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柚 作品

第八十二章 非生非死,末法浩劫

    太一看着这块青石,面上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五指一握,浩荡的日月光辉凝练,一只如同黄金浇筑而成的金乌之爪穿越了时空,向着时空长河深处的青石重重抓去!

    “呵呵,虽然混沌钟只能牵引时空长河降临十息时间,但是我只要一息时间便能粉碎你的过去,过去不存,现在与未来则必然崩灭,我要断了你的大罗根基,破了你的身神性命!”

    金黄色的炙热利爪破开了时空长河中如同云海的水波,太一眼中血红色的兽魂越发妖异深沉,面上露出了一抹迫不及待之色,好似看到了太墟身死魂灭的场景。

    时空长河深处的青石自然就是太墟最原始的先天神圣之体,也是太墟的根源所在。

    太一以混沌钟牵引时空长河,将太墟的过去之身显化,只要他这是以混沌钟破碎了太墟的原始青石之身,那么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洪荒世界也不会再有太墟这个人存在,甚至也不会再有人能够记起曾经还有一尊玄门第五教主存在。

    然而,一息,三息,五息,九息,十息时间流逝,太一眼睁睁看着时空长河由实到虚,缓缓消失,自己的金乌之爪却仍旧距离时空长河深处的青石遥遥无期,面上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之色。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时光大道,我也会。”

    喑哑声音的从身后传来,太一双眸收缩,一缕剑光在间隙之中洞穿了他的胸膛,凶厉的剑意扩张,将其体内的千万亿凶兽本源斩灭了一万亿。

    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混沌钟奏响,太一将体内的末法剑意粉碎,并且镇压住了体内暴动的凶兽本源,转过头,面带不可思议的看着周身赤红光辉绽放的太墟,托着混沌钟的左手微微一紧。

    “我参悟时空大道凝练出了三道剑式,第一剑阿鼻,是虚空破灭之剑,主杀伐。第二剑无间,乃是时光恒瞬之剑,主防御。”

    太墟缓缓踏步走来,赤红色的时间光辉环绕在太墟周身,混沌钟凝固的时空对于此时的太墟好似没有丝毫作用,太墟就好似已然超脱出了时空之外,不受任何存在、任何形式的拘束。

    实际上,此时的太墟已经纵入了时空的间隙,不在洪荒天地之中,也不在宇宙星海,甚至不在正在演化的幽冥世界,只是一缕时间的孤魂,难以约束封禁,也无法对这个状态的太墟造成任何伤害。

    太墟以时光大道抹除了自身的时间,所以此时的太墟就是没有时间的生灵,没有了时间也就陷入了死亡状态,但是太墟这具身体只是一具化身,即便死亡,只要太墟本体为死,那么这具魔佛化身也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所以借助这种非生非死的特殊状态,太墟能够驾驭时光伟力,以时光覆盖自身,使得这具化身完全超脱了时光与命运的轨迹,即便是开天至宝伟力,也别想触及此时的太墟丝毫。

    只是可惜的是,这一道无间之剑所要消耗的心神之力十分庞大,即便是太墟开辟了意志大道,心神强度冠绝洪荒世界,也支撑不了多久。

    实际上如果太墟能够永久支撑这一道无间之剑,那么太墟完全可以从此彻底超脱洪荒世界,即便是大劫降临,末法来临,太墟也能作壁上观,这些劫数完全无法干涉到太墟。

    不过这是太墟自己推演出来的最完美的无间状态,真实情况下,无间之剑怕是根本没有如此威力,想要达到太墟推演中的完美状态,太墟的意志大道最起码也要成就太上天道境。

    混沌玄黄音波动动荡天地,三十六重玄黄波纹如同三十六道冕焰,将天地虚空,乃至是时间空间粉碎。

    但是此时的太墟状态极为特殊,哪怕是混沌钟牵引时空长河,也没能将太墟从无间状态拖出来。

    太墟与太一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抹凛然的杀意,但是交战至今,太墟无法打破混沌钟的至强防御,太一无法奈何太墟的无间状态,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僵持之中。

    太墟右目中的太初鸿蒙一炁已经燃烧了一半,感知到自己的状态正在缓缓下降后,太墟心知不能这样和太一拖下去,如今的太一,驾驭混沌钟就轻驾熟,想要凭此耗尽太一的法力,根本不可能。

    眼中露出一抹果决之色,太墟身形骤然浮现,无生剑被其收入紫府中,左手五指一握,五根手指前方,一道道蔓延至天边尽头的虚空裂纹凝练,化作了五道虚空破灭剑光,挡住了混沌玄黄音波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