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渊 作品

第138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在伏黑甚尔出现后,夏油杰就明白自己的计划或许要夭折了。

    他的同伴最多还能争取十分钟。

    十分钟后,五条悟必然会赶过来。

    而五条悟过来,北泽卯生大概也不会落下。

    在那种情况下,他绝对没有获胜的机会。

    然而,夏油杰不可能在十分钟内解决掉伏黑甚尔和乙骨忧太两个人,不,倒不如说能不能解决前者都是问题。

    甚尔:“说起来,我死后留下的那只储物用的咒灵还有里面的咒具,是被你拿了啊,不过游云你倒是用的不怎么样。”

    天与暴君的攻势一如既往的凶狠又可怖。

    超规格的肉|体带来的纯物理力量的暴击,如风暴般毫不留情的汹涌而去。

    夏油杰手中的三节棍游云被体术更胜一筹的男人夺械了。

    这把特级咒具相当难用,而且威力也主要受到使用者肉|体力量的影响,简单来说,使用者的物理力量越强,挥动游云造成的咒力攻击的威力就越强。

    背负着天与咒缚,拥有着人类最强肉|体的伏黑甚尔显然要比对手更加熟悉和适合这把咒具。

    而只要手里有趁手又足够坚硬的武器……普通的特级咒灵在甚尔眼里也不过是轻而易举抹杀的存在。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好呢。

    可怖的力道砸在身上,勉强防御后被击飞数十米的诅咒师翻身爬起来、抹掉嘴角的血迹,面无表情的沉思。

    ——现在就使用极之番?

    极之番指的是除「领域」之外,术式所能抵达的最高奥义。

    而夏油杰的术式「咒灵操术」的极之番效果,便是将所持有的咒灵全部聚集为一体,以超高密度的咒力发动攻击。

    这是他威力最大的攻击,也是他认为自己唯一能够击败伏黑甚尔的招数。

    然而,奥义之所以称之为奥义,便是在于其高消耗性和短时间难以多次爆发的特殊性。

    除了五条悟这种强到夸张的特例外,咒术师一天开启一次「领域」差不多就是极限——极之番也有差不多的限制。

    ——现在发动极之番赢了之后,等下又要怎么对付乙骨忧太那边呢?

    「里香」在特级咒灵中也算是强大无比的类型,夏油杰甚至愿意用「诅咒女王」来称呼对方,就足以证实其棘手性。

    乙骨忧太天赋很高,可使用的咒力储量甚至比五条悟还多*1,因为在入学前经过特训的缘故,他本身实力就不弱,加上有「里香」的辅助,被评定为「特级」并不夸张。

    夏油杰想要在不使用大招的情况下一对一获胜,难度不低。

    但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乙骨忧太那边可以随机应变,但伏黑甚尔这里却容不得迟疑——再这样僵持下去,死的人就会是他自己。

    这么想着,夏油杰抬起手,刚刚想要发动极之番——

    毫无征兆的,比「祈本里香」还要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咒力威压极其混乱暴躁的从教学楼区域内爆发了出来。

    空气霎时间都如凝固了一般。

    就连甚尔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如临大敌的看向气息爆发的方向。

    ——谁?

    夏油杰有一个极其致命的漏洞没有注意到……或者说被先入为主的印象带偏了。

    东京郊区事件里,卯生表现的的确不擅长赶路,多亏了五条悟将他及时送到现场,才救下了小龙凤胎中的男孩。

    但那只是因为当时在场的是北泽茶茶。

    茶茶有着绝佳的头脑和体质,但一身庞大的咒力天生堵塞、无法使用。

    惠不一样。

    现在在高专的北泽惠,是被五条悟和卯生称为天才的小咒术师。

    而术式也恰好是和式神相关,在契约和召唤这一方面格外有天赋。

    卯生和惠缔结过临时契约。

    上个世纪的最强咒术师将一个古老的传送阵法进行的改编,调整为需要的功能后便将其教给了惠,教会了对方召唤自己过去的办法。*2

    ——惠和立海大网球部的大家去仙台合宿、不幸被卷入诅咒事件时,惠也是第一时间用这个阵法将远在横滨的卯生召唤了过来。

    好用是好用,唯一麻烦的就只有阵法太过复杂、还需要根据地理位置现场现画这点了。

    简单来说,读条时间比较长,很容易被打断。

    好在伏黑甚尔翘班摸鱼、还留在高专里。

    有那家伙帮忙阻挡,暂时性撤退的惠显然获得了这个“读条时间”。

    。

    不久前。

    乙骨、真希和惠一路狂奔,藏在了一栋教学楼里。

    夏油杰的「帐」还没有被打破,他们一时半会还没办法联系外界,而跑到「帐」的边界打破结界的想法虽然合理,但是路程太远了些,真希的伤容不得奔波太久。

    家入硝子不在,惠不会反转术式,仅剩下的乙骨忧太深吸一口气,紧张的尝试着模拟治疗。

    「里香」嫉妒的盯着真希,死死缠着乙骨不放。

    “里香,里香,看着我,真希是我的恩人,刚开学的时候她帮过我很多,你和我都要尊重她知道吗?”

