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五月 作品

第45章 绯色黎明【晋江独发】

    2014年的春末,于叶绯来讲,是充满希望和前所未有开心的一年。

    21克拉正式上架后吸粉很足,起初叶绯跟薛如意还只是在做做选题策划,每天在app的首页推送一篇高质量一些的日常分享,tag就是:#21克拉在燕京的一天#,后来为了简化,改成了#oneday#,效果都不错。

    21克拉在用户间口碑相传,新用户激增,但当时的公司规模还很小,服务器总是崩坏,只有四个人架构不起来,韩译当时觉得自己多加班就能解决好,但赵西湄看他几乎整天泡在办公室,也懒得理他,拉了另外几个人,拟了个招聘挂上去,但面对着用户群体的激增,要招聘新的员工,这个办公室已经不够用了。

    笼统算算,才上架多久?

    赵西湄俨然更有老板的架势,拟定招聘,另看办公楼。

    叶绯那几天要忙着交论文,黎羡南的工作也比以前忙一些,她干脆在办公室加班写好过两天的推送。

    这两天薛如意心情不太好,有点低落,叶绯还当着是她紊乱的生理期作祟,从学校过来的时候特意给薛如意带奶茶,结果她也提不起精神,软绵绵地说谢谢。

    几个人吃饭都不太规律,赵西湄窝在沙发上写稿,薛如意的手机先响的,应声说好,马上下来,叶绯问她,“你喊外送了?”

    “没呢,”薛如意那好似江南梅雨季一般的表情拨云见日,拢了一点笑意,从电脑前起来,“等会跟你说。”

    薛如意下楼下了几分钟,叶绯去窗边的饮水机那里接水,往楼下看了一眼,瞧见了一辆黑色的法拉利。

    赵西湄正好也过来,“绯绯你给我也接杯热水……”

    叶绯手里的杯子接满了水,水溢出来,好在是温水,并不烫手,赵西湄眼疾手快关了,然后循着叶绯的视线往楼下一看,了然。

    “真他妈不是个好东西。”赵西湄低咒了一声,好似看着赵西政玷.污了什么。

    叶绯也恍然知道了薛如意这些日子不开心是为什么。

    其实薛如意也并不是不想告诉叶绯来着——两人大学这些年,是难得的知根知底的好朋友,现在想来,准时赵西政那张糊弄鬼的嘴,知道叶绯也在这,不敢让叶绯知道,生怕叶绯告诉黎羡南。

    薛如意是个特别单纯的小姑娘,赵西政说什么听什么。

    赵西政不是个好人,谁都知道。

    薛如意知道吗?

    叶绯其实一直没跟薛如意提这事儿,只是看着薛如意时而扼腕叹气,跟个林黛玉似的,忧春恼秋,叶绯觉得这不是个好事。

    叶绯也薛如意到底也才二十来岁。

    薛如意加班晚走,有一回也瞧见了黎羡南来接叶绯下班。

    就这样,很多东西心照不宣。

    薛如意知晓叶绯最近像换了个人是因为什么,叶绯也知道薛如意悲春伤秋又是为什么。

    可感情哪儿是让你走下坡路?

    在薛如意第不知道多少次叹气的时候,那好像距离法拉利出现已经过了一周有余,叶绯看朋友圈的时候看到过,赵西政的动态定位在川渝,说跟朋友来打火锅,镜头里有一款女士包包入场。

    那天办公室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叶绯滑着椅子坐在薛如意旁边。

    薛如意的电脑上还是一篇几乎没动笔的文案,叶绯看着她盯了好久。

    “如意,他不是什么好人的。”叶绯低声说一句,心想她一定知道的。

    薛如意笑笑,笑的有点垮,说,“我知道呀。”

    叶绯平时写稿子写论文都能随手拈来,同样是文字语言,怎么这样难说出口?

    还在斟酌的时候,薛如意转头看向她,春天了,万物生长,一片盎然生机,薛如意一双干净常笑的眼里清透的让人说不出重话。

    “绯绯,我没有你那样理智的,我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二十二岁小姑娘,栽了我也认了,我本来也没盼着跟他有什么以后,我不高兴是情理之中,可我还能要什么呢?总不能,要他像黎羡南那样,再忙都给我打电话、来接我下班?绯绯,”薛如意撑起笑说,“不是人人都是黎羡南,也不是人人都是你的。”

    那天话说到这儿,叶绯也就不再多言了。

    确实,人人都不是黎羡南。

    叶绯想,赵西政那样一个明摆着写脸上“我是个坏男人”的男人,到底有哪儿好呢?站在薛如意朋友的这个角度上,叶绯是看不到半点好的,但是纯纯只站在公允角度:赵西政风趣幽默,大概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所以格外没架子,玩心重,典型的情场浪子。

    浪子是浪子,却也能真切把人给哄的开心。

    叶绯叹气,黎羡南来接她,也不知道想什么,给她买了一杯咖啡,叶绯喝了一口,黎羡南睨她一眼,“没喝出来又是你说的那什么限定?”

    闻言,叶绯果真去看杯子周围,看见那一串名字,想起了这几天朋友圈有人说,某某限定款要排队买。

    这信奉“时间就是金钱”的资本家,是又去咖啡馆排队去了?

    “你买的?”叶绯举着杯子问他,恍然间,好像想到去年的时候,两人还为了一杯限定款起了一点儿争执。

    “我在开会,让柯棋买的。”

    “……你最近怎么这么多会要开?”

    “那怎么办,不得养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