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抄家

    旧时王谢堂前燕, 今有赵府门前狮,昔日风光无限的太尉府如今朱甍绿瓦蒙尘。

    朝歌长公主仪驾走过街巷,她身后训练有素的金吾卫迅速将偌大府邸四下围住,又动作利落地在几处偏门张贴封条, 连墙角狗洞也不放过, 密不透风。

    沿街走过的行人纷纷驻足停留, 有知情者忍不住举手挥拳喊一声“抄得漂亮”,又将太尉所犯罪行告于旁人。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在围观百姓中广泛传开。

    有受过赵参堂手底走狗迫害者,信手掏出竹篮中刚买的鸡蛋大门砸去。身边人立即有样学样, 或丢生鸭蛋臭皮蛋的,或折下几片菜叶子的, 还有两手空空者则捡起地上石头,铆足了劲儿整把整把扔得毫不心痛。

    宁扶疏淡然默许百姓宣泄愤怒, 没有制止。

    赵参堂恶行累累、品行不端, 受千夫所指、万人唾弃,是他罪有应得。

    某一瞬间, 连宁扶疏也想加入这些百姓, 替顾钦辞为清州三万将士出一口气。她仰起头,目光在黑漆金字写着太尉府三个大字的沉木匾额停留片刻, 末了,向身后的杨子规瞥去一眼。

    对方立刻心领神会,指使手下金吾卫将那块门匾砸了。

    上等木头断裂成两半,坠落地面溅起扑扑灰尘扬了半丈高。

    待漂浮半空的尘埃颗粒散开,宁扶疏凤头云履踏在匾额金漆题字上, 恍若无物踩着走进赵府。

    院中, 象征着吉祥富贵的参天梧桐枯败, 黄叶堆积满庭无人清扫,奴仆与赵参堂的妾室跪了一地。

    几个衣着光鲜,头戴珠钗的应是时下正受宠的小妾或通房丫头,绢帕掩面,泪眼朦胧,哭得梨花带雨惹人怜。

    走过几人身旁时,宁扶疏听见背后传来一声细微叹息,不由转过头,正巧见某名金吾卫垂眼望着跪在他脚边的小丫头,冷硬的男人面庞染上一抹恻隐轸恤,握刀之手不自觉松了松。

    “怎么,觉得心疼了?”宁扶疏问。

    金吾卫侍卫没想到自己居然被长公主点到名,连忙回神。他知道圣旨定下的裁决不可能更改,应该摇头否认,可耳边呜咽声属实太过悲怆,听得人心尖隐隐作痛,壮着胆子道:

    “回殿下的话,属下确实心疼。”他假装没看到杨大将军瞪他的眼神,“虽然赵参堂十恶不赦罪不容诛,可他的妻儿无辜。全部贬为庶人的话,恐怕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和幼小稚子,难有活路。”

    宁扶疏眼皮微抬:“所以你是在为朝廷重犯的九族家人求情?”

    侍卫顿时低头跪了下去:“属下不敢。”

    宁扶疏掸了掸袂袖,许是想到赵参堂时日无多的缘故,心情颇好,没计较侍卫这些几乎称得上质疑圣意的话。

    甚至难得有耐心地顺口解释一二:“律例王法之所以令人心生畏惧,是因其逢罪必行。若今日有人可怜就能酌情减刑,那是不是明日有人可悲,也能减免呢?”

    “这世上谁没点苦衷,久而久之,一国律例还如何震慑心存恶念之人?”

    她说着,周遭哭声逐渐小了。

    大抵是这些人意识到自己无论哭得多凄惨,长公主殿下都不可能宽宥怜悯她们,遂不再做无用功。而那位替众人求情的金吾卫则羞愧得涨红了脸,对着宁扶疏磕了一个响头。

    “属下明白了,多谢殿下教诲。”

    突然,空旷院内响起一阵清脆鼓掌声。

    只见赵参堂身穿绛紫色太尉朝服,袍前走兽绣纹威猛气魄。头顶斑白长发梳理整齐,冠以朱纱帽。人从正堂一步步走出来,双手抬在胸前啪啪拍着。

    “好啊,说得好!”他笑道,“不愧是宁家的女儿,足够无情。”

    宁扶疏转身,髻间步摇晃出悦耳窸窣,朱唇嘴角微微勾扬,不达眼底的笑意晕开明艳高贵:“舅父谬赞。可本宫再无情,也比不上舅父视人命如草芥。”

    语罢,她手臂优雅一抬,示意前来抄家的金吾卫该动起来了。

    东院西房,南门北屋,霎时响起木柜抽拉翻倒,宝器收装大匣的嘈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