    乙骨忧太已经完全不再恐惧「里香」。

    他哄咒灵哄的极其熟练。

    「忧太,我的、我的、我的——」

    扭曲的特级过怨咒灵用巨大的爪子抓着乙骨的衣角,不断强调着。

    “嗯,我是你的。”

    「最喜欢忧太了——」

    “我也是,最喜欢里香了。”

    有着可怕外表的「里香」瞬间就发出了小女孩似的喜悦尖叫,对真希的嫉妒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惠:……

    视觉冲击力太强,惠叹为观止。

    “做好心理准备吧,惠。”真希抬了抬嘴角说道:“这俩腻歪组合隔段时间就会冒出来,以后有你见的。”

    乙骨忧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看着高兴雀跃的「里香」,又只能摸着鼻子默认下来。

    乙骨的术式尚不明确,但上限极强,似乎有着复制、模仿与创造类的效果。先前因为有家入硝子坐镇的缘故,乙骨并没有学习过反转术式,然而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依旧轻而易举的自己摸索了出来。

    真希的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着,断掉的腿也开始复原。

    惠探头探脑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又有些担心的看向窗外甚尔的方向。

    “乙骨前辈,能请你帮忙复原一下我的右手吗?”

    “当然!”

    骨折的右手恢复原状,惠动了动,然后从教师讲台上找到一根粉笔。

    “乙骨前辈,禅院前辈,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等一下!惠,你要去哪里!?”

    “都说了喊我真希——喂,惠!这种时候不要随随便便离开啊!”

    “我知道,两分钟后马上回来!”

    惠说着就没了影。

    真希撑起身体,睁大眼睛,“两分钟?上厕所?”

    乙骨:“不知道……啊啊,真希,你先别乱动,伤口又裂开了!”

    ……

    惠不清楚伏黑甚尔的实力和特级咒术师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毕竟他没见过那个男人和术师战斗的模样,因为个人原因,也一直没打听那个男人的战绩。

    但对方毕竟刚刚救过自己。

    惠这么想着,然后自然的分出了些许担心和关注给对方。

    黑发绿眼的少年在找到一间空教室后便立即蹲下用手里的粉笔画召唤阵,熟记于心的阵法在瞬间就出现在了地面,只有些许细节需要现场推算更改。

    ——惠打算将卯生从横滨召唤过来。

    擒贼先擒王。

    卯生和五条悟之所以把孩子们送走,就是希望让他们远离夏油杰,以便他们专心对付那个棘手的诅咒师。

    他们会单独留在横滨,也是认为夏油杰会前往那里。

    而现在,夏油杰出现在了咒术高专。

    这就代表卯生和五条悟那边落空了。

    按照常理,他们必然会第一时间往这边赶,毕竟他们两个的目标就是夏油杰。

    然而五条先生没有立即过来……惠想:应该是被意料之外的对手拦住了。

    卯生爸爸大概也是和五条悟暂时分离了,惠虽然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唯独可以肯定:骨眷属被破坏掉的瞬间,他爸肯定已经急到抓狂。

    自己再不报平安,爸爸大概会彻底暴走吧。

    就像是津美纪姐出事的时候那样。

    惠快速的画完最后一笔,双手放在上面,直接注入咒力。

    远处,接受到召唤的卯生那阴郁可怖的神情骤然亮起。

    锋锐的骨尾轻易砸碎了一只烦人的一级诅咒,黑皮白发的男人毫不犹豫的回应了召唤。

    骨眷属被破坏之前,传递给卯生最后的画面是夏油杰握着武器袭击惠的场景。

    咒灵先生的情绪比惠想象的还要糟糕。

    哪怕在接收到代表平安的召唤讯号后都没好到哪里去。

    尤其是在被召唤出来、从惠身上嗅到血味的瞬间(是从真希身上沾染到的血迹),男人更是直接失控了,□□的咒力带着磅礴的怒气朝四周宣泄,带着严重的警告与戒备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