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053

    深夜,周见朴睁开了眼睛。

    他无声无息地起身,微微拉开一点窗帘,看向窗外。

    月光被浓重的云雾笼罩,山下的小镇漆黑无比,没有一点灯光,连狗叫声都没有。

    但在周见朴的感知里,有人从山的那个方向回来了。

    一行六七个人轻车熟路地进入了河流上游那户人家,紧接着有人搬了箱子放在河口的竹筏上,一个人撑着竹筏,顺着河水轻飘飘向前,十来分钟后,人和箱子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周见朴微微蹙眉,他刚想放下窗帘,突然标签之一的贝平音有了动静。

    贝平音早早睡了,此刻正是清醒的时候。

    贝平音本是打算晚上盯梢周见朴的,毕竟觉醒者大部分都是晚上能力更强更活跃。

    结果周见朴还在旅馆没动静,小镇上却有人举止诡异。

    贝平音的确无法感知到镇子的怪异之处,但刚从山里回来的那几个人身上有浓郁的被污染的感觉,尤其是送出来的那个箱子,如果贝平音没看错,那应当是一箱子从原始山林里挖掘出来的、被污染的物品!

    蜀中这片广袤的原始森林占地大约快两百万亩,与数十个村镇相连,难道这个高山镇是走私路径的一个出口?

    贝平音抿唇,他是想要相信周见朴的,但结果周见朴刚来第一天,就碰到了走私团伙运送变异物品,这真的是巧合吗?

    贝平音决定追上去,只有抓住那个人,问清楚上下线,就可以知道是否与周见朴有关系了。

    贝平音追着那个撑竹筏的人顺流而下,他身轻如燕,虽然是睁眼瞎,但空气中传来的气息很明显,倒是不用担心追丢。

    只是贝平音刚这么想的时候,竹筏穿过某个桥下,像是进入了异空间,居然没有出来?

    贝平音侧耳倾听,只听到潺潺流水声。

    他犹豫了一下,手指的指甲化为了紫色,无形的毒粉顺着空气溢散了过去。

    十分钟后,贝平音试探着来到桥边,瞪圆眼睛努力看去。

    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贝平音满腹问号,人呢?

    旅馆内,同步感知到这一切的周见朴沉吟片刻,他神色凝重地压下窗帘,钻进被窝,闭目休息。

    第二天一早,摄制组带着五位嘉宾开车进入了高山镇附近的高山林地。

    在车里,几位嘉宾按照之前说好的台本开始互相猜测今天的任务,有的说是来观察动物,有的说是来采摘植物,有的说是来做野外训练。

    陪同的镇干部和护林员都笑而不语,直到抵达了目的地,下车后,五位嘉宾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眼前这片林子下面生长着青翠的植株,这些植株不断绵延到远处,很多植株上都挂着小牌子。

    “咱们高山镇的支柱产业之一是高山连,我们现在是位于海拔两千米的背山处,这里是咱们镇子上的药材种植区。”

    镇干部热情地介绍着高山镇出产的药材,“高山连是黄连的一种,但被称为连中精品,在古代是贡品,又被称为贡连。”

    导演让摄像跟着镇干部拍摄,录制了一段关于药材的介绍后,才笑眯眯地对五位嘉宾说:“今天的任务就是看护高山连!”

    高山连种植不易,只能在海拔两千米左右的林下栽培,想要采摘最快也要五年后。

    这期间镇子上的居民需要定时定期过来查看情况,精心呵护这些极品药材,五位嘉宾今日就要跟着经验老道的农民来体验一把如何除草如何查看药材状况。

    周见朴和杜礼远远看着这一幕,表情很微妙。

    周见朴低声问杜礼:“你和导演提了?”

    杜礼缓缓摇头:“没说过,但可能知道一点?”

    这项目算是给叶时青量身定做的了。

    周见朴看了看日头,问杜礼:“午饭怎么解决?山下送上来?”

    杜礼嗯了一声,他说:“我今天跟一天,若是没什么问题,剩下的交给你和小刘,我就回去了。”

    张安妮的热度比想象得要高,杜礼打算回去推一把。

    周见朴沉吟片刻,想到昨晚看到的事,他说:“你还是多留两天吧。”

    杜礼皱眉,他狐疑地说:“有什么问题吗?”

    周见朴语气含糊:“做我们这行的,对事情都有点奇妙的预感。”

    杜礼想到之前周见朴展现出来的工作能力,缓缓点头:“我知道了,我先留到后天。”

    与此同时,维斯特惊讶地看着面前加油站的老师傅:“没法加油?”

    那师傅无奈摊手:“线路故障,有油,但没法打表,所以暂时没法加,电工已经在抢修了,你要是不着急可以等一会。”

    慕卫廷看了看油表,他们昨天开车从山城到熊猫市,又从熊猫市开车去附近县城,油箱里的油还有四分之一,理论上是可以跑到目的地的。

    但车载智能是不允许油被耗空这种事发生的,一旦油表降到一定程度,车子会自动锁死。

    这里是上高速前的最后一个加油站,本来维斯特计划好好的,在这里加油后上高速,谁能想到会遇意外?

    加油师傅又道:“要不你们半路下高速,那边有个镇子可以加油,但是本地油。”

    维斯特看了看地图,拍板道:“行,我们去那里看看。”

    本地油品质上下浮动较大,据说很毁车子,但维斯特是租来的车,就没那么多顾忌。

    开了一个小时,赶在车载智能要锁车前,维斯特总算下了高速,找到了小镇里唯一一个加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