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卯刀 作品

第636章 不说就剥了你的皮

    狗头的话让颜汐想到了什么,看似随意的问道,“如果要杀他,不能硬来,你有有把握的暗器或是毒药吗?我们今晚趁热打铁!”

    颜汐的话似是提醒了狗头。

    “暗器我有!”

    “既是如此,那择日不如撞日!”

    “我再想想。”

    狗头突然改变主意,颜汐一怔,却没发脾气,而是朝狗头伸出手。

    “既是要考虑,银票先还我。日后我还给你这个价!”

    眼见到手的银票就要飞走了,狗头心痒难耐,又很不舍。

    他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多银票,这是他最好的一次机会。

    错过了,或许就再也没有了!

    都说富贵险中求!他狗头隐藏实力等了这么久,不就在等一个上位的机会吗?

    就在银票即将回到颜汐手里时,狗头猛地将银票拿回去,揣入自己口袋里。

    “我可以答应你杀了黑山鬼!不过你要跟我一起!你来做个掩护!我好趁其不备下手!”

    狗头这是摆明了要拉上颜汐一起。#@&

    “你有几成把握?我可不想也被黑山鬼当成嫌疑人!你知道的,他是个疯子。”

    颜汐的顾虑反倒让狗头更加下定决心。

    起码她也不想死!那就证明她不是单纯的试探自己。

    “暗器毒药我都有!趁着他今晚喝醉了,你去找他谈事,我趁机带着酒过去让他喝下去,如果他不喝,我还有暗器!

    今晚是初一十五,我知道每到这天山猫都不在黑山鬼身边,我们杀了黑山鬼可以嫁祸给独眼!他之前因为黑山鬼否了他的计划而怀恨在心!%&(&

    他平时又总给人城府深的感觉,嫁祸给他,一定没问题!”

    狗头此时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成为上位者了。

    只差最后一击!

    颜汐不着急让他现在拿出暗器,狗头此人能隐藏这么久,是不会轻易暴露最后一张底牌的。

    一定要等到一个恰当的时机。

    ……

    入夜,颜汐先去了找了黑山鬼,狗头随后赶来,手里还拿着一壶酒。

    才将打开酒壶,酒香味就飘满了整个院子,黑山鬼酒醒了一些,不过走路还是晃晃悠悠的。

    “来来来!满上!”

    “幸亏山猫走了,不然他留下又要啰嗦!说什么酒喝多了伤身体!伤什么身体?老子不知道多强壮!就他每天罗里吧嗦的!”

    黑山鬼嫌山猫啰嗦管着他是整个黑山楼都知道的,狗头也没怀疑,倒上酒就坐下了。

    颜汐坐在狗头边上,三个人面前都有一碗酒。

    “咱们来划拳如何?输的喝酒!”

    黑山鬼似是来了兴致,竟要划拳,狗头脸色一变。

    划拳是黑山鬼的强项,整个黑山楼没人是他对手!

    一旦输了就要喝酒,他和谷清是不能喝的!这第一杯必须让黑山鬼喝。

    颜汐故意一脸为难。

    “我不会划拳,不如二位来吧。”

    颜汐巧妙的将自己摘了出来,故意留下狗头面对黑山鬼。

    黑山鬼一副来了兴致的样子,拉着狗头就要划拳,就在这时,狗头一直放在下面的那只手蠢蠢欲动。

    颜汐装没看见,黑山鬼也一副醉眼朦胧的样子,就在狗头即将发出暗器时,一旁的古春一脚踢翻了桌子,下一刻就将狗头摁在了地上。

    狗头袖子里的暗器一触即发。

    黑山鬼也一改之前醉醺醺的样子,眼睛比狼还亮,闪着幽绿的光。

    狗头整张脸都被古春摁在地上,灰头土脸的,那双充满算计的眸子此时尽是愤怒和不甘恨意。

    “你们合起伙来算计我?!”

    狗头咬牙开口,可惜现在的他已经不能像之前那样,咬住一个人就不松口!直到把对方活活咬死。

    “狗头,之前的暗器是你放的?”

    黑山鬼耐不住性子,一脚踩在狗头脸上,恶狠狠道。

    狗头表情一怔,“什么之前?”

    颜汐此时也俯下身查看狗头手里的暗器,与之前杀死段家人的不同。

    “不是他。”

    颜汐摇摇头。

    显然,他们盯错人了。

    “什么?”

    黑山鬼眼睛一瞪。

    “那也只能证明这次暗器跟上次不一样!他是真的想杀老子!给点银子就能收买了,上次也肯定是他!而且他上次的不在场证据是假的!”

    黑山鬼只想快点了结这件事!一解他心头之恨!

    狗头知道自己栽了,却是一千一万个不服!

    “鬼哥!是这个谷清想杀你!我是假装跟他合作想看看他到底耍什么花招!他想吞了我们所有楼!鬼哥,我是在帮你!他给我的银子我都没动!我全都给你!你相信我!”

    狗头此时挤着眼睛一副委屈无辜的模样。

    当他看到颜汐和黑山鬼相视一眼表情了然时,心下轰的一下。

    “狗头,我们试探的就是你!你就别想着挣扎了!”

    颜汐摆摆手,低头摆弄狗头掉出来的暗器。

    这暗器可比之前发现的那些粗糙多了。

    热衷使用暗器的人只会将暗器更加精进,是不能允许暗器倒退粗糙的。

    “黑山鬼,上次应该不是他!”

    颜汐的话黑山鬼现在听不进去,他抬脚狠狠踹在狗头脸上,身上。

    “说!上次在段家是不是你?!是不是!”

    黑山鬼激动的喊着,狗头疼的表情扭曲。

    “不是我……不是我啊……鬼哥,上次真的不是我……”

    “那为什么你说你去了银娘子的地方找姑娘,但我查过,你说的那个姑娘那天来了葵水,只是收了你的好处替你掩盖罢了!你到底去哪儿了!”

    黑山鬼的问题让狗头脸色愈发苍白,明显心虚的样子。

    “不说是不是?好!我就剥了你的皮,我看你还说不说!”

    黑山鬼说到做到,更何况他本就是疯狂暴躁的性子,此时找了刀就要亲自上手,狗头知道黑山鬼能折磨的他生不如死,他当即疯狂摇头求饶。

    “不要!鬼哥!”

    “我说!我是接了一批私活……那活本来是给黑山楼的,我安排其他人以另外的名义接了,然后再找人假扮买家从黑山楼买了货后高价卖出去!我承认我中饱私囊了……那天晚上我就是乔装去交易的……鬼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