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大菜菜 作品

第35章 更新+4w营养液

    冬训中心速滑馆里,当男子组的500米第二组赛事都已经开始了之后,周子秋也始终还弄不明白,为什么刘秋同和李宾阳俩人居然会是因为苏凉而搞崩了心态。

    赛场旁,教练组和其他国家队的选手同样在认真地观看500米第二组的赛事,但是与第一组中苏凉连续击溃前方选手心态的模式相比较,500米第二组赛事的精彩程度明显要下降许多。

    第二组赛事拿下第一的选手正是周子秋的好友孙沐,但是等孙沐退场时,周子秋还是没忍住问:“孙沐啊,你有没有觉得,你们第二组的比赛大家伙儿看得好像没有那么认真的样子?”

    孙沐一脸平静:“有啊。”

    周子秋不明白:“你怎么好像也理所当然的样子?”

    孙沐猛烈摇头:“我哪里理所当然?我在感谢神仙保佑,谢天谢地我在第二组!”

    眼看周子秋始终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孙沐叹了口气:“你要真想知道呢,回头队里的测试赛录像出来了你就能知道了,再不然呢……”

    孙沐想了想:“一会儿男子组的1000米测试赛,你可以再看看,大概也能知道为什么了。”

    周子秋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那个苏凉真的很强?可是不对啊,他要是很强的话,为什么最后不超了我?”

    下一秒,面对孙沐看傻子似的眼神,周子秋猛然想了起来——噢,苏凉人家是要滑三场的,在冰面上能够表现出自己的实力就行了,又不是正式比赛,冲什么第一呢?

    话虽如此,周子秋还是不太相信,苏凉在冰面上居然能够把人吓唬成这样?

    孙沐撇撇嘴:“甭管信不信,你往下看不就得了?”

    他是真的觉得他这个好友运气挺好——500米测试第一组唯一没有被苏凉的技战术荼毒伤害的选手,看看这运气!

    在女队和男队的500米测试赛都比完了之后,所有选手都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因为点冰式起跑对冰面的伤害比较大,有时候甚至能给冰面上砸出坑来,特别是在500米起跑爆发这么凶悍的距离中,所以在500米和1000米的比赛间隙中,国家队的补冰匠又上了冰面。

    等补冰匠拎着个冰童和工具把冰面上的一些小坑修补完毕之后,女子1000米的参赛选手也已经准备完毕,随时能够上冰了。

    在500米、1000米和1500米这几个单项上,女队和男队的人才分布情况是极其类似的,500米人数最多,1500米人数最少。

    只是今年因为特殊情况,男女两个试训队主攻人数最少的单项反而变成了1000米。

    女队和男队在1000米上的测试人数同样都是6人,这个人数就没有必要拆分成两组比赛了,于是女队的6名选手同一时间站上了冰面赛道,在发令员的指令下全力出发,率先完成了在1000米距离上的测试。

    在女队率先进行测试后,紧跟着就该男队上场了,而蒋一波和裴景这会儿没有在场边看着冰面上,而是都在苏凉的跟前。

    “怎么样记?休息的时间够吗?”蒋一波不无担心地问道。

    苏凉微微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然后点头:“暂时还行。”

    裴景在边上拧着眉头,有些想说什么,但是在测试赛的这个关头,再说更多的内容反而不合适。

    目前他名义上还是国家队青年队这里的1500米距离教练,不可能在其他选手都凭借自己的能力安排技战术时,在这里给苏凉额外开挂——再说了,裴景觉得,真要说技战术的话,在比赛临场的战术上,他甚至没把握自己能够轻松地胜过苏凉。

    毕竟,像是刚刚上一场那样的临场战术,他是做不出那样的机变的。

    于是裴景只能在边上拍了拍苏凉的肩膀:“行了,别的我也不多说,这一场1000米之后,大约1小时后还有1500米,控制好你的体能分配,别到了最后一场比赛的时候成了软脚虾。”

    苏凉点点头,表示明白:“我知道了,爸、裴教练,放心吧。”

    男队的1000米和女队的常规试训人数一样,都是6人,但男队这里加了个苏凉,就成了7人,于是男队的1000米测试赛同样拆分成了两组,苏凉仍旧是在第一组上场。

    赛场外边,周子秋在看到苏凉摘下冰刀套上冰时,当即两眼一亮——终于来了!他倒要看看这个苏凉究竟有什么魔力!

