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之鱼 作品

第88章 88

    心有明月昭昭。

    梁今若方才平稳下来的心又开始怦怦乱跳。

    这么会说!

    她不心动才怪!

    这男人现在说情话是一套一套的, 她怀疑他是偷偷装了本情话大全,随时以备不时之需。

    梁今若伸进他的口袋里。

    周疏行垂眸,“找什么?”

    “我看看你是不是装了小抄。”梁今若嘴里嘟囔着,面颊绯红, “怎么嘴巴那么会呢。”

    “满意么?”周疏行问。

    “勉强……”梁今若拖长调子, “达到本公主的要求了。”

    她越口是心非, 便越如此。

    三月初的夜风刮得如同初冬,周疏行也伸进口袋里, 攥住了她的小手,温暖隔绝。

    “达到就好,不要忘了你的东西。”

    梁今若嗔道:“我才不会忘。”

    自己的小名来源于明月昭昭, 别人很少知道, 也从来不会当真, 只是她从小到大都会以月为形象。

    就连画画的艺名也是如此。

    梁立身沈向欢以前为她定制的礼物也多是月亮, 京市许多人都以为是她喜欢月亮而已。

    周疏行若有所思,半晌开口:“昭昭,你对我说一句情话。”

    梁今若在口袋里勾了勾他的手, “你也想听啊?”

    周疏行神色淡然, “有什么我不可以的?”

    “你什么都可以,你上次还找我要项链,要句情话算什么。”梁今若在这方面记性特别好。

    周疏行不置可否。

    那条项链总共他就戴了一分钟不到。

    他难得主动说想听, 今晚又气氛正好,梁今若打算满足一下他的小愿望。

    她绞尽脑汁, 搜罗了一阵, 没想出来。

    周疏行没催她, 只是提醒道:“月亮都听见了。”

    这是上次梁今若拿来堵他的话。

    梁今若说:“就你记性好。”

    她忽然想起什么, 要抽回自己的手, 从口袋里,他的掌心里拿了出来,瞬间冰冷的空气覆盖住。

    梁今若翻到了自己之前的一条微博。

    因为许久没有更新,最近也只是公布了端午生产的消息,所以上一条微博很容易就看到。

    还是拍的周疏行的蓝钻小蝴蝶耳钉。

    梁今若掩住手机屏幕,“你不能看。”

    周疏行收回目光,“你刚刚又没说不能看。”

    梁今若敲了敲,随后按灭手机,昏暗路灯下星眸璀璨:“好了,情话写好了。”

    周疏行将信将疑,漫不经心:“写?”

    梁今若催促:“你去微博看。”

    周疏行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多花样,但习惯了她一件事弄成几件事的多余行为。

    他许久未上微博,私信空空荡荡。

    因为没开。

    周疏行毫无查看评论的想法,转至梁今若的微博,一分钟前她刚刚发了一条微博。

    他罕见的心跳一快。

    梁今若:【我爱你。@周疏行】

    他捏住手机的指尖一紧。

    再抬头时,梁今若已经离开了他的身边,俏生生记地站在不远处。

    “周疏行,我忘了还有前半句!”

    “明月为证。”

    她又道:“你不要太沉醉。”

    明月为证。

    我爱你。

    周疏行低头重新看了眼文字,熄灭手机。

    他的嗓音在空旷的环境下清越动听:“我沉醉在周太太的情话里,犯法么?”

    梁今若被他说得耳朵一热。

    “合法也合理。”

    男人从不远处被她落下的位置走近,再度将她微凉的手揣进口袋里,温声道:“回家了。”

    梁今若眨了眨眼。

    她抵抗不了。

    原来这男人听过情话这么温柔!

    明天她让闵优多找点情话大全,以备不时之需!

