你给我穿好衣服滚出来!”

    “她们这是在干嘛??’

    黄天萱听着屋内‘凄惨’的声音胆战心惊,紧抓着武问月手臂试图获得那么一丝丝安全感

    “我想出来,曼凝不同意,你等等,快了。’

    李培风表示无奈,徐曼凝嗯嗯啊啊的似乎在说什么火星话。

    “徐曼凝,你给我收敛点!!别借着酒劲儿耍酒疯!!’

    武问月几乎是用吼的,徐大小姐这才断断续续地呼应:“门没锁月月你也进来啊.我爱你哟

    “啪啪啪~别废话,穿衣服!!’

    武问月看了眼黄天萱,无奈地继续砸门。

    要是对方不在,她早开门进去收拾两人了,但黄天萱在这,这门怎么开?

    开了之后,见到屋内的那副画面,要给她造成多大的心理伤害啊?

    而且万一李培风兽性大发,开了门猛虎出笼,把她们俩也

    根本不敢想!!

    “出来了出来了。

    好在李培风也怕自己和徐曼凝单独搞事,让屋外的两个女孩不满,于是没让她们多等,便匆匆围着浴巾,手拿被褥从房间里走出来。

    事实上他这么做是对的,因为黄天萱正拿着手机,准备打电话叫人接自己,这地方根本没法住人了。

    “怎么都不睡觉啊?”

    李培风故作诧异:“既然都洗漱好了,那就快回卧室睡觉,客厅别留人,我也要休息了,你们在这我不好意思进被窝。’

    一边说话,一边在沙发上铺被褥。

    黄天萱犹豫片刻,还是放下手机,透过大开的房门看到了屋内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