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糖 作品

第71章 第 71 章

    71

    唐洛凡在众多好奇探究的视线下走出会展大厅, 高挑清雅的身影映入在众人惊讶的眼眸中。

    当他走下大厦台阶,几名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立刻拥围过来, 态度恭敬地请他上车, “苏少爷,您这边请。”

    唐洛凡顺着保镖的视线,看到了停在正中央的那辆贺淮常用的车,淡笑地点了点头。帅气矜贵的男孩不忘回头跟李子弦道别, 招手说:“师姐, 这几天麻烦你了, 明天画展再见。”

    “明天见。”

    李子弦笑颜如花,跟唐洛凡挥手道别后还得意地往后扫视一圈大厅里惊讶的众人,似乎在说:你们看, 这样的‘小白脸’是我一个穷酸画家养的起的人么?

    所以说, 行动胜过千言万语的解释。

    刚才还窃窃私语说,苏乐是李子弦养的小白脸, 苏乐的作品有可能是李子弦画的.....那些人,顿时鸦雀无声。

    取而代之的是,苏乐是什么来头?!

    负责画展的张经理, 刚才一直把唐洛凡送到门外, 亲眼看到外面的每一辆车都价值数百万的车, 和气势骇人的保镖们。

    在这个圈子里混久了才会明白,艺术更需要资本来捧, 而能把更多的资金用来欣赏艺术的人, 也是有钱人才能做到的事。

    他立刻恬笑着一张脸, 小心试探地问李子弦:“李老师, 原来这位苏老师是您的师弟呢, 敢问是拜哪位大师名下啊?能否结束我认识认识呢。”

    李子弦意味深长地反问:“明天就是画展了, 苏乐的画也在展示作品中。赵经理你有的是机会跟苏乐老师接触,还用我介绍么?”

    赵经理立刻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再次笑说:“李老师一向慧眼,您推荐的人以后肯定也是大师级别的艺术家。我相信这次画展苏乐老师的作品一定能被更多人所认识,苏乐老师的名气也能越来越大。”

    李子弦愉快说:“那就拜托赵经理了。”

    “欸,老师您放心吧。”

    ----

    这边,唐洛凡在保镖为他打开车后排的座位门时,就看到了里面坐的男人--贺淮。

    贺淮刚从公司出来,一身严谨的西服西裤,整洁的白衬衫扣到最上面一粒口子,蓝色调味领带系得严谨工整,在加上那张沉稳冷峻的面容和高大笔挺的身材,浑身上下带着一丝不苟的禁欲的气度。

    唐洛凡心情大好地上车,跟男人坐在并排并肩而坐,说:“还是你有办法,解决了我一个大麻烦。谢啦。”

    “嗯。”

    贺淮淡淡的望向车窗外的李子弦,深谙的眼眸中泛着冷意。

    唐洛凡以为他在因为流言的事而迁怒李子弦,解释说:“流言又不是她传出来的,你这么看她干什么?她也算是被害者。”

    贺淮这才回看他,声音低沉地说:“其实公开你的身份,能让你尽快在这个圈子里稳住地位。就像我能走到今天,有那么多市场支持者,也是靠着贺家的名望。”

    “我知道。”

    车子开始缓慢行驶。

    唐洛凡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认真说:“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公开身份。只是我怕我的作品不够好,不足以支撑我是苏蔓儿子的身份,这样不但只会别人嘲笑,还会连累我妈也被他们艺术界的人看不起。”

    就像在某一个领域拥有至高的声望和能力的人,对于他的孩子来说却是一种压力。

    唐洛凡还没有自信到拿着母亲的名声,来为自己的不确定的前程铺路。

    贺淮禁不住地碰了碰男孩房子黑色车座上的手,说:“你画的很好,别这么没自信。”

    “我知道我画的很好,不用安慰我。”

    唐洛凡扭头跟他笑笑,说:“再说了,我妈现在不是身体不好么。如果关于我的舆论太多,容易影响她的身体。”

    “反正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不是公开身份的时候。还是等这次会展看看我的画能被拍卖出多少钱吧。要是没人买就丢人了。”

    说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敛眸警告贺淮说:“你不许派人偷偷买哦。”

    贺淮一怔,笑了:“我为什么要偷偷花钱买你的画,咱家画室里那么多作品,不是随便我用么?”

    他说的,是唐洛凡在家里画的一张有一张油画。

    倒是唐洛凡因为过于解读别人的心思有些不好意思,他轻嗤一声,望向窗外嘟囔:“你不买就行。”

    ---

    画展当天,唐洛凡本可以不用去的。

    但他想看到别人对他的画有什么评价,于是开场没多久他就到了画展会场。

    他发现,看到他的作品竟然被换了位置。虽然还是在新人作品展示区,但却被摆在入口最明显主推的位置。

    甚至人们走在在外厅走廊上,一扭头就可以看到新人区人口处的那张一米高的蓝色主调作品《杨帆》。

    浓郁神秘的一片蓝色海洋中,一抹摇曳的白帆显得格外醒目。

    近处海岸的汹涌波浪,原处深蓝的漩涡,最顶上一抹酝酿着暴风雨的铅色乌云,更让这张白帆小船显得更具张力,永往前行。

    艺术作品越是细细欣赏,越是能找到画者的用心绝妙之处。

    先是被浓郁的蓝色吸引过的客人们,细细鉴赏这幅作品后禁不住地开始赞叹:

    “这幅画色调好看,治愈又励志。”

    “细看下,很多细节处理的真好。这是新人画的?手法太熟练了吧。”

    “画家是苏乐,你们知道他是谁么?”

    “不知道,我刚才上网查了,没有查到任何关于油画家苏乐的信息。”

    .....

    唐洛凡听着别人的评论,看着自己的画的位置也惊讶了。他作品的位置怎么调换到主推的位置了?

    就在这时,赵经理匆忙走过来,说:“哎呀,苏老师,您来了怎么不说一声。也让我好好招待您呀。会场有专给老师们准备的休息厅,您快过来喝点茶水。”

    唐洛凡礼貌回答他:“赵经理好,我就是随便过来看看,我的作品怎么位置变了?”

    赵经理有意结交这位神秘的男孩,不住吹彩虹皮说:“您不知道,我昨天把您的作品拿给会展的负责人看,他们全都称赞苏老师您的作品有独特之处,所以特里给您展示到了这个位置。”

    唐洛凡眼睛亮亮的:“是这样么?谢谢了。”

    “哎呀,不客气,是苏老师您的作品好。”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算大,但在安静的展示大厅里还是既有穿透力。周围正在欣赏唐洛凡作品的几个人,立刻回头看他。

    一眼看到了一位身材清瘦高挑,穿着一身白色休闲的男孩。男孩干净帅气,五官雅俊,一双漂亮的眼中带着浅淡明亮笑意,给人一种温润矜贵的美感。

    这样一个男孩站在本就明亮又满是艺术感的空间里,更多了一份赏心悦目。

    大宗的审美是一样的,看到美好的人和事心里都会愉悦兴奋。

    几个客人惊讶地围过来,不住地大量帅气俊秀的男孩,说:“苏老师?难不成你是这幅画的作者。好帅的小哥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