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多肉 作品

第76章 番外·情结(3)

    手机缓缓播放着男人没什么情绪起伏的声音:“……某豪华套房内传来男人的喘息声,凌乱的衣物散落了一地,一片旖旎,女人望着身上起伏的男人,有些受不住地呜咽两声,叫他慢点……”

    常言:“…………”

    吴悠:“…………………………”

    这尼玛…………

    吴悠:“你故意的吧?”

    常言很无辜:“随手点的。”

    “换一个。”

    常言便走过来打开app,重新点了一个,结果仍然是类似的描写。

    “……阴暗的巷子里,男人被按在墙上,身后的男人掐着他的腰,像钉枪似的一下又一下地钉打着……”

    常言以为自己听错了。

    两个男人?

    钉枪?

    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吴悠快疯了。

    常言干脆走过来退出了app,拿手机给她放了个她喜欢的歌手的歌。

    气氛这才正常起来。

    吴悠听着音乐,很快就开始犯困——她昨晚就慌得没睡觉,今天一早又各种检查。常言似乎看出来了,他调低了音乐的音量,吴悠很快就睡着了。

    直到吴悠妈妈过来,她才被常言叫醒。

    妈妈送了午餐过来,还叫常言一块吃,听语气在吴悠醒来之前他们已经聊过一会了。

    吴悠看不见,自然由妈妈喂食,喂到一半妈妈手机响了,她没接,但是那电话一直没断。

    常言便开口:“阿姨,我来喂吧,你先接电话。”

    吴悠妈妈只好将碗递给他,“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常言说。

    随后一阵窸窣,应该是妈妈起身让位置给常言,他坐下了,妈妈接着电话离开了房间。

    “张嘴。”常言说。

    吴悠乖乖张嘴,一块牛肉喂了进来。

    喂饭这件事蛮需要耐心的,何况一个看不见的人完全没办法配合,刚刚她妈妈喂的时候她还会不小心掉下来,常言却把每一勺的分量把握得很好,基本没漏什么。

    饭吃完了,他又端起杯子,将吸管放到她嘴边碰了碰她的嘴唇,吴悠张嘴咬住,喝了几口水。

    “要吃水果吗?”常言问,“阿姨带了果切。”

    “不吃了,饱了。”吴悠说。

    常言还有点失落。

    他还蛮享受投喂的感觉呢。

    吴悠妈妈接完电话回来之后发现饭喂完了,把常言就是一顿夸,把常言都夸不会了,只能谦逊道:“不是我会喂,是吴悠能吃。”

    吴悠:“……我谢谢你。”

    吴悠妈妈又说:“小常你先去忙吧,不用在这待着的。”

    常言顿了顿,说:“我没事,阿姨。”

    “我在这陪着她就好了,一会护工也来了。”

    她这么坚持,常言也不好厚着脸皮继续待着,只能先走了。

    病房门关上之后,吴悠才一掀被子,“快快快妈妈。”

    她妈妈忙不迭扶着她去了卫生间。

    还是她妈妈懂她,不然她要憋死了。

    “悠悠啊,那个是你男朋友吗?”上完厕所之后妈妈问她。

    “不是啊。”吴悠说。

    “那人家对你这么上心呢,刚刚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的看你。”

    “人家有女朋友的。”吴悠说。

    既是告诉妈妈,也是提醒自己。

    常言再来是三天后了。

    宋晚晚跟他说吴悠可能今天要出院了,所以他一早就过来了。

    正好赶上医生给她施针。

    她第一次被扎的时候没有心理准备,所以还算顺利,第二次的时候她知道疼了,非常紧张,所以过程更痛苦。

    今天也依然浑身紧绷,医生的手覆上她的脑袋时,吴悠就有些抖了。

    “别乱动。”医生说,说着快准狠地下了一针。

    吴悠直抽冷气,屏着呼吸,手紧紧捏着被子,完全不敢动。

    常言觉得自己心都被揪紧了。

    他好心疼好心疼。

    等医生下完针,吴悠才敢出声:“好痛啊医生。”

    “最后一天了。”医生安慰她,“回去好好休息就能好起来了。”

    “恩。”吴悠抹了抹眼泪。

    常言在一旁坐下,喂她吃了两颗樱桃,又伸手接住了她吐出来的核,听她吐槽:“痛得想死,那个针我摸过,那么粗,扎头上。”

    “对不起……”常言内疚得不像话。

    吴悠微微一怔,想起之前和宋晚晚说的话被他听到了,一时非常尴尬,“这,也不能说关你的事吧。”

    常言摸了摸她的脸颊,她刚刚流过眼泪,脸上冰冰凉凉的,“一会拔了针我帮你揉揉。”

    吴悠沉默下来,隔了好一会才说:“你这样真的蛮恶心的,明明有女朋友了。”

    “不是女朋友。”常言坦白了,“那个女生是我妹妹,亲妹妹。”

    吴悠:“……”

    “只是想气一气你,对不起。”

    是挺气人的。

    “亲妹妹也不能又牵手又搂肩还公主抱啊。”

    常言顿时就笑了,“你看这么仔细?”

