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牛扒饭 作品

第85章 不可名状(九)

    夜凉似水, 这个时间点直播间已经关闭,姜昭敷着面膜泡在浴缸里, 观看这个副本的下饭剧。屏幕上突然弹出安煜的语音通话, 她眯了眯眼,用沾着水的手指按下接通。



    “你疯了吗。”安煜的声音压抑着几分怒气和不理解,“这些感染源, 你觉得你都能解决?你在y区解决的感染源实力不算太强,你……你是怎么想的?”



    姜昭下意识弯了眼,又想到对方看不到自己, 笑容消失,懒洋洋地回:“安先生, 你好像很关心我的事情?”



    对面陡然沉默,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就在她打算挂掉通话时,安煜低沉的声音才缓缓响起:“我只是希望你做事之前考虑一下后果, 有些事情发生了后悔也没用, 机会只有一次, 就算是我也没……”说到后面声音几乎小到难以听见,随后就是挂断通话的嘟嘟声。



    姜昭:“?”



    他在教我做事啊?



    她没理会看起来有些奇怪的安煜,继续泡澡看下饭剧, 只是在洗完澡上床睡觉的时候回想起对方说得话, 有种异样的感觉。



    一周过后,简冗李长铭几人通过暗号联络到不少蓝星选手, 一番考验检查后让他们来w区汇合。这些蓝星选手里面有华国,也有霉国西巴国巴嘎国熊国, 在关键时刻那些国恨家仇有些微不足道, 大家全都放下各种成见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讨论。



    当然也有人并不相信姜昭能够带他们解决感染源, 面对这种情况,简冗也不解释。没什么好解释的,愿意相信就留下不愿意相信就离开,合作得你情我愿才行。



    到最后,愿意留下的选手差不多有五十人左右,其中过半都是华国选手。



    华国选手都愿意相信且支持自己国家的选手,更别提李长铭还是军人,华国人对军人有种天然的信任感。



    敲定了人选,休息两天养精蓄锐,前往变异区。



    据说这个感染源已经存在了一年时间,他们只能封控没办法解决,每个进去的能力者不到一个月时间要么死要么堕落成变异信徒,着实让上层伤透头脑,现在只盼着姜昭他们能够彻底解决掉这个隐患。



    姜昭虽然懒,但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她带着选手进入变异区,在变异区里面待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外面的人以为她们这么久都没出来,大概率是凶多吉少了,不免感到迷惘和绝望。



    不可名状这么厉害,他们真的可以战胜吗?



    还是干脆放弃抵抗呢?



    就在上层迷惘之际,姜昭带着人全须全尾出来,一个都没少,甚至都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就是精神上有点疲惫而已。



    上层惊了,高等观众同样也惊了。



    [高等:我还以为崽崽解决之前那个变异区已经很强了,没想到还能更强,我觉得最终副本对崽崽来说难度也不大啊。]



    [高等:感觉崽崽能带其他蓝星选手活下去啊,我们是不是又要多出一个星球啦?]



    [高等:蓝星存活下来想要追上我们也不容易。]



    [高等:也不一定啊,不是有扶持吗?我反正很期待和崽崽见面耶!]



    -



    勇者主办方会议室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金发男人神情严峻地指着旁边出现在半空中的三维立体人形质问:“为什么一开始没有计算出她的真实战力?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吗?”



    “这不怪我们。”有人忍不住反驳,“一开始统一计算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数据就是这样,我觉得问题主要出在她的身上。”



    “没错。”其他人点头附和,纷纷甩锅。



    金发男人眉头紧皱,懒得讨论究竟是谁的错,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



    这个蓝星少女实力过于强横,如果不想个办法,那最终副本对她来说压根儿就没什么难度啊,这可不是他们勇者想看到的画面。选手副本之间必须得你来我往才行,单方面碾压没什么看头。



    “额,给她加个减战力的debuff?”



    “不行,勇者游戏要的是公平,这样会违背勇者原则,我不同意。”



    “那怎么搞?”



    “这样吧,我们给支线二的玩家发个限时任务,在任务期间战斗力翻倍,核心点翻倍,任务内容让他们去狙击这个蓝星选手。”



    “我觉得可以,这样也不违背勇者的原则。”



    “附议。”



    “我也同意。”



    金发男人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可以。”



    “那就这样安排下去,快动起来!”



    最终副本里,选择了支线二的选手都接到了一个限时任务,看清楚任务内容后他们都非常惊讶,惊讶这个蓝星01究竟是谁啊?居然能让游戏单独发布一个狙击任务??



    他们得到了游戏提供的蓝星01在副本里的代号,查到了对方的事迹,才发现她竟然带着人灭掉了两个感染源!



    这他妈也太离谱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选手???



    怪不得要给他们发布狙击任务,不狙击他们还玩个蛋?她就算再厉害应该也扛不住那么多玩家吧?乱拳都还打死老师傅呢,更别提他们战斗力都翻倍了,这是什么概念?



    支线二玩家们纷纷聚集在一起,商量着该如何完成这个限时任务。



    有选手说:“想办法知道她下个地方去哪里,我们一起去把她给包了!”



    “不行,万一这次失败怎么办?到时候再想狙击她就很难了,我们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那你说该怎么办?”



