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摇 作品

第60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p>\n

    令琛第一张专辑里有一首歌叫做《听不见的心跳》。<\/p>\n

    祝温书第一次听的时候觉得令琛还挺文艺,跟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p>\n

    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男人的矫情罢了。<\/p>\n

    哪有什么听不见的心跳。<\/p>\n

    他的心跳声重得就快要蹦出胸膛似的。<\/p>\n

    特别是现在祝温书侧身躺着,后背紧贴着他的上半身,仿佛能感觉到他心脏的跳动。<\/p>\n

    当然祝温书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p>\n

    令琛的呼吸和他的体温一样灼热,毫无规律地拂在祝温书脖子上。急促的时候,祝温书的心跳就同频加快。当他的气息平稳绵长时,祝温书感觉像被一股温柔安全的暖气包裹,浑身舒坦。<\/p>\n

    但反反复复几次,令琛倒是没什么别的动作,祝温书就有点受不了。<\/p>\n

    再这样下去,她今晚是别想睡了。<\/p>\n

    过了会儿,祝温书盯着窗户,低声道:“令琛,我们说会儿话吧。”<\/p>\n

    “嗯。”<\/p>\n

    令琛的声音低沉暗哑,乍一听像是惺忪睡意,可他不稳的呼吸出卖了他,“说什么?”<\/p>\n

    祝温书也不知道说什么,脑袋里一团浆糊,懵懵懂懂地说:“你的梦想是什么?”<\/p>\n

    “……”<\/p>\n

    说完她就猛闭了一下眼。<\/p>\n

    这问的是什么问题,仿佛综艺上的心灵导师。<\/p>\n

    “我就随便问问。”<\/p>\n

    “我的梦想啊,”<\/p>\n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把祝温书抱得更紧,迷迷糊糊地说,“不就是你。”<\/p>\n

    心跳不可抑制地又漏了一拍。<\/p>\n

    哪个女生听到这种话不开心。<\/p>\n

    但开心归开心,祝温书还是用手肘戳了他一下。<\/p>\n

    “好好说话,没让你哄我。”<\/p>\n

    “没哄你。”<\/p>\n

    令琛睁开眼,视线被祝温书的头发挡住,模糊一片,但她身上的沐浴乳香味浓郁地萦绕在鼻尖。<\/p>\n

    他单臂撑起上半身,垂头看着祝温书,伸手拂开她脸颊上的发丝。<\/p>\n

    “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在哪个厂里打工吧。”<\/p>\n

    “嗯?”<\/p>\n

    祝温书扭头,在黑暗中对上令琛的目光,“什么?”<\/p>\n

    令琛说,“其实我初中毕业后就想过辍学了,如果没上大学,你说我这会儿是不是在打工?”<\/p>\n

    祝温书是个老师,对“辍学”这种说法很敏感。<\/p>\n

    她没在意令琛后面那句话,只是问:“为什么不读书?”<\/p>\n

    “穷。”<\/p>\n

    令琛手指玩儿着祝温书的发梢,平静地说,“想赚钱。”<\/p>\n

    好像是这样的。<\/p>\n

    祝温书知道他以前家境不好,只是没想到穷到需要辍学的地步。<\/p>\n

    她心里有点酸,伸手抱着令琛的腰。<\/p>\n

    还好现在已经不一样了。<\/p>\n

    令琛顺势躺下,把祝温书抱在怀里。<\/p>\n

    “还记得我说,第一次见你是在书店吗?”<\/p>\n

    “嗯。”<\/p>\n

    “那时候我听到你说你是一中的,”令琛轻笑,“我就想着,要不还是去报道吧,说不定能再看到美女呢。看一眼,就看一眼。”<\/p>\n

    “……”<\/p>\n

    “然后就发现我们在一个班。”<\/p>\n

    从此之后,每天早上醒来,看着家里一贫如洗的环境,在继续读书和辍学打工之间摇摆时,他都想着,再去看一眼。<\/p>\n

    他低头笑:“我是不是很肤浅?”<\/p>\n

    令琛三言两语说完了,祝温书却听得很难受。<\/p>\n

    听着像是一个色令智昏的故事,但字里行间都是他在深陷沼泽时的盲目挣扎。<\/p>\n

    祝温书知道自己好看,但生活是有多绝望,才会让令琛把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生当做了救命稻草。<\/p>\n

    她皱了皱鼻子,闷声道:“我也没做什么。”<\/p>\n

    “你不需要做什么。”<\/p>\n

    令琛手指穿过她的长发,抚摩着她的背,“你能出现,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恩赐了。”<\/p>\n

    他话音落下,两人都陷入沉默。<\/p>\n

    祝温书心里五味成杂,一方面很心疼令琛的过去。她家里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也从来没缺过钱,根本无法想象是怎样的家境才会沦落到需要孩子辍学。<\/p>\n

    又惶恐着,自己从未放在心上的经历,竟然能对令琛造成这么大的影响。<\/p>\n

    同时也庆幸,还好她和令琛能相遇。<\/p>\n

    就算她和令琛没有再相遇,如果自己的无意之间能让他走上这条灿烂繁华的路,也值得庆幸。<\/p>\n

    “你呢?”<\/p>\n

    见祝温书一直不说话,令琛反问她,“问了我这么多,你说说你的梦想。”<\/p>\n

    “我的梦想很普通。”<\/p>\n

    她在黑夜里构想了一副画面,“能一直当老师,一直教书育人,老了以后有很多学生来看我。”<\/p>\n

    “没了?”<\/p>\n

    “还有啊。”祝温书慢吞吞地说,“我很喜欢小孩子,想有个可爱的小孩。”<\/p>\n

    她顿了下,又说:“两个吧,一个孩子太孤单了。”<\/p>\n

    令琛笑:“就这么简单?”<\/p>\n

    “这不简单。”祝温书严肃地说,“养小孩要费很多精力的,不是添两双筷子的事情。”<\/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