    不仅是周子秋,此前和苏凉同组比赛的几人这会儿也都站在赛场外,就等着看苏凉的这一场1000米的比赛会给出怎样的表现,就连现场的教练组成员和国家队的正式队员也对苏凉的登场充满了好奇。

    “苏凉这小孩儿,看这所有人对他的期待值,号召力是真的太强了!”张栋成的声音里有些感慨,但是他也明白,为什么所有人会这么想要盯着苏凉上场呢?

    当然是因为苏凉的比赛有看头!

    想想吧,就像是刚刚500米那一场的赛事,苏凉的表现,足以让人为冰面上的他赞叹了。

    面对这样的一个选手,所有人期待他的1000米表现,又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

    只是,期待的同时,难免还是多少有些担心——他刚刚完成了500米的赛事,前后休息时间才大约1个小时不到点,现在和同组那些体能完全没有损耗的1000米队员一起比赛,真的没有问题吗?

    不少人带着这样的疑问,看着冰面上的苏凉,带着略微复杂的期待心情,开始一起等起了这一场比赛的开场。

    1000米测试赛的第一场,加上苏凉,总共4名选手。

    4名选手中,苏凉位于最外道——但是苏凉的这个道次并没有让内道的选手感到有多少放松。

    毕竟刚刚的500米比赛他们都在现场看了,对于苏凉来说,起跑阶段根本没有什么冲刺的必要,只要尾随战术就行了。

    ——真在比赛开始了之后,人家的比赛都是水抢了最内道谁就有优势,而目记前看来,则是谁落在了苏凉的前面,谁就得担心。

    在苏凉内道位置的3名选手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决定自己还是需要抢占内道才行,抢了内道领先位置后,让后面两个对手去跟苏凉玩儿吧!

    按照起先500米的经验,说不准他们还能享受一把周子秋的快乐呢?

    抱着这样的念头,在1000米的发令枪响之后,只见内道的3名选手从起跑就开始了非常激进的抢占内道策略。

    而正如所有人猜想的一样,苏凉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抢道,他压低了身形,两手背在身后,以一种尽量缩小自己节省体能的姿态开始了长达6圈的全程跟滑。

    赛场上,在苏凉前方的3名选手,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落在苏凉的前面,于是哪怕一开始没有能抢到前两个位置的选手,也随时都在窥伺机会,一旦发现机会,就快速地拉外道超越向前。

    1000米的前6圈,这3名选手因为不想要位于第三的位置,几乎是全程都在超越与反超越之间,三人连续交替领滑。

    赛场旁,周子秋看着眼前的这场1000米的比赛,觉得很离谱——这几个滑1000米的怎么回事?体能这么好的吗?都还没到最后3圈呢,怎么赶紧都在搞疯狂消耗体能的动作?!

    看到第六圈的时候,周子秋没忍住问:“……这苏凉好像也没什么呀?”

    全程就都是苏凉前面的那3位选手在努力滑跑交替领滑,苏凉全程安静无声地跟在最后跟滑,在前面那3位的衬托下,简直像是在划水一样。

    “……你不懂。”孙沐脸色复杂:“我要是也跟他们一样,在赛场上跟苏凉同场比赛,我也这么滑!”

    周子秋:???

    他不理解。

    但是没有人有时间解释到周子秋理解,赛场上,选手们已经滑到了第七圈,这在1000米来说也已经进入到了将要冲刺的圈数了!

    只是,或许是因为刚刚的这一场1000米的比赛,前面的3名选手已经连续在交替领滑,以至于他们并没有再给自己留下什么在最后三圈全力冲刺的体能。

    或许也是因为在刚刚前面六圈的滑行中,苏凉始终如一地尾随在最后方,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这让冰面上的3名选手在体能将要耗空的最后阶段逐渐生出了一丝安全感——或许苏凉的体能已经在500米阶段也耗尽了,在现在的1000米赛场上,他的体能只够他全程跟滑了也说不准!

    带着这样的念头,第七圈的滑行,本该是赛场上的硝烟味道该更加激烈的时刻,苏凉前方的3名选手却好像互相之间拉锯得没有那样激烈了。

    直到第八圈,略微缓和了一些的冰面上,将要接近最后一圈的全速冲刺了,苏凉前方有一名选手终于也开始拉到外道意图向前超越——也是在这名选手拉到外道的同一时间,现场的教练组和选手们只觉得冰面上有个人影忽然一晃……!

