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五月 作品

第72章 绯色黎明【晋江独发】

    黎羡南在知道叶绯怀孕的那一天,向来早睡早起的他难得无眠。

    叶绯被他带着改了作息,十点多就早早洗漱躺下,那天房间只亮着床头的落地灯好,攥着被子拉到下巴,对他眨眨眼说,“黎羡南,这几个月要辛苦你了,好、好、忍、忍。”

    叶绯说完,被子一拉就要睡觉。

    黎羡南靠坐在床上,笑笑关上灯,叶绯这一年多的睡眠挺好的,只是黎羡南总会在某些雨夜下意识醒来,看着叶绯仍然安静的睡容,又放下心去。

    有那样一回,叶绯晚上醒来,黎羡南下意识想要给她拿耳塞,结果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却不料并没有看到耳塞。

    “怎么了?”叶绯迷迷糊糊问他。

    “以为你醒了。”

    叶绯没有问后半句,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卧室里只有很淡的光,是床下的内嵌灯带,那天叶绯很自然而然地睡在他怀里,手搭在他的身前,声音困顿的说,“黎羡南,我早就不需要耳塞了,你才是我治愈我失眠的良药,抽屉里的耳塞我已经收起来了……”

    叶绯对他有着全然的安心,是一种很深的依赖。

    黎羡南总想着备着留给“意外”一点儿准备,比如出差,比如回来晚了,可是细想想,黎羡南随口跟柯棋说过,超过晚上五点结束的行程都另安排,即便真有什么会议开太晚,黎羡南也会赶在十一点前回来。

    那时总想着,家里还有一叶绯,离了他指不定今晚又得失眠到几点。

    而也真正是在这一刻,黎羡南才意识到,他们是有了一个属于他们的家,这个世界上,会有另一个小生命也依赖着他。

    黎羡南以前对“家”和“爱”都很淡漠,因为叶绯,他才重新有了关于爱和家的定义。

    那天黎羡南破天荒睡不着,他侧身看着旁边的叶绯,叶绯睡觉挺安静的,老老实实的,最近入秋,叶绯买了一套毛绒绒的睡衣,像一只大白兔子。

    黎羡南只看着她,便能心口泛起无边柔软。

    黎羡南到底是没什么睡意,慢慢掀开被子下床。

    西郊的别墅挺大的,之前他自己独居的时候,大半的房间都是空着,后来即便是有叶绯,也只在书房客厅和厨房里添了烟火气。

    黎羡南下楼,站在楼梯上,很难想象这里多一个孩子又会是怎样的场景,也很难想象他跟叶绯共同养大一个小孩子又会是怎样的场景。

    黎羡南几乎没有过任何情绪太过起伏的时刻,上一回,他只记得是叶绯离开和接她回家的时候。

    黎羡南坐在西郊门廊前的摇椅上,陷入一种很深的空茫中,有期待,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以前总觉得为还没发生的事情想太多是浪费时间,可真到这会,黎羡南居然有在想,孩子是像叶绯一点还是像他一点,楼上的房间又该怎么规划设计,他没有照顾孕妇的经验,要不要专程请人来照顾,可是叶绯又有点挑嘴,万一别人做的不合胃口又该怎么办。

    叶绯睡了一会,下意识往旁边靠了一下,结果并没有看到黎羡南,她下意识摸了摸被子,已经有点凉意了,说明他起来有一会了。

    叶绯踩着拖鞋下床,书房里没人,叶绯下了楼,脚步停住。

    黎羡南就坐在门廊前的摇椅上,手里还拿着什么在看。

    她放轻脚步,悄悄走过去看。

    秋夜晚的秋风有点凉,携着满院的绣球花的淡香。

    黎羡南坐在那,手里拿着的是她今天的体检单和验孕棒。

    叶绯觉得挺好笑的,婚礼那会是她后知后觉,现在怀孕是黎羡南后知后觉。

    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她站在他身边。

    叶绯伸手抽过他手里的验孕棒,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醒了?”黎羡南仿佛这才回神,下意识地伸手拉过她的手拢在掌心,“冷不冷,进去吧。”

    “不冷,这夜风吹得挺舒服的,”叶绯摇摇头,她靠在他怀里,仰着头笑着问他,“黎羡南,你为这事儿失眠了?”

    “嗯。”

    “失眠什么啊,多大事儿呢。”叶绯学着以前他的口吻,故意这么跟他说。

    今晚的夜风是真的很舒服,很轻很浅,隐约听到一些枝桠晃动的细碎声音。

    不知道哪儿有滴水声。

    “在想这个孩子,”黎羡南牵着她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腹部,毛茸茸的睡衣,还带着叶绯的体温,黎羡南有种后知后觉的柔软,他慢慢说,“绯绯,这也是我们的第一次,第一次做父母,虽然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你会永远有我的偏爱。”

    叶绯被他揽在怀里,扣着他的手轻轻蹭蹭肚子,“听见没有小家伙,你才几周大,你爸爸已经说很多遍他会对我偏心了哦。”

    黎羡南轻笑,也难得这天放纵晚睡。

    “黎羡南,你总不能真的因为这事儿睡不着吧?”

    “在想楼上的房间。”

    “怎么了?”

    “得收拾一下了。”

    “还不知道男孩女孩呢。”

    “反正空房间多得是,多腾几间就是了。”

    “……”

    “过几天我跟韩译打个招呼,给你休产假,我还琢磨着要不要请人来给你做饭呢,又怕你……”

    黎羡南话没说完,叶绯突然凑过来,正好吻住他的唇。

    黎羡南勾着她软腰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叶绯连接吻都很小心,好像天生有点紧张,黎羡南轻轻一偏头,嗓音微哑,含笑地跟她说,“绯绯,忍着呢,少拱火。”

    “不要别人做饭,有你就好了,我又不挑食,不要别人来照顾我。”

    “行,这是咱俩的家。”

    “该睡觉了,黎叔叔,小心变老。”

    “老么?”黎羡南被她惹笑,故意凑过去蹭她,“哪儿老?”

    叶绯一直在笑,“那也不年轻了,不许熬夜!”

    “行,走,回去睡觉了。”

    叶绯产假休的挺早的,几乎是一查出怀孕就开始准备休假了,其中这事儿也没少了黎羡南,直接给韩译打了通电话,叶绯觉得挺好笑的,说你亲自打电话,韩译怎么可能不批。

    黎羡南坐在床上,勾着她的手,例行公事的跟韩译叮嘱几句,完事儿一挂电话,说搞定了,先休个一年半看看。

    叶绯笑了,“先休个一年半看看?”

    “休两年也不是问题。”

    “你少这么惯着我。”

    “我乐意。”

    黎羡南难得有点无赖的时候,撑着身子靠过来,作势要吻她。

    叶绯的手故作随意地蹭过他的腿,“我拱火我可不负责了?”

    “那给你记着,”黎羡南俯身吻住她,呼吸撩过她的鼻尖,“等以后给你慢慢儿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