    -

    次日一早,梁今若睁开眼就摸到手机,给闵优发消息:【找几本情话的书。】

    闵优意会:【您放心!】

    梁今若清醒不少,退出去后又看到许乘月那一栏里无数个感叹号,迟疑地点开。

    许乘月:【昨晚上偷偷秀恩爱是不是太过分了!】

    许乘月:【过分!!!】

    许乘月:【除非你教我两句!】

    梁今若弯唇,【与生俱来,你学不会的,歇歇。】

    许乘月酸里酸气:【拉倒吧。】

    梁今若知道她说的是微博,昨晚发了之后也没上线看,现在一登录,差点卡顿。

    太多转评赞了。

    【把后面的@去掉,我就当是在对我说了。】

    【@周疏行有人抢你老婆情话!】

    【小公主恋爱后嘴巴这么甜,哎呀】

    【端午都生了,你什么时候生啊?】

    【我记得,两个月之前,你们也是这么说的,端午都怀孕了,什么时候怀孕哈哈哈哈!】

    【这么久不发微博,憋个大招!】

    【落日夫妇就是最甜的!嗑死我了!】

    热评第一还写着:【周总什么时候回?】

    梁今若回复她:【他偷偷和我说过了。】

    评论里楼中楼一片想要她公开周疏行说了什么的,梁今若一概不理,老公的情话当然要自己一个人听。

    而在中世总部,也一片热闹。

    员工们茶水间里不时地往上看,似乎能透过层层楼板,看到总裁办里的男人。

    真羡慕苏特助,可以时时看到。

    被众人羡慕的苏特助这会儿正在给梁今若的微博点赞,反正他是小号,也没人知道。

    那些塑料瓜哪有豪门真夫妻的恋爱日常甜。

    营销号比谁都会蹭热度,总结梁今若和周疏行的婚姻日历。

    文案也不知道是哪个先写出来的,最后全网都在用。

    【商场如战场,他是百战百胜的国王,在他的无边疆域里,她是唯一的公主。】

    评论里嗑疯了,现在狗仔都这么会了?这不是在抢她们cp粉饭碗吗?

    梁今若看到这条文案,也不由得惊诧。

    太会了,她要学习一下。这个营销号等找到了,她要打赏。

    周疏行他休想有第二个公主。

    除非是他们的女儿。

    -

    昨晚记那条微博是梁今若第一次直白地告诉所有人。

    也是她第一次直白地告诉周疏行。

    距离他们领证已经快一年时间了,梁今若却觉得他们好像刚刚结婚,一切都才开始的样子。

    别人想老夫老妻,她只想新婚燕尔。

    梁今若在床上翻了个圈,开心地发微信给周疏行:【耳钉忘了给你。】

    周蝴蝶:【你可以送到公司来。】

    这是暗示她去接他下班,一定是。

    上次就是这么干的。

    不过,梁今若也很心动,【等着。】

    去上班前,她去看了下端午和她的崽崽们,虽然才两三天,但小猫已经能看出来和之前大不一样,十分软萌。

    她到公司时,自己的办公桌上摆了足足十本关于情话的书,还有各种诗人的情诗集。

    梁今若翻了翻,感觉都是宝藏,告诉闵优:“我觉得,苏特助一定做不到。”

    闵优推着眼镜笑,谦虚道:“说不定苏特助会自己原创。”

    梁今若:“……”有可能。

    她怎么没想到。

    昨晚负责人那边报警,下午时分就给了回答:“警方说会调查,不过监控里显示,她确实没做什么。”

    梁今若嗯了声:“给个教训就行。”

    她猜梁清露也不敢做什么。

    至于她要说什么,梁今若都能猜到,无非是梁家的事,方家的事,恰好她一个都不想听。

    也别想从自己这边弄到钱。

    五点一到,梁今若便拎着包包,开着自己久违的少女粉超跑,张扬地往中世总部而去。

    来往目光无数,一直到大厦前。

    所有人都知道,周太太是来找周总的。

    苏特助亲自下来接,偷偷问:“太太,我能有幸知道昨晚老板说了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