    “苏凉也摆出了外道!”

    记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但是等这人的话音落下时,苏凉已经又一次地出现在了第二的位置上!

    “艹,怎么回事?!”

    “我眼花了吗?他怎么又上去了啊?!”

    别说观赛的试训队选手们了,就连国家队正选选手和教练组其实也没太能够看清楚——毕竟速滑馆里面不像是正式比赛的赛场观众席,在没有抬高角度的平面上观看赛事,对于观众们的注意力和眼力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但也有人在刚刚那个瞬间捕捉到了苏凉的动作。

    “……绝了,他的这个变速也太丝滑了吧?刚刚一摆出来他就直接超了前面第三名的刘东,第二的蒲瑞生刚刚不是拉了外道吗?那个空隙直接就被苏凉填补上了!”

    “擦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是能预知吗?居然在蒲瑞生拉了外道刘东还没补位的时候就预知了他们的动向?!”

    边上观战的选手们在刚刚这一瞬间头皮都觉得直接炸开来了。

    他们属实是没有搞明白苏凉这一系列的操作是怎么办到的。

    倒是全程都在认真观战的沐远笙隐隐看出了一些什么。

    “小凉他……前面6圈不是单纯地的在跟滑,他将前方蒲瑞生、刘东和赵子墨的滑行习惯都已经观察并记忆进了脑海中,应该包括他们意图拉外道时会有什么前置动作,或者会不会提前在某个位置有一个降速点。”

    沐远笙是站在蒋一波和裴景身旁的,他的这个观测结果也得到了蒋一波和裴景的认同。

    只是认同归认同,哪怕他们确实看出了苏凉是通过怎样的方法来视线刚刚这一瞬间的超越的,但真正能够在冰面上冷静地完成从细节的观察到时机的把握,并且准确无误地能够通过自己强大的滑行变速能力超前超越的人……

    目前看来,或许也只有苏凉。

    当这个念头从脑海之中冒出来后,裴景都忍不住地觉得有些可怕——这还只是一个14岁的小孩儿啊!就算是眼前这个测试赛对手都是试训选手,水平未必能够算得上顶尖,但这些选手却都是切切实实地被苏凉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想到这里,裴景感慨地摇摇头:“波儿啊,不是我说,你家苏凉,等到他的体能、耐力还有速度能力全面发展起来之后,怕是要了不得的。”

    蒋一波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了不得怎么了?了不得那也是我儿子,也是咱们华国队的选手!有这样一个选手横空出世,你就偷笑吧!”

    蒋一波这是话糙理不糙,听到蒋一波这么说,裴景也笑着点点头:“波儿你说得对,我啊,就等着偷笑了!”

    冰面上,选手们早已经进入了最后一圈的滑行,而被苏凉在瞬息之间超越过去的刘东和蒲瑞生就像是不久之前500米赛场上的刘秋同和李宾阳一样,蒙住了。

    最后一圈的滑行,苏凉同样没有急迫地追赶前方的赵子墨,于是前面冲刺了6圈的赵子墨,在最后一圈体会到了一种舒畅的滑行状态,直到他越过终点线后,才注意到,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稍落后一步越记线的人,已经不是原本跟在他身后的蒲瑞生,而变成了苏凉。

    “……艹!”

    赵子墨在看到苏凉第二名过线之后,整个人惊出了一脑门的冷汗。

    怪不得他说最后一圈怎么觉得那么轻松呢?八成是蒲瑞生他们俩被苏凉超傻了——想到这里,赵子墨不由得庆幸,还好他在前六圈的领滑位置争夺战中抢到了最后,否则现在在冰面上滑完懵圈的人估计就该是他了。

    赛场的防撞泡沫格挡外,周子秋一脸迷茫地看着孙沐:“……所以刚刚刘秋同他们就是这么懵的?”

    孙沐摇摇头,在周子秋刚要松口气时,无情道:“哪儿呢?刚刚这一场他们都已经做过心理准备了,你们那一场500米的比赛,刘秋同他们根本没有一点点防备好吗?直接就被超傻了。”

    “而且苏凉在你们那一场的时候,超得也更刁钻一点,刘秋同被超的时候估计自己都看得一清二楚,苏凉是跟着你的那次内道超越一起上的,他在看到你超越的时候应该已经心里有数了,可是没想到苏凉就抓住了他还没来得及卡住的一点点空隙,跟着你一块儿超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