    吴悠却并不觉得好笑。

    于是常言敛起笑容,跟她解释:“我妹妹一直很粘我,她年纪还小,不过我以后一定注意,和别的女人保持距离,就算是亲妹妹都不碰。”

    吴悠:“有病。”

    “我是认真的,吴悠。”常言说。

    她虽然看不到他的神色,但听得出他的语气,虽然还是带着点笑意,但是很认真。

    吴悠没说话,她不说话常言又心慌,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晃了晃,“别生气了,恩?”

    吴悠依旧没理他,但是也没把他的手甩开。

    主要是她头上扎满了针,她也不好乱动。

    后来医生来拔针,有几个穴位针□□的时候还溅了一点血,常言看得心惊肉跳,手把她握得紧紧的。

    本来拔针也有点疼的,但是常言握着她的手,她居然这次没感觉到疼。

    针灸完了之后常言又跑上跑下去帮她拿药收拾行李,护工推来了轮椅,常言轻轻将她抱起放进椅子里,然后亲手推她。

    回到家吴悠第一件事就是要洗澡,在医院这几天都没怎么认真洗过,也不知道刚刚常言抱她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臭。

    常言帮她在浴缸放好水,又准备好毛巾和浴袍放在浴缸旁,然后才抱着她去了浴室。

    其实她可以走的,只要有人扶着就行,但是常言想抱,她也就没有拒绝。

    吴悠摸到了浴缸,试了试水温,又被常言握着手去摸边上的东西,“毛巾在这里,沐浴油在旁边,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你喊我。”

    吴悠:“哦。”

    她听到浴室门关上的声音,摸索着去上了锁,然后才伸手脱掉衣服,进了浴缸。

    温水没过身体,她舒服极了,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泡到骨头都软了,她才起身穿浴袍,然后叫了常言一声。

    门从外面打开了,常言的声音响起来:“洗好了?”

    吴悠突然反应过来:“……我刚刚锁门了。”

    常言:“……”

    门锁上之后,他是不可能从外面打开的,他一直都在浴室没出去过!

    “变态!”吴悠低声骂他。

    常言变态得很坦然:“又不是没见过。”

    只是上次喝多了,其实记得不太清楚,所以想再仔细看看。

    他弯腰将吴悠抱起,出了浴室一直放到床上,她浴袍系得不是很紧,躺下后就敞开了一点,他看到内里的东西,顿时有些不想起来了。

    吴悠感觉到男人还在床上,一时有些紧张,“你下去。”

    但是常言的手已经探进来了,他声音沙哑低沉,侵略性很强,“我帮你检查一下洗干净没有。”

    妈的,吴悠都快被他的不要脸气笑了,“刚刚还没看够?”

    “看的没有上手仔细。”常言说,“这里还有点滑,是不是沐浴油没有洗干净?恩?”

    “我洗干净了!死变态,”吴悠还在骂,但是声音渐渐弱了,“你别……”

    但是常言在这种事情上面得心应手,很容易通过身体的反应判断出女人真实的想法,所以他没有停。

    吴悠呼吸都乱了,“护工还在楼下。”

    “我进门就让她走了。”常言说,“你爸妈不会回来吧?”

    “他们不跟我住。”吴悠说,说完又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不是在允许他乱来吗?

    常言果然笑了一下,“懂了。”

    结束之后常言搂着她又亲了好久,常言的吻像网,罩得她都有点呼吸不过来了。

    “舒服吗?”常言问。

    吴悠抿着唇不说话。

    她看不见,所以只能靠身体去感受,似乎比第一次还要好,而且还很刺激。

    “还会觉得恶心吗?”常言又问。

    吴悠心里又有一点点不舒服,她推开他,“你非要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提醒我你经验满级吗?你不会以为你拿捏住了我吧?”

    常言微微一顿,苦笑了一声,“你怎么会这么想?什么时候不是你把我拿捏得死死的?你招招手给点甜头我就脸都不要了的凑上来,我是怕你又像上次那样。”

    吴悠不说话了,常言又小心翼翼地将她搂回来,瞧着她的神色问:“你这次是认真的吧?”

    “不是。”吴悠故意说,“睡睡是可以的。”

    常言:“……”

    她真的很懂如何刺痛他。

    察觉到男人松开了她,似乎要起身离开,她连忙补上一句:“这次依然是过期不候,你今天走了,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常言:“……我只是想抱你去浴室。”

    他把吴悠抱去了浴室,重新放水帮她洗干净身体,然后抱回床上来。

    一整个过程他都沉默不言,吴悠那阵怒火已经消了,现下又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想着自己是不是太作了。

    所以回到床上之后,她又主动钻进了常言的怀里。

    常言不是那种喜欢玩小把戏的人,他向来喜欢直球,所以吴悠一主动示好,他就顺势抱紧了她,还低头亲了亲她的嘴唇,像是在告诉她自己没生气。

    吴悠感觉自己像是忽然被瓦解了,所有防线和原则都荡然无存。她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人,何况这个人还这么讨好。

    “不恶心了。”吴悠小声说,“也很舒服。”

    常言微微一顿,很温柔地“恩”了一声。

    “你很喜欢我吗?”吴悠仰头问他。

    “喜欢。”常言说着又亲了亲她,“很喜欢很喜欢。”

    吴悠心里软软的,“我也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