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风雪 作品

第40章 空降热搜(弹幕多)

    被宋嘉木这么一恶心,徐青桃感觉自己连中饭都吃不下去。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感觉,唯一可惜的就是那杯冰美式咖啡。

    比她的命还苦。

    没来得及让她喝一口就这么碎了一地。

    中午情绪波动大,又没吃饭,下午上班的时候,徐青桃明显感觉自己有点头晕眼花。

    她低血糖这个毛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严玲看出她脸色不对,问她怎么了,徐青桃摇头。

    “低血糖,我趴会儿行吗。”

    “行啊。”严玲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压榨组员的刻薄组长。”

    得到同意之后,徐青桃在桌上趴了片刻。

    平静下来时,宋嘉木的话就像风一样无孔不入,吵得她头疼。

    翻开手机,跟陈时屿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早上。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和他聊天。

    陈时屿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发消息会秒回。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人家能做成霸道总裁吧,简直是二十四小时待机。

    徐青桃下意识把自己的想法发了过去:【不想上班了tt】

    跟陶若吵架就让她精疲力尽,结果还屋漏偏逢连夜雨的遇到了宋嘉木。

    对方果然秒回:【那就回家。】

    徐青桃看到消息,心情莫名好了些:【回家了谁帮我赚钱啊tt】

    半晌,那头回复:【你老公我。】

    心脏蓦的跳停了一拍。

    陈时屿散漫的语气,隔着电脑屏幕都能想象出他的语气:

    【养得起你】

    【懂?】

    徐青桃没忍住笑了一下。

    一瞬间,宋嘉木带给她的躁郁烟消云散。

    她盯着微信的聊天框看了半天,才慢慢输入:

    【其实也不是不想上班】

    【是有点想见你。】

    【。】

    没有是因为晚上的天气好。

    也没有是因为她不想上班。

    就是单纯的,有点想见他。

    这样强烈的欲望,其实并不是第一次。

    宋嘉木那段来势汹汹的问责陡然闯入了她的脑海。

    有些她以为自己已经早已尘封的记忆,像是打开了闸门一般涌出。

    回忆起来竟然连当时的细枝末节都记得一清二楚。

    上一次这么想见他。

    是陈时屿出国的那一天。

    陈时屿家里出事之后,他就很少来学校上课。

    那段时间正好赶上高三模拟考,从学校回来就是二模,到放榜也不过短短两三天。

    考试的时候打乱了考场,徐青桃被分到了实验楼考试。

    名次出来的时候,徐青桃看完自己的分数,下意识往下面找去,没看到陈时屿的名字。

    周围传来讨论声,和她一样也有人关注他:

    “陈时屿怎么没考啊?”

    “你不知道吗,他好像没来读书了。”

    “为什么?就因为家里出事吗?”

    “不知道,听别人说好像是要出国。”

    讨论记声越来越远,那两人也渐渐地消失在拐弯处。

    只是声音依旧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落在耳朵里是那么清晰:

    “最近出国的学生好多啊,程嘉怡是不是也出国念书了?”

    “我去,他们俩一起的啊,这是干嘛,双宿双飞吗?”

    “管那么多干嘛,有钱人想出国就出国,不用高考真爽。”

    “真好,说不定以后还会定居在国外,反正有钱。”

    直到被谢笙拍了一下肩膀,徐青桃才回过神。

    “站在教室后门发呆干嘛,当门神吗?”

    “……没有。”

    过了会儿,徐青桃听到自己的声音:“他们怎么说陈时屿出国了?”

    “哦,好像是的。”谢笙看了眼手表:“今天下午的飞机吧,上回在办公室里听到的。”

    有那么一刻,徐青桃感觉自己什么声音都没听见。

    她抬头,视线从小小的格子窗户向上看,世界那么大,但她却那么小。

    而她通往这个世界的唯一桥梁,早就已经断在了几个月前。

    现在,他要去桥梁的那一头了。

    谢笙意识到什么,开口:“他没跟你说吗?”

    徐青桃回神:“为什么跟我说?”

