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日绯 作品

第29章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周敬把奎牛筋交给鲁娘子,又把航海图交给戴传。

    办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后,周敬以为可以清闲一阵,拿着系统的奖励‘玄冰针’去找叶大夫。

    谁知还没到保济堂,马车就被堵在街口,周敬还以为有人在保济堂闹事,谁知李寿问过后才知,原来这些堵在街口的人和车马都是来找叶大夫看病的。

    自从上回保济堂和老医馆打了擂台之后,就有很多人慕名而来。

    周敬将头探出车窗看了看,让李寿把装有玄冰针的木盒拿去交给叶大夫,自己回府去了。

    经过门房,老刘唤住他:

    “王爷,京里来信使了。”

    信使?

    周敬发愣的时候,一个背后插旗的官差走上前来见礼:

    “参见岭南王。”

    周敬回神:“免礼。你是来……送信的?”

    “是。”那插旗官差从随身竹筒中取出一封卷起的书信,双手托着献给周敬。

    周敬伸手接过,见信封是明黄色的,便知这信的来处是宫中。

    当场打开看了起来,信的内容让周敬眉峰微蹙,神色渐趋凝重,片刻后,他把信收回信封,对周围吩咐:

    “老刘派人去把王妃请回来。张顺让厨房去准备酒菜,招待一下这位小兄弟,跋山涉水辛苦了。”

    老刘和张顺领命,信使也躬身谢过。

    说完这些,周敬便抬腿进府,沉着又冷静。

    他径直回到房间,把房门关上后,周敬顿时后背一松,小脸一垮,对着空气拳打脚踢好一阵才歇。

    气呼呼的把信掏出来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直接摔在地上。

    神马玩意儿!

    齐毓被门房老刘急匆匆的叫了回来,路上听说是京里来了信使,到主院一看房门关着,便屏退左右,独自推门进房。

    门一打开就看见地上赫然躺着一只明黄色的信封,还有散落在旁的信纸,周敬则死尸一般躺在罗汉床上,用毛毯一角盖住脸,一副拒绝和外界沟通的样子。

    齐毓上前把信封和信纸捡起来,在圆桌旁坐下,一边看一边倒茶喝。

    周敬听见开门关门声,知道齐老师回来了,也不动弹,就等着看齐老师的反应,谁知他等了半天齐老师那边都悄无声息,最后还是他自己沉不住气,把盖在脸上的毛毯一角掀开,定定看着房梁发呆。

    “陛下三月的生辰,那我们要尽快出发了。”齐毓说。

    明黄信封中装的是一道宣召回京的指令,而让他们回京的原因就是陛下三月生辰,特召岭南王和王妃回京贺寿。

    周敬猛地坐起,气道:

    “不是说好了再不回京吗?他们怎么说话不算话?”

    藩王离京若无宣召,此生再不得踏入京城半步,说是没有诏书,连他亲爹死了都不能回去奔丧,这是他们自己规定的,这才过了一年,有意思吗?

    齐毓心中虽也有不满,但还算淡定,她把诏令塞回明黄信封,猜道:

    “估计是你那几台机关扇闹的。”

    “是吗?”周敬有点怀疑。

    “肯定是。”齐毓说。

    “……”

    周敬懊恼的掩面哀嚎:“哎呀,早知道我就不给他!”

    当初他送机关扇回京,就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蹭个皇帝的流量,让他做个免费广告。

    现在好了,机关扇是火了,也把他们给坑进去了。

    “诏令下都下了,不回不行。所幸只说是回京贺寿,等寿辰过了还能回来。”齐毓劝道。

    周敬仍觉不快:

    “一来一去,光在路上就要大半年。折腾死了。”

    齐毓也觉得时间太长,可也没别的办法,毕竟诏令都下了,不去等同抗旨。

    封建社会,可不敢挑战皇权。

    **

    岭南王夫妇要回京恭贺圣诞,因路途遥远,这几日便要动身。

    “下个月就过年,估计年前是赶不到京城了。”张顺在院里盘点要带上路的东西,跟一旁李寿感慨。

    想起他们去年来岭南,就是在路上过的年,不过王爷王妃待下人客气的很,在兖州城直接包了个客栈,让随行的人全都吃了顿热乎的年夜饭,睡了个安稳的觉,在客栈修整了几日,过了初五才出发的。

    那个时候张顺和李寿就知道他们从宫里出来是对了,王爷王妃都是难得的好主子。

    “得多备几条棉絮,把王爷王妃马车里的软铺再垫垫厚,去年从京城来岭南是越走越暖和,今年估计相反。”李寿从旁提醒。

    两人一边商量一边打点回京事宜。

    孔大人得知岭南王夫妇要回京的消息,特地前来送别,周敬托他照看岭南王府和在府文书院读书的童大佬。

    “王爷放心。您即便不交代,下官也会照顾好童小友的。”孔大人一口应下。

    当初童喜耕进府文书院,算是周敬和孔大人一起送进去的,原以为就是个普通孩子,没想到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一年不到就中了童生头名,这样一个读书的好苗子,将来必定前程似锦,孔大人当然要多多关注爱护了。

    有他这句话,周敬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