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月无云 作品

第89章 第 89 章

    有人在跟我说话?

    女孩睁开眼,地上她的人影被罩住,在她和六翼虫之外还有第三个阴影,这个阴影清楚地告诉她救援到了,她被救下来了。

    “小姐,你能动吗?需要帮忙?”

    “不用,我起得来。”她连忙起身站起来。

    身后的车门已经打开,里面的人朝她招手,她弯腰钻了进去。后车厢空间很大但大多被箱子盒子占据,只留了两个小小的座位。

    她坐在靠窗边的座位上,进到车里,透过窗户,看到一个大大的白色翅膀,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刚替她遮阳的是羽翼,大翅膀!她坐在有大翅膀的飞车里!

    “坐稳了!”前方开车的人说。

    女孩系好安全带,抓住扶手,深吸一口气,做好准备。

    几个呼吸间,车子腾空,飞到空中。另一扇窗边的人举着一架炮伸出窗外,对准之前追着女孩的跑六翼虫。

    一发南瓜弹过去,射中它的外壳,腐蚀迅速蔓延,侵蚀到身体,六翼虫疼得乱叫。

    女孩脸上笑容满面,追她的虫子终于死了!

    她看着兵哥手中的炮架跃跃欲试,她也想杀虫子,现在立马马上!

    兵哥自然不会给普通人使用,女孩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不妨碍她盯着兵哥的一举一动,幻想自己成为兵哥,手持武器,对着六翼虫轰他个爽。

    兵哥继续攻击窗外的六翼虫,咻咻咻,几发射出去,等六翼虫落到地面只剩下一颗小小的晶核,身体已经在空中被完全腐蚀干净。

    窗外不断有长着大翅膀的飞车略过,五辆,十辆,十五辆。仅女孩看到的就有十五辆飞车。

    地面上也有越来越多开着普通车或食虫花车前来的军人们。

    躲在楼栋里的人们看到飞车和大量救援人员,绝望的眼神中冒出一点希望的火光。

    飞车来了,救援到了,他们有救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大量武器物资。飞车的人专攻六翼虫,汽车里的人和食虫花车对付透明虫和六脚虫,食虫花车在街上乱跑,混乱着吃,吃到透明虫嗝屁,吃到六脚虫继续乱跑。军人们也没空去管食虫花车吃的是什么,现在这个时候,消灭一个是一个,一换一也不亏。

    这片区域的六脚虫是后来者,数量不及透明虫和六翼虫,但也足够食虫花车吃饱产种子。

    种子从车厢后的窗户里掉出,他们特意派了个人驱车在路上转悠,看到落地的种子马上捡起来,扔到地上,路上的食虫花车越来越多。

    飞车,食虫花车,部队,三者一起清理出一块又一块适合放置物资的空地。

    空地出现,十几辆飞车在空中展翅停留,抵挡攻击,留有足够的时间让人搬下并更换武器补给。

    有了足够的武器,情况很快一面倒,六翼虫接二连三,跟下雨似的往地上掉。

    六翼虫叫得越惨,他们越高兴,他们给牺牲的同伴们报仇了。

    女孩在车里看得正开心,发现飞车正在落地,停在一栋楼的大门口。

    “这里安全,你可以进去。”

    虽有万般不舍,女孩还是照做了。她不想成为负担,让他们不能好好的杀虫。

    “谢谢你们。”

    她道一声谢,头也不回地跑下车进了楼里,她怕她回头看飞车会想留在车里。

    第一视角的杀虫,多么刺激啊!

    楼里已经有善良的住户接她进屋,递给她一杯热水,“喝点水,不用拘谨。”

    “谢谢。”女孩接过水杯,抿了一口。

    这家人有一个孩子,孩子站在窗前,兴致勃勃,双眼冒光地看着飞车,指着它们说:“我以后也要参军开飞车!”

    孩子的童言童语,家长并没有放在心上。谁小时候没有科学家,艺术家,军人的梦想。

    他们附和地说:“宝宝真棒,有志气。”

    女孩也在心里默默地想,她也想开飞车,杀虫子。但之前征兵她的条件不符合,遗憾落选。

    既然做不了开飞车的人,就做发明飞车的人!

    她已定下目标,研究院她去定了!

    “啊,那边那几栋也在掉东西对不对?”

    这一声尖叫,打断了女孩的畅想。

    掉东西?

