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34章 崩文034%

    不再是如神农谷般简单的寻人,即将发生的大事是由昭圣宫的清霁道君掀起,波及至整个修真界,可谓危险重重九死一生。

    记录全文走向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林飒飒发现此事件还直接影响了男女主以及男配的人生轨迹,甚至间接为林飒飒本人的死亡做了铺垫。

    这可真是了不得了。

    原本中并未直言此事件是在何时发生,林飒飒只能根据文中女主养伤的时间推算,得出大概在他们从神农谷归来的两个月后触及。

    两个月后……

    林飒飒心中一惊,搬入现实轨迹中,不就还有半个多月吗?

    想到即将会发生的危险剧情,林飒飒一个鲤鱼打挺从榻上爬了起来。不管之后会不会触及此剧情,为了以防万一,她都要提前做好进入剧情的准备,不然她怕自己会提前嗝屁。

    “小姐?”楚忧抱着一叠新衣裳进来,见林飒飒拎着藤鞭急匆匆往外走,茫然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明明说好要试新衣的。

    林飒飒已经奔出门外,“我再练会鞭法。”

    楚忧追出去,“不是清晨才练过吗?”

    这些日,林飒飒的改变她都看在眼里,昔日只知玩乐爱美的小姑娘,已经将大部分时间分给了修炼,今日是难得休息,楚忧心疼自家小姐,便跑出去劝说:“明日再练也不迟,小姐的手这么软,再练就要出茧子了。”

    “走啊,咱们去看看新衣裳,刚来的这批都特别好看。”

    林飒飒只动摇一瞬,便摇头拒绝了,她推着楚忧往外走,坚定道:“别管我,我还能练!”

    先前林飒飒没有灵根,鞭法都是照着普通鞭本所练,只能说是马马虎虎能吓唬到人。如今她修复了灵根有了修为,在升至筑基后,林扶风给她一本鞭法秘籍,名为九重浪影,鞭法分为九重,练至九重威力可抵中期化神。

    林飒飒目前是处在二重鞭,鞭法比她的修为境阶高出一阶,经过半个月的日夜苦练,她成功晋升为三重浪影,就连自身境阶也升至筑基中期,距离结丹只差两阶。

    这么想想,十年结丹五十年元婴,好像也没那么遥远了。

    林飒飒并非谦虚之人,她有自知之明又高调张扬,在自己擅长且拿手的领域,经常自满自信。先前,她还因自己是个修炼废柴认为贺兰陵戏弄她,如今有了一定的成功,她便觉得自己是个了不得的天才,打败贺兰陵指日可待。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当凛阳少君出现亲自指导她鞭法时,林飒飒甩手将缠绕在手臂的藤鞭挥落,在朵朵小花绽放散出芬芳时,她轻扬下巴道:“飒飒好笨的,不如少君言传身教亲自下场给飒飒指导一二?”

    外界言凛阳少君精通符箓阵法,云隐宗知贺兰陵剑术一绝擅占卜,却还没谁说过他懂鞭法。林飒飒是真的飘了,竟觉得自己一个筑基在鞭法的加持下,可以吊抽至少金丹之上、身负邪术的天赋型修者。

    毫无意外,林飒飒猛烈的攻击被凛阳少君一一化解,她开场有多得意,结局就有多狼狈。

    鞭术属于远程攻击,目标越远威力越大,反之鸡肋成了自身负担。凛阳少君这狗贼就是看透了这点,与林飒飒的对招几乎都是贴脸输出,他控制着两人的距离绝不超过半仞,身形鬼魅缥缈不定,林飒飒根本打不到他。

    手中的鞭子失了威力,在一连又抽空数下后,林飒飒气恼大骂:“有你这样过招的吗?堂堂少君竟是个老色批,你究竟是在教我鞭法还是趁机占我便宜!”

    这就属于玩不起开始不讲理了。

    眼前白影消失,身后传来低低的轻嗤。凛阳少君出现在林飒飒身后,倾身凑近她的耳畔问:“本君难道不是在教你如何应敌吗?”

    “你以为敌人都是傻的,站那儿任由你抽?”

    林飒飒放弃鞭子,反手就给凛阳少君一掌,被他迅速攥住手腕拦住。偏头避开劈来的攻击术法,他感受到林飒飒的怒气,竟还有心情笑,“生气了?”

    “不行啊,这么容易就被激怒,敌人很快就能寻到你的破绽。”

    林飒飒挣了挣没能从他手中挣脱,她强迫自己平静,瞪着明亮似要喷火的眼睛看着凛阳少君,“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凛阳少君:“静心保持理智,试试寻找我的弱点。”

    他的弱点?

    林飒飒想也不想将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金色面具泛出冷冽光泽,遮掩住凛阳少君大半面容。林飒飒动了动手腕依旧没挣脱他的控制,不再强硬,她忽然抽了抽鼻子委屈兮兮道:“哥哥好凶,飒飒的手腕都痛痛了。”

    既然逃脱不了,她索性靠近往凛阳少君怀里钻,拉近彼此的距离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如小动物般仰头看他,“哥哥能温柔一点吗?”

    凛阳少君呼吸一滞,被面具遮挡的容颜情绪不明,低眸冷幽幽凝视她,“这就是你寻出来的弱点?”

    林飒飒无辜与他对视,听到他问:“你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本君会吃你这套?”

    “为什么不能呢?”林飒飒眨巴着眼睛,特意放软的声线又娇又蛮,带着点小天真,理直气壮道:“你们男人不都好色嘛,我长得这么好看愿意主动与你贴贴,你要还不心动就不是男人了。”

    “啊少君,你的唇色好漂亮,是擦了口脂吗?”

    林飒飒踮脚往他下巴上凑,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的薄唇看,“我可以亲亲你吗?”

    林飒飒往前凑,凛阳少君往后仰,一进一退间,两人的衣衫纠缠在一起,凛阳少君松开她的手腕去掰她的肩膀,“林……”

    唰。

    话未说完,抓在他衣襟上的手迅速上抬去抓他的面具,以极快的迅速掀开——

    林飒飒并未真的想掀凛阳少君的面具,她刚刚的美人计是假,真正的目的是想抓他的面具逼他退离露出破绽,好让林飒飒赏他几鞭子。

    她自认没能力掀下凛阳少君的面具,或许凛阳少君也没想到林飒飒会这么大胆,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当林飒飒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时,手中已经拿着那张金色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