    “……哦。”谢笙转移了注意力,摸了摸她反复结痂又出血的伤口,在耳垂:“我还以为他会跟你说来着。”

    二模之后为了让学生放松心情,教导处统一发放了手机,给家里报个平安。

    到了这时候,徐青桃的手机显得格外没用,因为不需要有人知道她是否平安。

    手机是宋嘉木给她的。

    作为上一届的理科状元,二模结束后重新被学校邀请回来,在动员大会上做优秀毕业生演讲。

    他理由充分:“来的路上遇到老赵,顺便就把你们班的手机带过来了。”

    徐青桃接过后低声说了句:“谢谢。”

    宋嘉木声音清冷:“恭喜你,这次考得不错。”

    她开机后下意识点进了信箱。

    什么都没有。

    “这是你叠的纸飞机?”

    宋嘉木还了手机之后没走,视线落到了她课桌上的玻璃瓶里。

    慢慢地装着小小的纸飞机,是各种用过的便利贴叠着的。

    打开来,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计算公式和解题步骤。

    “不是我叠的。”

    “嗯。”宋嘉木只是提醒了一句:“已经到高三了就不要做这些分散注意力的事情,我和你姐姐都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试。”

    提到程嘉怡,徐青桃感觉呼吸凝滞了一瞬。

    宋嘉木什么时候走的,她完全不知道。

    数学老师带着试卷在黑板上讲解起二模试卷上错的最多的例题。

    中年男人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断断续续的在她耳边响起:“……反比例函数就是无限接近但是永不相交……”

    “轰隆——”一声。

    窗外落下闷雷,来不及关的窗户骤然被大风拍打,卷起教室的窗帘与试卷,夏天的暴雨姗姗来迟。

    班里乱成一锅粥,在她耳边记吵吵闹闹,手忙脚乱的整理自己的书桌。

    徐青桃坐在靠窗的位置,台风一吹她受灾情况格外惨烈,装着纸飞机的玻璃瓶被刮到,卷着各种颜色的纸飞机飘向了窗外,洋洋洒洒了漫天。

    徐青桃一愣,连忙想要捡回来。

    只是她没来得及关窗,大雨就这么倾盆而下。

    只是这一刻,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不久前的一幕。

    陈时屿坐在她后桌,手欠的把她所有记过草稿的便利贴叠成纸飞机,然后用来上课的时候骚扰她。

    徐青桃忍无可忍,只好小声请求:“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学习。”

    陈时屿靠过来时,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皂角味,清新干净,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牌子:“好学生还这么用功。”

    说话漫不经心,带着少年的肆意:“干什么?为了跟宋嘉木考一个大学?”

    徐青桃沉默着没说话,半晌才回答:“不是。”

    “不是喜欢他?”

    “不喜欢。”

    “哦。”少年靠在椅背上,眉眼俊秀张扬,像是不经意的问了句:“那你喜欢谁。”

    ——。

    那是她这一辈子,做的第一件,最出格的事情。

    不知道机场,不知道航班,不知道他几点的飞机,就这么趁着班里乱糟糟的一团,从教室后门拿着伞跑了出去。

    拦下街边的计程车,徐青桃感觉自己这辈子没有跑得这么快过。

    至少再见他一面吧,难道就这样不告而别,今后的人生就再也没有交集了吗。

    哪怕是朋友。

    只是她的冲动很快就被现实打败。

    坐上计程车的那一刻,在司机问她去什么机场的时候,徐青桃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这么,茫然一般。

    失去了对整个世界的联系。

    少女的校服已经被雨淋湿了大半,浑身狼狈,师傅问了半天没有回答之后,以为她是上课途中跑出来的学生。

    看她的校牌还是念高三的学生,师傅想都没想就联系了保安,最后辗转找到了班主任。

    她下车时,一直藏在她衣服口袋里,唯一一只抢救回来的纸飞机就这么垂直掉落。

    班主任替她撑伞的时候,一脚踩平了它的形状,就这么被雨水浸透,成为一张废纸。

    拿着一张船票怎样才能登上一架飞机。

    没有拥有过的东西在放弃的时候为什么还会觉得失去一切。

    情绪好像不用任何过度,随着这一场大雨的磅礴,徐青桃抱着书包就这么站在原地,眼泪没有任何预兆的落下,先是抽泣,压抑着什么一般,死死地抱着自己的书包,然后是声嘶力竭地嚎啕大哭。

