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Chapter44

    chapter44

    梵川泽/文

    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前因,是主观亦或客观因素导致,夺走人的性命从来都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无论对方曾经做过什么,究竟有多么十恶不赦、不可理喻——

    这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人在死亡的那一刻是极具震撼力的。

    呼吸终止、心跳消失、体温散尽,一个可以思考、可以表达、可以行动的躯体就这样慢慢僵硬,最终会变成了一摊没有声息的死物。

    今泉昇从最开始就考虑过,想要向这个组织的深处迈进,这或许是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将一条生命射杀,也许是背弃自己光亮过往的开端,也是意味着这是一张有资格踏入这个黑暗世界的入场券。

    但是……

    青年琥珀色的眼眸极度机械地、一点点地向远处移动着。

    他想自己的体态或许有些僵滞,可他没办法控制自己。

    也许是乙/醚残留在身体内泛起的余韵,也许是精神过度紧绷导致他产生了冻结反应,又或许是别的什么……

    ——也许他有点害怕。

    今泉昇想,自己可能真的有点畏惧。

    这是源于对生命的畏惧。

    即便做了无数次思想准备,可是在真正面临着这种残酷抉择的时候,他仍然会迟疑。

    那么零呢?景光呢?那个从美国千里迢迢赶来的fbi呢?

    他们想要走进这个组织,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呢?

    握在手中的柯尔特在这一刻像个沉甸甸的枷锁。

    它似乎正在发热发烫,今泉昇无时无刻不想将手松开,任由这一金属制物跌落在地。

    他抬头看了看上方的天花板,最终在房间的某一角瞥见了一个红星——这是摄像头的光芒,他现在的一举一动仍然在监控器的注视之下。

    于是青年垂下眼睫,胸口逐渐伏起,深深地吸入了一口气。

    空气是冰冷的,是无味的。

    但不知是否与这里的氧气浓度过低有关,他仍然觉得头脑昏涨,无时无刻不伴随着一道窒息感。

    哒——

    他朝前迈了一小步。鞋底在触及地面后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在空旷的屋房内四下回荡。

    哒——

    他又迈进了一步,握着柯尔特的手微微颤动着,指节已经因为过度用力而显出了不自然的青白。

    哒。

    他停在了男人的面前。

    青年面若冰霜,嘴唇被抿成了一条平直而僵硬的长线,上方的聚光灯打在那张清隽的脸庞,深邃而冰冷的眼窝则隐匿在阴影之下。

    渡边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男人,即便已经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待上了数日,他的思维也仍然活跃。

    他显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

    尤其是他在那束光间,看到青年握在手中的手/枪时。

    柯尔特通体漆黑,在那道光下和白皙的手掌形成了尤为鲜明的对比。

    那双手五指纤长、略有骨感,和多数成年男性的手比起来完全不显粗糙,这双手或许放在其他地方会显得赏心悦目许多——

    比如黑白交织的琴键间,温馨素雅的花束间,再不济也该是古旧的羊皮纸间。

    唯独此刻,显得触目惊心。

    衣服布料摩擦着,发出了细碎的响声。

    俊逸的青年抬起衣袖,缓缓地扯下了塞在男人嘴中的破布。他居高临下地目视着男人,琉璃似的眼瞳失去了光泽,显得空洞而黯淡。

    渡边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唾液,他甚至已经忘却自己现下可以发言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他听见青年冷然开口。

    “有些事情是我无法左右的。趁着现在你不妨思考一下,还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你安然度过这一刻。”

    今泉昇想,他已经给足渡边暗示了。

    说些有用的东西,证明你的价值,证明你现在还有存活的余地——

    拜托了。

    噗通、噗通。

    心脏在胸腔之内剧烈地鼓动着。

    然后他看见坐在对面的男人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该说的我都说了。”他艰难地发出了虚弱的声音,“你们到底还想要什么?钱?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我真的可以,我可以为你们做牛做马,我可以……”

    这句话——轻易地断掉了今泉昇那点渺茫的侥幸心。

    “杀了他。”

    漆黑的房屋内,突然出现了一道不属于他们任何一人的声音。

    今泉昇几近窒息地扭过头,抬眸望向了高挂于上的摄像头。

    那里再度发出了琴酒深沉而冷然的声音:“杀了他,证明你的忠诚。”

    “——或者你们一起死在这里。”

    松田阵平想,自己好像已经差不多有后续的大体调查方向了。

    他和老人挥挥手道了别,正欲离开的时候,他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

    奔波忙碌了这么久,连手机是什么时候关机的,松田阵平都不清楚。

    他仰头看了看天空,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下去了,一轮明亮的弦月高挂于空中。夜风不知从何时吹来,他在风间呆愣地伫立着,险些当场打出一个响亮的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