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蔷薇 作品

第38章 重逢

    夜已深,万籁俱寂,不知何处涌来的雾气弥漫在金绕城的大街小巷中,月光被遮掩,钻心的幽寒直逼脏腑。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街巷空无一人,就连打更巡夜的都没有,猫狗叫声也全部消失,这座城静得毫无生气。

    可就在浓雾弥漫的街巷上,一乘八角鎏金的小轿被四个轿夫抬着,浮在半空朝远处疾行,没有发出丁点声响。四个轿夫皆着白色宽衫,肤色腊白,身形单薄,远远望去,如同四张纸片人。

    笔直的道路只通向一个地方,浓雾的尽头,有座闪着火光的石塔,是这诡异的城镇里唯一发出光源的地方。

    那是灵虚观的位置。

    子夜将至。

    “旭清师兄,我这边已经布置妥当。”霍危对着传音符道,声音细如蚊蝇。

    旭清的任务是趁夜在灵虚观外布置天衍结界,将道观与金尧城隔绝,用以防止他们在观内斗法时误伤百姓,以及阻止妖人逃跑。

    天衍结界以天衍灯为阵眼,共设七处,将灵虚观围起,霍危此番协助旭清完成阵眼设置。

    “不错,速度挺快。”旭清夸奖的声音很快传来,同样压得很低。

    霍危咧嘴笑开,手心里攥了些汗,第一次下山除妖,他有点兴奋。

    “接下去我要做什么?”

    “找个地方藏好,按兵不动等天亮。”旭清师兄的吩咐再度传来。

    没有再要他出力的地方了。

    霍危摩拳擦掌的气势不由一泄,心里抱怨师兄小看自己,正要找个地方藏身,突然间却站直身体,一动不动盯着前方,双眼渐渐睁大。

    雾色浓重的街巷里,一乘小轿无声无息飞来,八角鎏金的喜轿,是凡间嫁娶所用之物,亦是这道观接运少女的轿子。

    可明日子夜才是约定的献女时间,所以他们才提早一天潜入城中安排布置,可这时间怎么突然间提早了?

    意识到不对劲,霍危眉头大蹙,眼也不眨地盯着越来越近的轿子,一边向旭清师兄发去传音。

    片刻后,旭清的回音才传来,语气已变:“情况有变,献女时间提早了,慕师妹马上就赶到,轿里坐的,不是楚玉。”

    短短几句话,就令霍危倒抽口冷气。

    ————

    轿里坐的,的确不是楚玉,也不是真正要献给灵虚观的林家姑娘。

    轿子里的人身着正红嫁衣,金线织就的凤纹栩栩如生,一幅盖头蒙去头面,长长的流苏垂至胸前。虽然轿子朝前疾行,轿里的少女却稳稳端坐轿内,垂在胸前的流苏纹丝未动。

    不是别人,正是云繁。

    林宅那头,出了变化。本来议定由楚玉扮成林家姑娘,顶替她送入灵虚观,怎料到那林家夫人因不愿将亲生女儿送入虎口,便想了个办法,让林姑娘的贴身丫鬟扮成林姑娘留在了绣楼内等灵虚观来接,打算将林姑娘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出林府。

    怎料楚玉此时潜入林家。因众人不曾见过那林姑娘的模样,楚玉也将那丫鬟当成林姑娘,施了道法让她陷入昏睡,再变作她的模样,坐在绣楼之中等待。

    云繁守在绣楼外面到子时将至之时察觉林府家丁异常,打探之下方知林家夫人的调包计早被林家人识破。为防止假的林姑娘送进灵虚观后被对方发现引发杀身之祸,林家家主索性绑了林夫人,又将真正的林姑娘关入祠堂,派人看守。不想那灵虚观改了送嫁时间,竟提早一天到林宅外要求林家将人送往灵虚观,云繁赶到祠堂之时,正逢灵虚观的轿子已停在外面,林家人正要将林姑娘送上轿子抬去灵虚观。

    情势迫在眉睫,云繁再通知楚玉师姐赶来已然不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移花接木以自己替下林姑娘,坐上轿子后方传音楚玉。

    这乘小轿速度极快,不过片刻时间已经飞到灵虚观外。

    云繁点点膝头,内心平静无波。她倒想瞧瞧,这灵虚观故弄玄虚,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金尧城中寂静非常,浓雾之下,满城垂柳仿如无数鬼影触须般活起来,整座城愈加妖异。

    桥子送入灵虚观后便停在道观宝殿正前方的香鼎前,抬轿的轿夫化作纸人消失。云繁端坐轿中,不见有人前来打轿帘,只闻得异香缕缕钻入鼻中。

    就这般等了片刻,轿帘之下忽然涌入一股冷风,薄薄帘被卷起,一道黑影如蛇般贴地游来,以迅雷之速窜入轿中,缠上云繁腰肢,将她掳出轿子。

    柳条?

    云繁不动声色看着在腰间缠绕三圈的东西,任由自己被它带到某处。

    “可算来了。”怪异的笑声响起。

    她的目光透过薄薄的盖头,盯着前头七层高的石塔,有棵巨柳从塔中长出,这棵巨柳比普通柳树大上十数倍,树杆已与塔壁融为一体,柳条或盘绕塔身,或在雾中迎风而摆,张牙舞爪如同鬼魅。

    塔底的石门洞开,塔室内闪着诡异的青光,青光内似乎有黑影在游动。

    说话那人站在塔门之处,二十来岁的模样,头戴道观身着道袍,手上还握了柄拂尘,白面无须,模样俊秀,却挂着个诡异的笑容直勾勾盯着她,正是观主灵虚子。

    “把她交给我,你们退下吧。”他手里拂尘一扫,开口道。

    缠在云繁腰间的柳藤力道一紧,下一刻她人已被送到灵虚子怀中。柳条退去,灵虚子的手抚上她腰间,感受到怀中人的颤抖惧怕与挣扎,他只道:“莫怕,也不必挣扎,一会你会非常愉快的。”

    语毕,他手掌用力,搂着怀中猎物踏进石塔内,塔门随之重重关上。

    云繁被他带进石塔,塔室内金光陡起,四壁法阵涌现,将灵虚子连同她一起吞没。

    光芒消退之后,云繁身处新地。这是间布置得十分奢华的寝室,缦纱四落,高床软卧,红烛摇曳,只是无门无窗,是个密闭的房间。

    搂在她腰间的手一推,便将她推到床上。

    “乖乖别反抗,就不会受苦,还会十分舒坦。”灵虚子的声音又响起,可他却没有上前,反而退向壁角。

    可这话没有说完,整个房间忽然一震,缦纱飘起,红烛落地,他神色突变,只将拂尘一甩。墙上钻出无数柳条,缠上原本瑟缩于床榻上的少女,将她紧紧绑在墙上。

    “又来了几个送死的?看样子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大。”灵虚子冷道,“且先等着。”

    语毕,金光一闪,他消失在房间中。

    偌大的屋子,只剩下被固定于墙上的云繁。后背感受到墙壁不断传来的震动,盖头下的娇颜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