    吓坏了班主任和司机师傅,小姑娘哭得那样伤心,好像要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在今天流干净,班主任拍了拍她的脑袋,安慰道:“是不是高考压力太大了啊……”

    她知道不是的。

    她还知道,他的纸飞机碰到雨天终究会坠落,再也飞不起来了。

    记-

    徐青桃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都快下班了。

    严玲看她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趴了一下午也没让她起来。

    徐青桃睡了一觉之后精神好多了,想到梦里颠三倒四的内容,就有点头疼。

    看了眼公司里的节目组员工都在收拾摄像机,应该是拍完了。

    想起睡前给陈时屿发的那条短信,徐青桃浑身一僵。

    救命!人就不应该在情感薄弱的时候乱给男人发消息好吗!!

    特别是看到那句“我想见你”之后两眼一黑。

    想撤回才发现早就已经过了两分钟。

    还好陈时屿最近几天都在海城出差,下午来接他的是司机老杨。

    回到家洗了个澡之后,工作群里嗡嗡热闹起来。

    原来是《闪耀的你》今晚播出预告片。

    参与录制了整整一期,工作小群里的同事热闹非凡。

    一会儿说要看自己有没有出镜,一会儿又怕自己不上镜。

    说得徐青桃都还挺感兴趣的,本来不打算看的她都拿手机关注了一下。

    一刷新微博,正好在首页刷到预告。

    作为今年桃子娱乐主打的王牌综艺职场竞技真人秀,预告一出来,节目组就铆足了劲儿买水军。

    短短几分钟,徐青桃再一次刷新,就有好几千了。

    而且令人意外的是,徐青桃发现自己在预告片里面还有好几个镜头。

    看预告片才知道,原来陶若之前还问自己借过笔,不过那时候她戴着耳机在工作,根本就没听见。

    所以呈现在镜头中的场景,就是徐青桃冷漠jpg

    但想到陶若那些奇葩的骚操作,就算是现在她来问自己借东西她都不借好吗!

    预告片播出之后,各路明星也下场转发了。

    明星工作室开始买热搜,最高的已经到了文娱榜十一。

    点开预告片官博转发,竟然还有讨论她的:

    “预告片这个素人姐姐是不是前段时间出圈的那个啊?”

    “好像是,没想到官方镜头下面颜值依旧这么能打!”

    “好漂亮啊救命,把头发扎起来更好看了,想get同款发绳!”

    “我知道她,我还把她的照片保存下来当头像了!”

    因为上一次的出圈程度,徐青桃再一次被热心网友刷上了热搜。

    只不过排名不是特别靠前,只是在末尾挂着,毕竟是个素人,关注度再高也不可能冲上前排。

    不过点进闪耀的你素人姐姐这个热搜的路人越来越多,与此同时,还有陶若的粉丝。

    早在预告片播出的时候,陶若粉就注意到了徐青桃。

    上回出圈就是踩着她家姐姐的脸出圈的,说什么徐青桃的长相是个高配的陶若。

    这一次在预告片中,明显对陶若的态度十分冷淡,甚至在陶若纡尊降贵问她借笔的时候还不搭理。

    这什么素人啊?也太拽了吧??

    陶若是个女团爱豆出生,当年舞台选秀打投的时候就通过虐粉养了一批战斗力贼强的事业粉,几乎是姐姐指哪儿就打哪儿,堪称内娱0记0后小花粉丝中战斗力最强的一波。

    姐姐在外面被人这么欺负了还得了,顿时,陶若粉就涌进了官博预告片中,占领了热评。

    热评第一:“不觉得这个素人有点没礼貌吗?陶陶跟她说话她都不理人?”

    热评第二:“1,而且我感觉两个人看起来有点不对付。”

    热评第三:“陶陶作为新入职场的新人一直很尊重前辈,但是前辈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尊重她(黄豆微笑)”

    不过,尽管热评被占领了,但是也有不少路人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