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摇 作品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干嘛一直看我?

    第三十二章

    陌生的脚步声越来越小。

    而祝温书还愣着,  令琛手臂和胸膛形成的狭小空里,一点点找回支撑身体的力气。

    直到男人的身影彻底消失长廊尽头,令琛松了口气。

    “我以为是偷拍。”

    他松开手,空中凝滞片刻,  又拍了拍祝温书的头。

    “走了。”

    哦,  原来是样。

    知道了原因,  祝温书却依然能从刚刚的亲密接触中迅速抽离,  站了几秒,  转头跟着令琛进包厢。

    落座后,  两人都说话。

    祝温书垂着,  鼻尖似乎还萦绕着令琛身上的味道。

    若有若无,  有点闻,但又是香水的味道。

    “您,是菜单。”

    服务员出声,打断了祝温书的思绪。

    -

    足足五分钟过去了。

    服务员站桌边,  几度想要开口说话,都被包厢里诡异的气氛堵了回去。

    男的说话,  还戴着个口罩,帽子压得贼低,偶尔翻翻菜单,也说要点什么,  一副心焉的模样。

    对面的女生也到哪儿去,认认真真地翻完了菜单,却也点菜,搞得像上级匿来视察工作似的。

    只是服务员知道,两人的沉默各相同。

    一个是还从刚刚的插曲中回过神,另一个则是看着菜单价格握紧了拳头。

    “请问,  ”服务员终忍住开口,“需要介绍菜色吗?”

    令琛看了一,随后索性合上菜单,问对面的人:“祝老师,需要吗?”

    “啊?用了。”

    祝温书定睛一看,连忙又翻了两页,凝神细看了儿,指着一份套餐说,“要就个双人套餐?”

    令琛:“行。”

    服务员上前收菜单,同时说道:“个套餐的主菜西班牙山火腿jamon  serrano经一年多的自然风干,只用粗盐调味,简单天然,稍后由厨师现切……”

    “啊?”

    祝温书就只听见一个重点,“什么腿?”

    服务员:“西班牙山火腿。”

    “噢。”祝温书点头,“那就个吧。”

    “的。”

    服务员拿着菜单退出包厢后,令琛开始摘帽子和口罩。

    祝温书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动作,短短瞬息,经预料到他做完一切后两人又将陷入沉默。

    也是第一次见面了,之前也有过单独吃饭的时候。

    只是因为刚刚进门前的小插曲,打破了预设的平静与坦然。

    “西班牙山火腿是生的吧?”

    过了儿,祝温书决定话找话,“我很少吃生的东西。”

    “嗯。”

    令琛仔细地叠着口罩,抬头看,“那你刚刚怎么点鸡腿?”

    “……什么鸡腿要五百五。”

    祝温书嘀咕,“我们学校食堂的五块五。”

    “是三块五?”

    令琛顺嘴接道。

    “我说的是实验小学的教师食堂,是我们一中食堂。”

    祝温书笑了笑,“想到你居然还记得种小事。”

    令琛依然抬头,只是低低地“嗯”了声。

    几年前,物价还飞涨,他们高中食堂的卤鸡腿只需要三块五一个。

    高三学习任务繁重,又加了晚自习,每天午饭和晚饭都学校食堂解决,每周三中午食堂的卤鸡腿几乎是祝温书枯燥的学习生活中所剩多的乐趣。

    有一次早晨,祝温书晚了,早餐吃几口就匆匆去了学校。

    几节课来饿得饥肠辘辘,走廊外吃着钟娅给的救济小面包,嘴里含糊清地说着今天中午要买两个鸡腿能弥补今天挨的饿。

    谁知最后一节数学课,老师拖堂讲试卷。

    其他班的学生热热闹闹地了课,经过他们班的时候还有素质地嬉笑打闹,惹得人心痒痒。

    过了儿,后排几个艺体生开始从后面溜出教室,老师也管,依然紧慢地讲着题。

    “所以是什么集合?”

    祝温书想到班里人回答,就一个人摸着肚子有气无力地拉长音调说:“空——集——”

    底哄笑一片。

    “子集!”

    老师听到回答的人是祝温书,声音里终有了点绪,“一个个蔫头耷脑的,连高一的内容都忘了,你们样怎么参加高考?”

    几句痛痒的教训了什么作用。

    祝温书从门窗倒映的玻璃里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同学溜走,心里很是滋味,磨皮擦痒地座位上抠手指,一个字也听进去,满脑子都是鸡腿。

    果然。

    等老师讲完课放学,和钟娅赶去食堂的时候卤鸡腿果然经卖完。

    将就着几样剩菜吃了个半饱,祝温书满腹牢骚走回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