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多肉 作品

第33章 第 33 章

    宋晚晚眯着眼睛敲字回复:睡了个回笼觉…你在房间吗?

    徐铭座隔了一会才回她说自己已经出去了。

    宋晚晚爬起来洗漱换衣服,然后拿了包出门,她出了门才发现外面信号好差,因为邮轮已经出海了,她给徐铭座打语音都打不出去。

    她是往外走了好一会才收到之前徐铭座发过来的定位。

    大哥,在船上发定位有用吗?

    好在他后来还发了一张图过来,说自己在打保龄球,问她要过来吗?

    也没问她会不会打,直接就问她过不过去。

    宋晚晚问了好多邮轮上的工作人员才找到打保龄球的场馆。保龄球室其实是在一个俱乐部里面,宋晚晚进去的时候发现这里还挺大的,不仅有桌球、射击和卡丁车,居然还有密室逃脱。

    她被服务员引进了球室,里面就零零散散几个人而已,徐铭座在最边上的一条道,他刚好把一个球推出去,一击全中。

    他打完这个球就不甚在意地回了后面的椅子上坐下,一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另一只手碰了碰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似乎是在看信息。

    徐铭座点开手机恰好看到宋晚晚的信息弹出来,说自己到了,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穿着黑色工装连体裤的女人。

    她今天这一身很飒,白色背心加吊带工装,裤腿束进马丁靴里,高高的丸子头束在头顶,脸上干干净净,像是没有化妆的样子。

    脑海中还停留着她昨晚穿着家居服窝在椅子上的性感模样,突然被这个装扮冲击了一下,徐铭座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就一个人在这打?”宋晚晚走近了在他旁边坐下,一边顺手将手机也放到了桌上。

    她的手机屏幕亮着,放下的时候徐铭座不小心瞄了一眼,看到她的屏保是一张宫崎骏漫画的图。

    跟徐敏君一样喜欢宫崎骏,徐铭座下意识地想,然后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用宫崎骏的签名去讨好院长的事情,忍不住就勾了勾唇。

    徐铭座嗯了一声,站起来问她:“会打吗?来陪我。”

    “啊?”宋晚晚坐着没动,仰头看他,“我没打过诶。”

    徐铭座走到发球器前,手按在球上朝她回头,“过来,我教你。”

    宋晚晚的心跳慢了一瞬。

    被别人手把手教打球这种事,宋晚晚经历得够多的了,她的网球、高尔夫球、桌球,都是这么学来的。

    暧昧期的男生,想跟喜欢的女生肢体接触,又想展示自己各方面的技能,首选就是这类运动。

    她觉得自己应该免疫了的,结果等徐铭座站到她身后,手臂贴着她,手掌覆盖在她手背上抓球的时候,她还是不可遏制地耳朵发烫了。

    “到这个角度的时候,再顺着轨迹推出去。”徐铭座压着她的手背往前,“别抛,就是推。”

    宋晚晚的余光能瞄到他的侧脸,他没有看她,教得格外认真。

    /

    其实徐铭座一开始根本就没打算碰她的,帮她选好球之后,他就只是站在旁边示范,纠正动作也只是拿手指一指。

    撩女孩子制造身体接触确实是个百试不爽的手段,譬如那天晚上的楚峥宇。但是太刻意太俗套了,这种把戏宋晚晚肯定见过不少,所以他没打算用这招。

    徐铭座本人更喜欢剑走偏锋。

    是她连续洗沟数十次,以及每次出球,球的轨迹都是高高抛起,重重砸下,他才看不过去来到她身后手把手教她的。

    而且动作还格外疏离绅士。

    导致宋晚晚都开始沮丧了——这男的真的对她毫无感觉。

    这个在她心里是渣男海王的男人,比她之前遇到过的任何男人都还心无旁骛。像个教练一样,就是规规矩矩教她打球,没有一点别的心思,没有一点调情的意味。

    “看前方,你在想什么?”

    徐铭座突然在她耳边说。

    宋晚晚微微一惊,以为要推球了,下意识脱手,结果球重重地甩了出去,还扯了她的手腕一下。

    徐铭座很敏锐,察觉到她的走神后偏头看了她一眼,“不想打了吗?”

    “饿了。”宋晚晚睫毛低垂掩饰性说,“我早上就吃了一点沙拉。”

    “去吃东西。”徐铭座非常果断,“走。”

    啊?哎,她还想打一会的。

    宋晚晚跟着徐铭座走出俱乐部,她不晓得路,只能跟着他走,结果一出门转弯宋晚晚就看到了那个她想试的皮艇餐厅。

    “这个这个。”宋晚晚连忙一把拉住徐铭座,“我要吃这个~”

    徐铭座也没反抗,由着她拉着自己往里走。到了门口他们还被拦了一下,金发碧眼的服务员问他们是否有预约,宋晚晚都没反应过来,徐铭座就在她后面报了自己的名字和房号。

    “你什么时候预约的?”服务员领着他们往里走的时候宋晚晚问他。

    “早上。”

    宋晚晚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昨晚他们还在她房间吃东西的时候,宋晚晚就随口提了一下,说邮轮上有好多餐厅很有特色,她还格外对这个皮艇餐厅感兴趣。

    没想到他记住了,今天早上还预约了。

    而且那个俱乐部离餐厅这么近,难不成是特意过来打保龄球的?

    他们选了个角落的位置,落座之后宋晚晚才发现周围坐着的都是情侣,他们两置身其中,又尴尬又不尴尬的。

    尴尬的是他们并不是情侣。

    不尴尬的是,别人也不知道他们不是情侣。

    点了单之后宋晚晚端起杯子想喝水,手抬起来的时候手腕却传来一阵钝痛,叫她不得不立刻又放下了杯子。

    徐铭座立刻就抬眼看她,“怎么了?”

    “刚刚打保龄球好像扭到了,手腕有点疼。”宋晚晚自己转了转手腕,朝他一笑,“没事。”

    “我看看。”

    嘴上是说着我看看,但是男人的手已经先伸了过来,很自然地握住了宋晚晚的手腕,用修长的手指揉了揉,“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