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摇 作品

第67章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第六十七章

    搬家之前,祝温书觉得自己肯定需要很长时间来适应同居生活。

    毕竟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单独跟一个男人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过,不知道怎么调整生活状态。

    但事实不是。

    或许是由于曾经独自照顾过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爸爸,令琛的生活能力完全强过祝温书。

    他也不喜欢别人过多插手自己的生活,凡事基本亲力亲为。

    和祝温书想象中,被多个助理围绕连伞都要助理撑的明星生活完全不一样。

    清晨有人早起做饭,夜里有人关窗,晴天能一起晾晒棉被,雨季有人提前把伞放到玄关。

    就连堆在杂物间忘了拆开的快递,隔几天便会被整理出来,纸盒整整齐齐地码在入户处,等着保洁来收。

    祝温书也想过,他们生活在一起的状态和她独居应该不会有太大区别。

    毕竟令琛平时忙,总是穿梭在天南地北。

    可这段时间他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多。

    有时候祝温书以为他不会回来了,第二天睡醒,却发现他躺在一旁。

    今年江城的春天来得很早,祝温书陆陆续续买回来的花草枝繁叶茂,偶尔还会招惹蚊虫。

    自从钟老师修完产假回来,祝温书卸下了班主任的工作,时间突然宽松了许多。

    但她也没有完全闲着,令琛说想换一套房子,离实验小学近一点,也不用这么大,有时候看起来很空旷。

    于是他们一有时间就去学校附近转悠,没多久看中了一套全新二手房。房东刚刚装修好还没来得及搬出去,遇到了点事儿,继续资金周转,急着要出手。

    不过这房子的装修风格过于浮夸,过户之后,就马不停蹄开始推翻重装。

    这天傍晚,祝温书吃完晚饭后加了一件长袖针织衫蹲在阳台上细致地松土。

    听到密码锁开启的声音,她回过头,果然见令琛拎着外套回来了。

    今晚不是有饭局吗?

    看着令琛换了鞋挂上外套朝阳台走来时,祝温书笑眯眯地说:“你是不是恋情曝光之后没工作了?”

    令琛脚步没停,只是抬了抬眉。

    祝温书:“要提前退休了?”

    “可能是吧。”

    令琛想起什么,转头又朝厨房走去,“我要是提前退休,祝老师养我吗?”

    祝温书想了想:“那你再坚持一下,我努力涨涨工资。”

    令琛没再说话,他打开冰箱看了眼,转头道:“酸奶喝完了?”

    “我看过期了就都扔了。”

    祝温书拧眉,“这种保质期短的东西不要一次买那么多,喝又喝不完。”

    “噢。”

    令琛关上冰箱,“那去超市补点货?”

    此时天色渐晚,但因为气候宜人,祝温书想也没想就点头。

    “那你把外套穿上。”

    附近就有超市,但考虑到每次采购的量都不小,他们还是开了车去。

    今天是工作日,按理说人应该不多,所以令琛下车的时候懒得戴口罩。但是他们走到入口处时,发现打折商品的摊位人山人海。见这状况,令琛脚步有点犹豫。

    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他估计得跟这些打折商品一样被围观。

    光是想想就窒息了。

    祝温书瞥他一眼,从包里掏出一只叠好的口罩,垫脚给他戴上。

    “还好祝老师料事如神。”

    “嗯嗯。”

    令琛耷拉着眉眼,拉着祝温书快步穿过排队的人群。

    推着购物车逛完了一层,他们走进负一楼的生鲜区。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买太多,但祝温书最近对厨艺颇有研究,看见什么食材都想买点。

    不知不觉间,购物车已经满了。

    走到冷鲜区时,祝温书还想买两罐鲜牛奶,正考虑的时候,购物车里突然被丢进一盒冰淇淋。

    祝温书回头看令琛,“你干嘛?”

    “你不是想吃冰淇淋?”

    令琛面无表情地说。

    “我什么时候说过?”

    祝温书把冰淇淋物归原位,皱眉道,“你就不能忍忍?医生说了这些生冷刺激的东西都要忌口,你还要不要你的肠胃了。”

    “我已经没事了。”

    令琛伸手又去拿,见祝温书瞪着他,刚刚碰到冷藏柜的手收了回来,“行吧。”

    两人又走了两步,令琛侧头看着陈列柜,突然问:“橘子汽水喝不喝?”

    “不喝。”

    祝温书头也不回,“碳酸饮料对牙齿不好,我不想笑起来的时候一口大黄牙。”

    片刻后,她感觉到什么,回头看见令琛还站在原地没动。

    “你干嘛呀。”祝温书突然笑了起来,“行,你拿吧,别放冷冻室就行。”

    令琛拿了两瓶,正要放进购物车时,听到祝温书轻声说:“跟汽水较什么劲,我都26了,钟爱的东西变一变不是很正常?”

    令琛的手顿住,埋着头勾了勾唇角。

    “那你现在钟爱什么?”

    “我想想。”

    祝温书把他手里的汽水放回展示柜,“我男朋友吧。”

    话刚说完,还没等令琛有什么反应,两个女主拉着手别别扭扭地走过来。

    她们看了眼令琛,又瞄了瞄祝温书的脸色,见她眼里有隐隐笑意,才忐忑地开口道:“那个……能不能跟你拍一张照,我们、我们刚刚——”

    “可以。”

    令琛说。

    两个女生没想到令琛答应得这么爽快,慌张地掏出手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激动得手足无措。

    “我帮你们拍吧。”

    祝温书朝她们伸手,“一起合照还是单独拍?”

    “单、单独吧。”

    祝温书点点头。

    这段时间她和令琛不知道已经被拍到多少次,散步的时候,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购物的时候。

    像今天这种被认出后要合照的情况也发生过,所以祝温书已经熟悉了整套流程,从善如流地接过手机。

    “多拍几张吧。”祝温书看着手机说,“你们自己选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