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追妻

    傅新词越看纪眠越不顺眼,并且不想跟他说话,把小孩赶跑后,埋着头更加用力地刷那双浅色运动鞋。

    过程中,男人周身散发出强烈的不可忽视的郁闷气息。

    傅新词长这么大,也不过才领悟到“想追一个人不能只把人往床上带”、“爱情不止是情|欲,比想象更复杂”这一层。

    结果纪眠直接给他来了个百花齐放,细数一百种追妻方式。

    “搞什么……”

    傅新词皱起眉,一边用力刷着运动鞋,一边不爽地轻声嘀咕。

    “小屁孩一个……是不是教我做事?”

    接着,动作蓦然一顿。

    傅新词若有所思片刻,放下手中的活,甩甩指尖的水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打开备忘录。

    一条一条打字记录:

    【真心夸奖他。】

    【爱护他。】

    【帮他提东西。】

    【认真听他说话。】

    【在他害怕的时候,告诉说别怕,有我在。】

    【……】

    纪眠手上甩着一根狗尾巴草,垂头丧气地跨入厨房,走到灶台边的小马甲上坐下,长长叹气一声。

    沈意正站在大锅旁炒菜,道:“怎么了?”

    纪眠双手支着脸颊,嘟着小肉嘴,道:“傅叔叔好像不喜欢懂太多的小孩耶。”

    沈意迷惑了一下,直觉道:“他欺负你了?”

    “没有,但是我看他那个样子……”纪眠琢磨了一下,心思剔透,“好像是我伤害到了他。”

    “?”

    纪眠一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小声咕哝:“我还挺过意不去的呢……原来小孩懂太多也是一种错。”

    沈意搞不明白这一大一小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忙着炒菜,没空,也就不管了。

    沈意炒了三菜一汤,端上桌后,叫傅新词和橙汁儿来吃饭。

    沈意做的虽然都是家常菜,但是独有自己的特色和风味,即便只是青椒炒土豆丝,口感层次也十分细腻,很合傅新词和小孩子们的胃口。

    开饭没多久。

    傅新词正端着碗吃饭,犹豫片刻,撩起眼皮看向沈意,又垂下。

    “挺好吃的。”

    虽说声音平淡,但若是细听,能从其中听出一丝生硬和不自然。

    显然不常夸人。

    连用词都这么含蓄和平平无奇。

    但沈意还是有些惊到,执筷子的手一顿,抬头看一眼傅新词。

    以前他也做饭给傅新词吃,傅新词会吃完,能让人感受到他不排斥,但傅新词从没把“好吃”挂上过嘴边。

    不排斥和好吃,对做饭的人来说,差别还是很大的。

    沈意低垂下长睫,脸上微微发起热。

    他无意识挑了下碗里的青菜,声音很轻:“那你多吃点……”

    那清润的嗓音如玉珠在弦上滚,令有心人的耳根都酥了一下。

    傅新词轻舔一下唇,漆黑眼底很明显地浮现笑意。

    就在两个大人这边春风萦绕时,桌子对面突然传来“哇~”的一声。

    尾调拖得又长又婉转。

    傅新词顺着声音抬头看去。

    就见纪眠不可思议地张大眼睛,水润黑眸亮闪闪地望着旁边的橙汁儿,表情极具戏剧性的夸张。

    “妹妹,你太棒了!吃了这么大一口饭呀!”

    橙汁儿嘴里塞着满满的饭,被夸奖了,笑眼弯弯地点点头。

    无论是纪眠充满感情的声音,还是那生动的小表情,都让傅新词不自觉轻眯一下眼。

    结果纪眠还没完。

    他又抬起带着肉窝的小手,爱惜地摸了摸橙汁儿的头发丝,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都是专注。

    “妹妹多吃点,你长得真可爱,每次看到你的眼睛,我都好像看到了天上的星星,我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好看的一双眼睛。”

    啧。

    傅新词皱起眉,毫不掩饰地拿筷子戳了下碗底,突然烦躁。

    “食不语,寝不言,别搞了啊。”

    小孩闻言,扭头看向桌子对面,却直直对上男人阴翳的眼眸。

    纪眠瞬间脖子一缩,老老实实趴下来吃饭。

    小卷毛用手指捻起嘴角饭粒塞进嘴里,时不时打量一眼傅新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感觉自己无意间好像再次伤害到了傅叔叔。

    纪眠垂下浓密纤长的眼睫毛。

    哎……

    小朋友真难。

    小朋友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

    吃过饭后,沈意在厅堂里帮两个孩子穿外套,收拾材料和画好的纸张。

    傅新词站在外面台阶上,双手抄着兜,望着黑夜,背影静默。

    刚才在饭桌上,纪眠给傅新词上演了教科书级别的夸人方式。

    俗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好像看到了天上的星星”的对比下,那句“挺好吃的”简直就像敷衍。

    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关键纪眠夸人时情绪饱满,眼睛发亮,丝毫不让人怀疑他的真诚。

    就连在柏林拿过银熊奖的傅影帝,也觉得做不到那个程度。

    即便强大自信如傅新词,此时也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为什么说不出“好像看到了天上的星星”这样好听的句子?

