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埋雪里 作品

第31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从警察厅出来,御寒就把封景予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事后他也没有去打听过封景予到底在局子里蹲了多久,毕竟在他的眼里,主角攻远没有比他的工作更重要。

    现如今盛景的经销商渠道已经大部分进行回收,新项目有了颜淮白的一大笔投资,改造酒庄的工作不日也即将竣工,御寒最近在寻找合适的广告公司,为后期的宣传做准备。

    虽然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观念在某些时候依旧适用,但御寒自从发现那条新闻的影响力之大,足够让林羽城和林家这种货色从天堂跌入地狱之后,他就知道也不能忽视宣传的重要性。

    他要想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这点就至关重要。

    因此他近期已经会见了不下五家广告公司的负责人,势必要筛选出贴合他们公司理念的合作对象。

    但御寒一心扑在工作上,却忽视了民众对于八卦的热爱,他在这里公司里忙的热火朝天,不去关注除工作以外的事情,还是有人会把封景予的消息往他的耳朵里送。

    御寒这天刚到公司,付闲就神神秘秘地凑上来。

    “御总,你听说了吗?前不久晨曦酒店举办的商会交流会,警察来把他们的副会长带走了。”付闲又解释道:“御总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副会长是封家的儿子,最近风头挺猛的。”

    付闲会关注到封景予,也是因为封景予从一开始就一直被视为能和谢司行相抗争的对象,而他身为谢司行的朋友,也自然而然就对封景予多了几分关注。

    “这件事传的这么快?”御寒皱了下眉,也挺诧异的。

    封景予可是封氏企业的接班人,按理来说以封家的势力应该不会让这种有损企业颜面的事情传播出去。

    但既然付闲都知道了,那就说明这事儿传播的范围可能还不小。

    是有人故意散播?难不成是封景予的仇家?

    御寒不禁用更加复杂的观念去思考,但付闲一句话就把他从腥风血雨的商战里给拉了回来。

    “是那位封少爷自己说出去的。”

    御寒:“……哦。”

    真是错怪封景予的仇家了。

    大概是封景予这人一心认定自己没有错,所以也不怕把这件事往外说。

    御寒可有可无地点点头:“然后呢?”

    付闲压低了声音道:“据说被带走的原因是因为非法拘禁公民,那位封少爷养了只金丝雀,天天把人关在家里,好不容易带出去一趟,那个金丝雀想跑,但封少爷不让,是一位热心市民帮忙报的警。”

    御寒意味深长道:“哦,热心市民啊。”

    估计是警方为了保护他这个报警人的隐私,才没有透露他的真实身份。

    “是啊,本来封家都封锁消息了,但那位封少爷从局子里出来后,就大张旗鼓地寻找那个热心市民,听说放话了,一定要让这个人付出代价。”

    付闲啧啧称奇:“你说这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都二十一世纪了,还玩养金丝雀这一套,就这还企业接班人呢。”

    御寒对付闲这句话深以为然。

    他也是这么觉得的,都二十一世纪了,先搞事业再搞爱,情人全往一边踹的道理,也早就应该明白了。

    但御寒没想到,封景予居然还放话要让自己付出代价。

    他想,那天的那一脚,踹的还是不够狠。

    付闲聊完了八卦,又说起另外一件事:“对了御总,陈立琼老先生邀请您过两天去聚一聚。”

    自上次生日宴会上的一别之后,陈立琼老先生就对御寒青睐有加,这几天已经邀请了他很多次,只是御寒工作太忙,才一直没有应邀。

    御寒想了下,过两天确实有空,就让付闲回复陈老,到时候一定会过去。

    陈立琼老先生这种商界大佬,和他交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御寒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一结束完工作,就让司机驱车前往目的地。

    陈立琼老先生年纪大了后便慢慢地退居幕后,这些年来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了信任的下属处理,自己则专心吃喝玩乐,还发掘了很多兴趣爱好,收集古董就是其中之一。

    那天他和御寒闲聊,得知御寒对古董也颇有研究,所以才这么热情地邀请御寒参加古董鉴赏会。

    等御寒一到,被人领进去之后才发现,陈立琼原来不止邀请了他,还有很多喜欢鉴赏古董的同好。

    他们有些可能在上次的宴会上见过御寒,但大部分人都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感到惊奇和陌生。

    原因也很简单,古董这种东西年轻人就没几个喜欢的,在鉴赏会上突然出现一个年轻的面孔,会觉得吃惊也正常。

    但更让他们吃惊的,是陈立琼对御寒的热情。

    陈立琼一看到御寒就迎了上来,笑着问:“总算等到你了,御总怎么来的这么晚?”

    “路上堵车了。”御寒笑了笑:“我应该没有耽误太久吧?”

    “没有,时间刚刚好,正准备开始。”陈立琼笑呵呵地说完,便把御寒领到了自己的身边坐着。

    有人道:“陈老先生不够义气,怎么没和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小友?”

    “这不就正准备介绍了?”陈立琼正色道:“这位是盛景酒庄的御寒,我新认识的小朋友。”

    听到陈立琼的介绍,有些人恍然大悟。

    御寒这个名字,近期可没少出现在他们耳边。

    光是在陈立琼老先生的宴会上,御寒的出现和行为就足够他们眼前一亮,更别提后来那条有关林家真假少爷的新闻,更是让他们彻底记住了这个名字。

    与林家划清界限,从被欺辱轻视的小少爷林寒,再到现在漂亮反击的御寒,还有谁会不知道他?

    和看热闹的网友们不同,他们都是老狐狸,都能够看出来这个御寒并不简单,若真像那条新闻中说的那样柔弱,根本不能反击得这么利落。

    如果要从根本上毁灭一个人,有时候适当的忍耐,反而能创造契机。

    他们一致认为御寒在林家的那段经历并不是真弱,而是一种蛰伏的手段,一种让对方掉以轻心,然后一举反杀的手段。

    而且据说御寒最近还拿到了两笔投资,正准备搞一波大的,倒是令人非常期待。

    面对这些打量观察的目光,御寒早就已经免疫到可以无视的地步,更何况他今天只是为了陪伴陈老,并不是来展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