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五月 作品

第40章 绯色黎明【晋江独发】

    黎羡南车是往京郊开的,叶绯也没想太多,只是那天黎羡南看着有点儿没太有精神,叶绯猜他也是昨天赶着暴雨回来,可能有点感冒。

    于是在车子路过市区的时候,叶绯看见一家药店,喊他停了停车。

    黎羡南倒是配合,以为叶绯要买什么,结果叶绯下车一会跑回来,拿着个袋子,说,“我看你好像感冒了,买了点感冒药,晚上你回去吃。”

    “今晚都不一定能回西郊。”黎羡南笑一声,“感个冒能有什么大事,明天就好了。”

    叶绯也不劝他,总归他要是感冒,跟她也有点关系的。

    黎羡南这车开了一会,到了京郊,叶绯有点惊奇,这地方实在是远离市区的,一条并不宽敞的柏油马路,两旁金橙橙的树叶落了满地,看着有种不符燕京的浪漫色调。

    前面是一栋法式风格的别墅,更像是一个小庄园,院子是灰绿色的绿植,缀着一些浅色的花,两层的别墅仿佛是缀在花园里的,红砖墙,入门有罗马柱,拱形的彩绘落地窗,二楼的露台用白色的栏杆围着,看着有种古老的浪漫感。

    叶绯忽而有种直觉。

    黎羡南在门口停了车,带着叶绯下车过去。

    厅堂里却有种民国的西洋风,深棕色纯木质的家具,搭着小碎花的沙发套,桌上的茶杯也是繁复的西洋风陶瓷,还有喇叭花形状的唱片机,地上铺墨蓝枣红米色的地毯,墨绿色与红棕色,自带一种复古感。

    墙壁上一副黑白相片,法国女人穿着长款的深色旗袍,颈间珍珠项链,头发挽着,露着一张分外轮廓立体的脸颊。

    有那样一瞬间,叶绯简直以为这里像是什么民国风的博物馆,专放着上世纪的珍品收藏。

    叶绯一眼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玩手机的赵西政和赵西湄,一下也就知道住在这儿的是谁。

    有些厚重的钢琴声从远处传来,黎羡南带叶绯过去,木色的钢琴前,坐着一个老太太,花白的头发挽成发髻,浅绿色的针织毛衫,白色的休闲裤子,指甲涂成了红色,正在弹钢琴。

    黎羡南凑过来,跟叶绯说,“赵西政奶奶生日。”

    “我不会说法语啊。”叶绯紧张,压低声音问他。

    黎羡南笑,揽着她腰的手收了收,“她会说中文。”

    叶绯总归是松口气,但黎羡南带她来见长辈,让叶绯心里也很没谱。

    赵西政奶奶很有气质,仿佛岁月从不败美人,眼窝深陷,即便是八十多岁仍然化了妆,她从钢琴边起来,黎羡南带着叶绯去打招呼,她那语调果然是正经的燕京话,说的仿佛比赵西政都地道,听着也温柔,“来,吃饭了。”

    这餐饭吃的挺正统,赵西政奶奶没什么架子,只听见家里的保姆叫她珍妮,仿佛家里头一回来客人,珍妮对叶绯很客气,让她不要紧张。

    赵西政和赵西湄各自是来走过场,赵西政说祝奶奶寿比南山,送了一套茶具,珍妮喜笑颜开,让他有空多回来看看,赵西政吊儿郎当说不是怕打扰奶奶。

    以前黎羡南说赵西政和赵西湄不是一个奶奶的,但其间的关系也不是叶绯能猜测的,这餐饭吃的挺和谐。

    老人休息的早,饭后要看书,叮嘱他们早点休息。

    黎羡南带叶绯上二楼,轻车熟路推开一扇红木房门,老式的木床,房间很干净整洁,有淡淡的皂香,窗户也可以推开,看得到院子里的景象。

    房间里的暖气也是老式的金属暖气,看着有点儿老旧。

    “赵西湄奶奶是跟她爷爷联姻的正宫娘娘,但那会赵西政爷爷早些年留洋,回来做生意时跟珍妮自由恋爱有了一子,联姻后也就是名存实亡,一直在这儿住着,”黎羡南脱了外套搭在床边,“我小时候……我妈过世之后,很久一阵子我都被赵西政奶奶带着,我算是在这儿过了一些时间。”

    黎羡南跟她讲说,“要真说亲人,我宁愿是把赵西政奶奶当作亲人的。这房间就是我以前住过的。”

    黎羡南以前从来都不会跟她讲这些,房间很安静,这里也没有城区的吵闹,木质的地板踩着有些上了年份的声音。

    “黎羡南,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叶绯闷着声音说一句,无端觉得心口有些绵绵的热意。

    “你说呢。”

    黎羡南往这儿一走,叶绯正好推开窗户往外看,黎羡南手撑在她身边,将她拢在怀里的时候,低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