    傅新词咬了咬下唇,再次掏出手机,低头打开备忘录。

    【每次看到你的眼睛,我都好像看到了天上的星星,我不敢相信世界上……】

    时间过了晚上八点,“一家四口”打着手电,走在前往集市的路上。

    集市里,灯火明亮,因为今晚村寨放孔明灯,所以大人小孩们都出来玩,街道上热闹非凡。

    余锦白抱着材料抵达集合点时,周星尧、马小聪以及梁氏父子已经到了。

    他们站在长桌后面,正在摊开自己的画作,为一会儿的评比做准备。

    余锦白怀着随便看看的心态走过去。

    梁氏父子百分百地模仿工笔画,只是画技不足,整体看上去别扭又生硬,但看得出很用心了。

    余锦白知道这副肯定比不过自己手上的画作,摇摇头,没放心上,接着又走向周星尧和马小聪。

    结果这一看,难掩讶然,周星尧他们画出来的东西大大出乎余锦白的意料。

    画功自然是没什么水平,线条都是颤的,但是艺术表现力很强,把原来写实的工笔画改成了卡通的形象,如果忽略那些线条上的缺陷,整幅图充满了盎然的童趣,风格看上去非常舒适。

    余锦白不藏着自己的惊艳,道:

    “你们这个也太让人耳目一新了吧,看看这个兔子,栩栩如生,真不错呢。”

    周星尧挠挠头:“这兔子是小聪画的。”

    余锦白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马小聪是力刚集团的小太子,想来学画画都是找最好的老师,画出来的东西自然不像大多数孩子那样稚嫩。

    余锦白看向马小聪,露出喜爱之色,夸赞道:“小聪真是太厉害了,这兔子设计得太巧妙了,一会儿你也得教教我怎么画。”

    马小聪腼腆得脸红,小声道:“这个其实是……”

    就在这个时候。

    沈意和傅新词各自牵着小孩走来。

    余锦白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拎起周星尧和马小聪的画作,叫住途径的沈意,向他展示。

    “沈老师,你看看这个,是不是比写实的工笔画好太多了?”

    沈意朝那副画看了眼,神色如常。

    在他看来,工笔画有工笔画的好,周星尧和马小聪的这幅画经他重新设计后,自然也好,亲切可爱许多,但把两者拿出来做比较显然没有必要。

    “只能说这副更适合孩子们稚嫩的笔触。”

    余锦白没得到沈意惊讶的反应,而且沈意似乎并没有认同画作的优点,他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

    好像他余锦白多没见过世面似的,又好像沈意自己画得有多好似的。

    确实,沈意有基础,想来这一下午一定是把图片临摹得还原度很高,所以才能这么淡然,还看不上别人的。

    余锦白笑了一下,道:“我觉得能改成卡通画,这个创意就非常了不得了,更别说这些景物和动物都设计得这么活泼生动。”

    “沈老师,我知道你是专业学美术的,你临摹起工笔画来肯定不成问题,应该也比我们画得都好,但周星尧和马小聪这种大胆的改编,并不是人人都能想得到的,是需要想象力的,你的审美也不必那么教条化,承认别人的优点也没这么难吧?”

    “?”

    沈意一时间竟不知道余锦白这时讽他还是夸他,关键他也没说这幅画不好,因此还有些没转过弯来,不知怎么接话。

    周星尧在一旁扯了扯余锦白的衣袖,面露尴尬:“哥,这幅画就是沈意……”

    “你也不必谦虚。”余锦白转头看向他,“这幅画就是沈意来画,也未必能比你们画得好,重要的是创意,我就非常喜欢你们这样的作品,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除了余锦白的粉丝,观众们都给看笑了。

    【余锦白是不是还不知道周星尧他们的画就是沈意设计出来的?这一边对着沈老师的设计图猛夸,一边又说沈老师未必能画出来的样子,怎么给我整不会了呢?】

    【周星尧的这副画,不知道有没有模仿出沈老师百分之一的水平,这就把余锦白给拿下了,那等到一会儿余锦白看了沈老师的画,岂不是要跪地膜拜了?】

    【这么多期看下来,余锦白硬生生把自己从一个靠脸吃饭的流量明星,活成了我的快乐源泉,我真的一天不看他作妖,浑身就难受。】

    【终于知道为什么余锦白火不起来了,看了综艺才明白,智商盆地,无人能救。[抱拳]】

    总导演见人都到齐了,提起喇叭,打断众人的交谈。

    “好了,大家各就各位,现在就让我们来评一评,选一选,谁的作品最受欢迎。”

    五组嘉宾在桌子后面站好。

    前方,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二十来个少数民族装束的小孩被领到了广场前。

    想来他们就是这次的评委。

    前面梁氏父子,周星尧和马小聪,他们两组依次展开画卷后,总导演都给出了不同程度的夸赞。

    尤其是看到周星尧和马小聪的卡通画时,小评委们都交头接耳,看得出很感兴趣。

    接着便是余锦白展示。

    余锦白这副是摆摊老先生给画的,他很相信老先生的技术和水平,所以摊开画卷前,有些骄傲,期待着能收获大家的好评和掌声。

    他有自信这副不仅能压过沈意的风头,还能收获全场最佳,到时候被官网展示出去,一定备显面子。

    在余锦白看来,是不是自己画的不重要,在娱乐圈有太多弄虚作假了,他只要赢得漂亮。

    果不其然,小评委们一看到余锦白的那副建筑风景图,都发出“哇~”的一声惊叹。

    画面上村寨房屋的线条繁多,但一笔一划都非常清晰,加入了作画者艺术的美化后,完全可以挂出去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