    “去z区。”那人一脸阴险,压低声音说:“想办法让她们去z区,那里的东西最强,我们不仅可以把蓝星01给杀了,还能把跟着她的那群玩家一起拿下,核心点翻倍的机会就这一次,当然要好好利用起来!”



    “还得是你啊!”选手a啧啧称赞。



    选手b也竖起大拇指说:“牛啊兄弟,但我们该怎么把他们引去z区啊?z区都沦陷了,他们傻了才会去吧?”



    阴险选手哼了哼,嘴角邪魅上扬,“但如果z区发生□□,会影响到周围的区域呢?你说他们会不会过来解决呢?”



    “喔——”



    他们一定可以把那个蓝星01给嘎咯!



    -



    “……下个感染源暂时要往后排一排了。”李长铭拿着一沓资料快步走入房间,皱着眉头说:“上面来消息了,z区发生暴动,可能会影响到周围的区域,希望我们能先去一趟z区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隐患。”



    简冗同样皱起眉头,“z区会不会太危险了,整个区域全部沦陷,比起一般变异区更危险吧?”



    “对。”李长铭点点头,“不过高风险高收益,如果我们能成功解决z区,估计能直接暴富。”



    他们解决一个变异区,每个人最少都能捞到十万点核心值呢。



    这要是把z区里面的信徒变异信徒感染源什么的都给解决,怎么着也得有个百来万核心点打底吧?



    “嗯?好的呀,那就去z区。”端着甜品出来的姜昭正好听到暴富两个字,咬着甜点上的水果含糊不清地说。



    简冗提醒她:“会很危险。”



    “危险就跑。”姜昭眨眨眼睛,笑眯眯:“我跑得也很快。”



    “别太担心啦,我不会带你们去冒险的,我会对你们负责。”她的语气陡然认真起来,然后又恢复笑吟吟的模样,一双眼弯成月牙状,甜得不行。



    “我明白了。”简冗声音温和,“那就去问问其他人的想法,愿意去那就一起去。”



    确定去z区,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每个人都要把精神调到最好的状态。



    【安煜:你们要去z区?】



    姜昭手里的通讯器发出滴滴声响,打开一看,是安煜发来的消息。



    【昭:嗯呐。】



    等了好几分钟,对方才发过来一条消息:【……一定要小心。】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只说了一句要小心。



    姜昭盯着这句话看了两分钟,抬头找到简冗说:“再等等,我觉得我们人还不够多。”



    “?”简冗眼里带有疑惑,“还不够多?”



    姜昭点点头,“对,其他星球的选手,也都叫来,比如上个副本的芽芽星人。”她记不太清他们的星球名叫什么了,只记得头顶那一棵娇嫩的小芽芽。



    简冗挑了下眉,轻轻笑着回道:“行,我明白了,我跟李队长商量一下。”



    姜昭继续笑眯眯:“辛苦你们啦~”



    出发的时间继续往后拖延,简冗和李长铭商量着该如何发帖对暗号通知其他星球的选手,可能没那么快。姜昭倒也没闲着,趁着所有人都忙着思考联系其他选手时,一个人偷偷摸摸到z区逛了一圈。



    z区里已经没有了普通人的存在,外面太阳那样大,城市里却灰蒙蒙一片,像是在泥土里掩埋了许久,已经积攒上一层厚重的灰尘。



    姜昭喝了隐身药剂,站在z区最高建筑顶上,垂眸往下看。



    街道上空空荡荡半个人影都不曾出现,随着头顶太阳一点点没入地平线,天色逐渐被黑色侵占。空空如也的街道总算是有了动静,一个个身披黑色衣袍的‘人’排着队整齐划一从周围的建筑里缓慢走出。



    当初z区整个沦陷,里面的普通群众以及军队能力者都没来得及撤退,可以想象z区里的信徒是一个多少庞大的数字。



    姜昭眯了眯眼,看到这些黑袍人排列整齐地来到z区最大广场上。广场地上用鲜血绘画了一个巨大的诡异图案,看得出来这个图案存在了许久,血迹微微有些发黑,但有些地方的血迹看起来还很新鲜。



    她看着这些黑袍人围着图案做出一些很奇怪扭曲诡异的动作,紧接着有大概十几个黑袍人站在图案正中央,掏出刀子对准自己脖子干脆利落一抹。



    大量鲜血喷涌而出,顺着图案的轨迹蔓延。



    他们取下黑袍,苍白又扭曲的脸上勾出一抹疯狂至极的笑容。



    姜昭坐在天台边缘,晃着腿,嘴里咬着根蜜桃味儿的棒棒糖,看电影似的看着面前的场面。这些黑袍信徒们表情狂热地呼喊着什么,离得太远,她只能隐约听到几个字,猜倒是很好猜,无非就是在召唤不可名状罢了。



    她没动,想看看这群信徒是不是真的能把不可名状召唤出来。



    要是召唤出来了,她就跳下去把那玩意儿给解决掉,拿到五百万核心点溜之大吉,回头人都组织好了再重新过来刷小怪。



    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缓缓从地底传出,黑袍信徒脸上的表情愈发狂热起来,疯狂的眼神也更加虔诚。



    姜昭咬碎嘴里的棒棒糖,站起身,眯着眼往广场看去。



    不可名状并没有出现,只是有几道黑色的光芒从图案中往外射出,没入站在最前排的几个黑袍信徒体内。他们飘在了半空中,双手双脚摊开,气息逐渐上升变得强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