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之鱼 作品

第89章 89

    早在之前,梁今若就在思考给花园改名。

    她一开始想的是昭昭花园,学习一下莫奈花园,但怎么听都不太顺口。

    “你觉得怎么样?”梁今若问周疏行。

    周疏行没觉得这名字哪里不好:“你自己的花园,你想起什么都行,不起也行。”

    梁今若说:“跟你说等于白说,不知道为公主排忧解难。”

    周疏行正在浏览新闻,修长手指滑动,随口回道:“哪敢干涉公主的花园取名。”

    梁今若自动捕捉几个字:“公主的花园?”

    她搭上他的手臂,“不错,这个名字不错。”

    于是花园的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

    至于挂牌的字,是请书法大家写的,龙飞凤舞。

    各大地图app动作迅速,一看见酒庄换了牌子,就直接收录其中,只要有人打开地图,看见的也只是新名字。

    她没有公开说,别人也不知道。

    这就导致不怎么上网的一些人出去郊游时,看到地图上突然多出来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心生好奇。

    只不过他们骑行到花园外时,什么都看不到,因为山谷是在后面的,被房屋挡住。

    “这公主的花园,公主在哪儿?”

    “肯定就是个名字,现在哪有真公主。”

    “你们闻到花香了吗?”

    空气中从山谷那边飘出来的花香因为距离路边有些远,并不浓郁,但还是能闻出来的。

    有人上前敲门,女管家隔着可视电话询问:“有事吗?”

    一个女生问:“那个……我们看到地图上写这里是花园,请问可以进去看看吗?”

    女管家温柔笑道:“不好意思,这是私人花园。”

    私人花园?

    还真是“公主”的花园?

    这个酒庄当初占地面积极大,还有飞机跑道与停机坪,几人愣是费了半天劲,才终于在一个位置上看见了山谷一角。

    此时正值四月,漫山遍野的鲜花盛开。

    女生拍了个视频发到网上,有些不尽兴:“这才只是一个角落,不知道全部是什么样子的,还真是公主的花园……”

    视频很快就火了。

    【在哪儿?】

    【花海好好看,又是新打卡点!】

    【定位呢,我去看看!】

    【私人花园,没看到文案吗?】

    女生见点赞量都几十万了,连忙重新发了一条解释:“这是私人花园,我们是在外面拍的,还是不要随意打扰人家。”

    这种劝语对网友们来说没有任何用。

    第二天,就有不少人赶往视频拍摄地,毕竟网友们是很厉害的,没说明地点,也有人能扒出来。

    女管家一个也没放进去。

    大家站在路边看着对面的庄园,有人忽然出声:“你们觉没觉得这外面有点眼熟?”

    “我也想起来了,这不是小公主的度假酒庄吗?”

    “去年新闻上那个拍的图,和这个一模一样!”

    梁今若和周疏行去年时常来这里度假,早就不是秘密,媒体们都公布过酒庄清空当了度假山庄。

    粉丝笑死:“还真是公主的花记园。”

    比起这个,她们更惊叹的是——周疏行当初大张旗鼓,原来是为了给小公主做花园!

    这大手笔,她们都心动!

    -

    等梁今若知道的时候,#公主的花园#几个字都上了热搜。

    粉丝们纷纷表示这名字起得非常符合,一看就是她的花园,不过她们想看花园是什么样子的。

    临近四月,山谷里的花开了不少。

    梁今若和周疏行也再度出现在庄园里,不过这里的温度比市区要低上一两度。

    “他们都夸我起得好。”她自得。

    周疏行瞥了眼她得意洋洋的表情,“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名字好像是我起的。”

    梁今若才不理会:“你只是说了一句话,是我提炼出的。”

    周疏行习惯她的强词夺理。

    梁今若说:“他们都想看山谷里的花,你说我是拍照片,还是拍视频,还是直播?”

    周疏行不假思索:“照片。”

    这和梁今若的预计不一样,她提醒道:“照片多狭隘。”

    周疏行面无表情,“安全。”

    梁今若:“……”

    不就画室直播的时候出现事故了嘛,记到现在。

    直播花海能有什么危险。

    周疏行放下手中的书,定定看着坐在被子上的少女:“你愿意和别人分享这里?”

    “这有什么?”

    梁今若说:“反正她们又进不来,只能看照片过瘾。”

    周疏行若有所思。

    小时候的梁今若是比较不喜欢给别人看自己的东西的,护食很厉害,最多和他炫耀一下。

    他缓声:“让她们进来也不是不可以。”

    梁今若“啊”了一声,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进来干嘛,万一都是采花大盗怎么办?”

    周疏行难得被她逗笑。

    梁今若甚少看见他笑,盯着他看。

    男人的眉眼都覆上一层浅浅的温和,中和了冷峻的眉宇,更加让人移不开眼。

    “谁说让他们去采花了。”他说,“院子里的那条长廊,是用来看花的。”

    梁今若也时常坐在长廊上看山谷。

    人多容易混乱,她不同意:“没事让她们进来看花做什么,在我的照片里看看也差不多。”

    周疏行挑眉,“开画展就不算没事了。”

    梁今若:“诶?”

    她惊诧不已,面前的男人却神色淡定,嗓音清越:“你不是一直想开画展?”

    梁今若反问:“在这里开画展?”

    周疏行从容道:“长廊本就是为了画展做准备的。”

    梁今若恍然。

    难怪她当初刚进来时,女管家说另有安排,没在长廊上做多余的装饰——

    “你去年就这么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