    女孩疾走上前,看到他们所指的那几栋楼。

    其中一栋是她之前发现情况,没进去的那栋楼。没想到这么快就破了。

    又出现几栋破掉的楼顶,六翼虫有了之前的经验,一窝蜂朝那几栋楼飞去,站在楼顶破洞四周,嫌破洞不够大,用嘴咬住撕开往下扔。

    充满吃冰淇淋不吃外壳的既视感。

    飞车们第一时间发现情况,全体出动飞往那几栋楼,轰开围满的六翼虫,打开防护羽翼,卡在破洞处,用车身和防护羽翼做掩护,挡住六翼虫的攻击,阻止楼栋继续破损。

    现在已经没有地方能让这几栋楼的人转移了,他们必须撑住。

    防护羽翼在上,飞车里人无法主动攻击六翼虫,只能被动接受口水腐蚀。

    大量人驱车前来,抗炮轰击,想为飞车减少一分伤害。

    一只一只的虫往下掉,一只一只的网上填补。

    “它奶奶的,哪里有这么多填补的虫子。”

    在下方轰击的人破口大骂,刚轰掉一个,马上就有替补,好似无穷尽,这谁受得了。

    “已经派人去搜杀幼虫了,省点力气,快点轰。”旁边的人说。

    “晓得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声不断,虫不断。破洞处周围永远不缺虫。

    羽翼的防护作用并不是铁打的,遭受攻击过长就会坏掉。好在飞车的防护羽翼复活只需用水浇灌。

    一瓶,两瓶,三瓶......

    每一次浇灌代表羽翼的又一次损坏。

    “完了,队长,我只剩两瓶水了。”

    “我也只有两瓶了。”

    “我还有三瓶。”

    堵住破洞的飞车上瓶装水严重不足,羽翼再损坏两三次,他们不仅活不了,整栋楼的人都不能幸免于难。

    队长对外联系,“外面什么情况?外面什么情况?我们严重缺水,我们严重缺水。”

    他的话不知传达出去没有,无反应无回音。

    他们相信战友,相信他们不会不回复,一定有原因。

    “不然我跳下去找水,屋里总有水的。”一个飞车里的兵说。

    队长往窗外看了看,下面是顶楼住户的房间,房间里的地板已经被腐蚀完全,直接穿透到下一层楼,下一层楼情况也如此。六翼虫在他们来之前已经腐蚀穿透了四层楼。

    即便人跳下去了,水也送不上来。

    此时的情况,危在旦夕,还毫无办法可言。

    飞车里的其他人也看了窗外的情况,知道无解。一个个也不胆怯害怕,入伍就有牺牲的可能,他们早有心理准备。

    死,并不畏惧。只是还有很多遗憾。

    “哎,好不容易开了飞车,还没开多久,就不能开了啊。”

    “我才杀了几只虫子而已。”

    “我比你更惨,我一只虫子都没杀,光开车了。”

    “这车真神,就是也得陪我们了。不知道国家还有没有。”

    他们天南地北地说着,就是不说离别。

    一瓶,两瓶。

    最后一瓶水也浇灌了。

    他们静静等待,等待最后的时刻说再见。

    无人注意的楼顶角落,冒出一个又一个小只蘑菇。

    砰砰砰砰......

    突然,口水击打在羽翼上的声音消失了。

    飞车里的人问:“队长,什么情况?虫子都被打死了?”

    “不清楚。”

    队长的联络器发出沙沙沙的杂音,比刚刚全无声音要强一点,“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收到请回答。”

    “外面是什么情况?收到请回答。”

    咚咚咚,咚咚咚,车顶被敲了,他们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五分钟后起飞,外面六翼虫已解决。”

    听到这话的人都懵了,六翼虫被解决他们可以接受,但为什么这人是在车顶说话,那不是证明他站在六翼虫的位置,他一个人把六翼虫全解决了?

    “哪儿来的牛人啊!”

    “怎么做到的?”

    五分钟后,他们起飞了,附近几栋楼的顶部果真都没有六翼虫的身影。

    “队长,你看有蘑菇,我们来的时候没有。”

    听了他的话,大家都看向屋顶,屋顶上多了很多蘑菇和四叶草。蘑菇不停的喷射浓雾,在它后面的四叶草转动叶子吹向更远的地方。

    附近几栋楼顶都有相同的蘑菇和四叶草,再往远处看,没有蘑菇和四叶草的楼顶有六翼虫的身影。

    “蘑菇和草搞定了那么一大片六翼虫?”

    大家很吃惊。

    比他们更吃惊的是当时正在楼下观察攻击六翼虫的军人们,他们一直注意着这几栋楼的顶部,明明什么除了六翼虫什么都没有看到,为什么突然冒出一堆蘑菇,然后六翼虫就成堆成堆往下掉。

    把他们吓傻了!

    不,是高兴坏了。

    落到地上的六翼虫不得任凭他们处理。

    附近担惊受怕的居民,害怕下一个就是自己。他们的眼睛一直盯着看那几栋楼,六翼虫突然坠楼,他们叫得最欢乐。

    地上堆积了山一样高的六翼虫,食虫花车们蜂拥而至,吃个痛快。

    怎么会突然坠楼?

    大家疑惑满满。

    “我去,哪里冒出来的好大的一个南瓜车!”

    之前,大家的视线都关注在楼顶,没有注意地面情况,现在他们才发现,马路上多了一辆巨大的黄橙橙的南瓜车,里面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