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门饕宴 作品

第38章 第 38 章

    038

    自从宁煜年纪轻轻就坐上联邦高位后,他也算经历过不少大场面,也有过因为被同僚嫉恨所以蓄意陷害的时候,但这些场面相比较起来,好像都没有今天来的愕然。

    在幼儿园老师指着的那第五道题上面正附着一张图片,图片黑漆漆的一团,下面写着【治疗师:宁元】这五个字。题目中列出来的事迹正是前不久刚被联邦通报过的无偿支援01号边缘星大批抑制剂,为01号边缘星的战局逆转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件事。

    因为觉得小朋友们可能暂时还没有那么大的文字储备量,第五题的旁边还专门黏贴了一个语音小芯片,专门为已经做到这道题的孩子读题。

    谴责过后,见自己面前的这位家长似乎并没有什么愧疚或者知错就改的倾向,端坐在宁煜面前的老师加重了语气又道:“我知道,在有些人看来治疗师享受了联邦的许多福利,所以为联邦做出一些贡献是应该的,是他们的义务。但这些义务中并不包含无偿供应大批抑制剂给边缘星!我叔叔就在01号边缘星任职,他们都不觉得宁元阁下的付出是理所应当,我们这些被九大边缘星保护着的人怎么能有这种理所当然的看法!”

    在联邦素质教育已经从婴儿抓起的当下,听这位老师的语气显然是认为自己遇到了几年都难遇到一个的奇葩。

    宁煜一向温润的笑容略显僵硬,但是又不好解释什么,只好一言不发顺带有时附和点头的‘听训’。

    终于,可能是这位刚好负责小朋友们道德教育课的老教师意识到了面前的家长态度良好,只听她轻咳一声收尾道:“孩子是家长与家庭的缩影,宁元小朋友是一个聪明也非常友善、有同理心的好孩子,在他的成长和性格形成中不仅老师会给他带去影响,家长的影响占比更大。”

    宁煜面上带笑,点头诚恳的表示自己已经听进去了。

    等到一场请家长会谈终于结束,牵着小朋友的手正在往幼儿园外走的宁煜就听宁元问起:“二叔叔,老师说什么呀?”

    宁煜沉吟片刻,归纳总结后给小家伙传达谈话精神:“老师说元元很棒,做事情都不求回报的。但是以后可以稍微不谦虚一点,也可以多夸夸自己。”

    从来没有被请过家长的宁元一怔,显然不知道原来自己在老师的眼中已经是一个谦虚到必须请家长来帮他一起改正的小朋友了。

    不明所以的小朋友停下脚步,大大的猫儿眼迎着二叔叔的视线,然后试着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奶里奶气的:“元元棒棒?”

    是这样夸夸吗?

    宁煜点头:“元元再接再厉,以后在考试的时候在试卷上也可以这样夸夸。”

    以后小家伙如果再遇到这样的题,就算对着试卷上的宁元阁下喊元元,然后夸他棒棒,也总比像今天这样好。

    老师大概率只会以为小家伙是把宁元阁下的名字和他自己的名字搞混了。童言童语但出发点是好的,应该不会把家长喊到学校去上课了。

    ***

    回到家后,见家里其他人还没有回来,也没有人追着他问今天为什么会被请家长,宁煜稍微松了口气。

    另一边被二叔叔松开小手的小家伙蹲下来张开手,家里那只原本刚来时显得非常高贵优雅的白狮猫已经能轻车熟路的走近小家伙,然后放任他的小手在自己柔软的毛发中抚摸。

    “喵喵。”年纪尚小的小娃娃似乎并没有把它当做宠物一样随意的摆弄,小小的心灵里好像把白狮猫当做了自己要好的玩伴,每天放学回家之后都会小声和它说起自己在幼儿园里的一天。

    当然也可能和慵懒趴匐在地毯上的白狮猫好像真的能听懂话,并且能及时给出相应的回应有关。

    “喵喵,今天在幼儿园,老师说幼儿园要带小朋友们出去,嗯…春游。”

    春游似乎是从古时候就有的了,是指每到春天的时候老师们带着孩子们去到户外游玩的一种活动。不过现在的各大星球春夏秋冬全靠智脑系统调控,这个名词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因为是新名词,小家伙还是停顿了一下才想起来的。

    白狮猫闻言眼中似乎有一抹数据流一闪而逝,很快在了解到小家伙口中春游的含义后回应似的喵了一声。

    被回应了的小朋友想起了什么,忽然回头问二叔叔:“元元可以带喵喵一起春游吗?”

    宁煜先是很认真的在脑海中帮小侄子回忆了一下幼儿园条款,然后才摇头道:“好像不可以。”

    这下小家伙看起来好像有些失落了。

    为什么去幼儿园不可以带喵喵一起去,现在去幼儿园外面玩,还是不可以带喵喵?

    眼角余光注意到有些失落的小朋友,白狮猫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能和它一起玩有那么失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