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小哥 作品

第1844章

    “至于钱小江同志,我们也要听取他的说辞。我认为,他是一名不错的同志,一名合格的干部。”

    “我会找钱小江同志谈话,让他向你做出最诚挚的道歉,最深刻的检讨,保证今后不许再有类似事情发生。”

    说着,明尚白再次端起保温杯,吹了吹问道:“还有别事情吗?”

    端茶送客的举动,厉元朗明白。

    很显然,明尚白根本没有打算,要处理钱小江的意思。

    厉元朗心有不甘,正要开口,明尚白抬头看了看墙上挂钟,喃喃道:“哟,我有个外事活动,要赶紧去九州大酒店。”

    这是不想再听厉元朗说话,就差撵他了。

    厉元朗揣着一肚子火气,返回到办公室里,坐在椅子上呼呼喘着粗气。

    真像王志山所说那样,明尚白露骨袒护钱小江,碰了一鼻子灰,啥事都没解决。

    厉元朗灰心丧气,神情低落。

    穆广森进来,看着老板这状态,就知道厉元朗心情很差,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只给厉元朗杯子里续满水,转身蹑手蹑脚刚要走,却被厉元朗叫住:“有事吗?”

    “这……”穆广森犹豫起来。

    “有事就说,别在我这里吞吞吐吐的,像是犯了便秘症。”

    穆广森头一次见厉元朗说话这么生硬,扎着胆子说:“我刚刚接到云老师的电话,她、她想见您一面……”

    “就说我没空。”都什么时候了,厉元朗哪还有这个心情。

    “是,我这就回掉她。”

    当穆广森再次转过身躯,往门口方向走,身后却传来厉元朗的声音:“政法学院?广森,你说的是政法学院的云冬青?”

    穆广森都给弄得哭笑不得,这位厉书记刚才听没听,怎么会这么问。

    “对,是政法学院的云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