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间不界 作品

第34章 第 34 章

    阿坤、阿彬瞬间转换了撒娇目标,抱着齐诺的两只胳膊不撒手:“那我们和你一起!我要巧克力味的冰淇淋。”“我要香芋味的。”

    齐诺:“???”

    “杨梦和南风,我和却戎,剩下的……”解雁行看向邹青,“你要跟我们哪一队?”

    邹青理所当然先看向了自己熟悉的杨梦,杨梦挽着南风的胳膊,不肯对上他的目光,掩在腰侧的手疯狂摆动,示意他快滚。邹青只好又将视线投向新认识的朋友身上,解雁行微微笑着,而站在他身后的银发雌虫表情却是凶神恶煞,配上那只一看就很有故事的雾白色眼瞳,邹青飞快地站到了杨梦身侧:“我和梦梦一组。”

    *

    空轨上的与其说是辆车,不如说是颗透明的圆球,轻盈地在轨道上旋转行驶,里面的座位始终保持平稳,游客坐在里面可以俯视整个蓝鲸谷的全貌。

    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所游乐园的话,那就是“大”,大得离谱,除了典型的主题游乐公园,这里还有第三星球上数一数二的动物园,以及水上乐园,不过因为是冬季,体弱多病的解雁行首先就把这片区域给排除了。

    杨梦本来有一肚子的注意事项要提醒跟团游的数位,比如怎么排队最快,怎么买东西最便宜,怎样的游览路线可以看到最多表演云云,但这一切都被解雁行的黑卡杀得措手不及,她站在轨道入口处欲言又止许久,最后无奈道:“我好像有什么提示没说,但又好像没什么可提醒的了?……原来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吗,扫平所有障碍,我还是挣得太少了!”

    双胞胎羞赧地在旁发誓:“雄主,我们回去之后一定会认真工作的!”

    坐上了车,解雁行问却戎:“你之前来过这里吗?”

    “没有。”却戎说,“它开得太晚了,不然哥哥们一定会带我来的。”

    自从坦诚兄长们的事情之后,却戎提及哥哥的次数明显增多,可以看出他一直以两名哥哥为豪。

    当初解雁行在慈善拍卖会上说的那段话实在含蓄,如果直白摊开了讲,其实就是三个字:杀得好。就在别虫都还纠结于却戎到底有没有渎职,就连齐诺都把问题放在查什是否认罪的时候,解雁行的态度就已经很明确了——这些都不重要,查什就该死。

    这简直令却戎的心理防线刹那间溃不成军。

    “就你有哥哥?”解雁行笑着看向窗外,“它要是再开早一点,我哥也会带我来的。”

    却戎抬头看他一眼,金色瞳孔像最璀璨的那抹光,倏然也笑了:“可我有两个哥哥,我能来两次。”

    “……你幼不幼稚。”

    话音未落,却戎就把送的纪念品头箍往解雁行头上一戴,是一对黑色的蜜蜂触角,言语之外还要用行动来双重证明他确实幼稚。

    空轨球运行到中途,一道甜美的语音忽然在高处响起:“游客您好,请选择此次路线的终点:一为东北门,此处是开启主题游乐园之行的最佳起点处;二为西门,这道门适合想要去和动物们近距离接触的旅客;三为南门,这里更靠近水上乐园和美食中心。请在十秒内做出语音选择。”

    “这下我知道杨梦忘了提醒什么了……”解雁行说,“没有说到哪里集合。”

    “……”却戎不知道该评价什么,“你决定去哪里吧。”

    “东北门。”解雁行没有犹豫,“先去游乐园,下去再去动物园,我要弥补我缺失的童年。”

    却戎默默咽下‘我觉得你逛不动’这句话,看着解雁行拨通杨梦的通讯,跟对方说自己选择了东北门,下一秒杨梦就惨叫一声:“天啊,我们选了南门!你们不是说要去吃冰淇淋的吗?”

    邹青嫌弃地摇摇头:“还说什么你来规划,我们当白痴就好,到底谁是白痴?”

    这边通话还没结束,那边齐诺又插了个悬浮屏出来,双胞胎满脸震惊道:“我们选了西门,冰淇淋四处都有的卖,而且雄主昨晚不是说要去看园里新出生的一只白虎宝宝?!”

    所有人虫:“……”

    “那就先各玩各的吧。”邹青无所谓地摆摆手,“午饭再聚。”

    “可以。”解雁行关闭了通讯。

    “诶?!”齐诺茫然望着爽快掐断的对话屏,再看向身边闹腾的阿彬和阿坤,突然察觉自己是不是被坑了……

    没了导游,解雁行下了车直奔地图点,拿终端拷贝了一份,边走边看。他的身体经过修复舱治疗后越发结实,除了还有些怕冷体温偏低之外,已经无限趋近于寻常人,所以他决定先玩个稳妥的,如果感觉良好的话直接去玩点刺激的。

    却戎双手插在裤口袋里,目光扫过所有设施名称,欠揍地问:“这里有什么称得上刺激的项目?”

    之后的两个小时,为了保持他高端、冷酷、开战舰如喝水的前少将虫设,却戎不管乘坐什么项目都冷着一张脸,神色沉稳泰然,时不时还讲述几句他当年在战场上遭遇敌袭和意外,险象环生,又如何凭借智慧和过虫的身手逃出的英雌往事。

    解雁行敷衍地附和着,把他按上了过山车的座位,并放下保险杠。解雁行倒是没什么偶像包袱,该叫就叫,该笑就笑,两人坐在一起画风迥异的画面还被自动拍摄的飞行摄像头捕捉下来,工作员工递过来的时候解雁行看着照片内容,倚着墙差点没笑背过去。

    照片中,解雁行顶着蜜蜂触角笑得灿烂,却戎戴着两根棕色长须面无表情,因为处在过山车下行的过程中,他们的头发都全部朝后乱飞,画面十分美妙。

    “那只虫明显想借着送照片的机会和你搭讪的。”却戎仰头喝下了半瓶水,神情淡淡,发箍上的须须随着他的摇摇晃晃,被他一把捋下不肯再戴。“结果被你神经病一般的狂笑吓跑了。”

    解雁行又对着照片笑了半晌,将其递给却戎:“给你了,留作个纪念吧。”

    “……纪念什么,纪念你形象崩坏的傻笑?”却戎面露嫌弃,哼哼歪歪地把照片放进外套口袋里。

    到了中午时间,分散玩乐的虫子们终于重新汇聚在一起,共进午餐。不知在水上乐园里发生了什么好事,杨梦心情明媚地牵着南风的手,撒娇说想要十二款盲盒中粉色的那只小猪,本来是桩雄情雌意的美事,但谁也没想到南风手气能那么黑,等解雁行和却戎溜溜达达走过来的时候,南风已经抽了九只盲盒,愣是没抽到杨梦想要的那款。

    杨梦也逐渐从少女怀春的模样变成了冷酷的雄主,把南风推搡到一边:“你个非洲虫,浪费我的血汗钱。解雁行,快,你来抽抽看!”

    “什么是飞舟虫?”南风疑惑地捧着九只盒子站到旁边,邹青调侃道:“意思就是你受到了非常的诅咒,盲盒永远抽不到想要的那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