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摇 作品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深夜。

    林立的住宅隐在夜色里, 只有零星几家开着灯。

    虽然令思渊的卧室在整个房间最里面,但令兴言开门的动静还是很小。

    既怕吵到儿子睡觉,又想着万一那臭小子还没睡, 岂不是被他抓个正着。

    等进了门, 发现整个房子鸦雀无声,客厅黑乎乎一片,这才放了心。

    他轻手轻脚地穿过走廊,推开卧室门,见令思渊睡得正香,便在一旁安静地坐了会儿。

    这才出来,准备吃点东西就去睡觉。

    谁知回到客厅,一股冷风吹来,惹得他打了个寒颤。

    这肖阿姨也真是的,这么冷的天居然大开着阳台的门。

    他连忙朝阳台走去。

    经过沙发时, 却听到窸窣的翻身声。

    低头一看, 这才发现沙发上还躺着一个人。

    纵使是三十来岁的令兴言也被这场景吓了一跳, 拍拍胸脯后, 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沙发上的是谁。

    他弯下腰,低声问:“你怎么在这儿睡了?”

    沙发上的人没回应。

    令兴言又凑近了点儿, 闻到一股酒味,嘀咕道:“哎哟这喝得……”

    他了解令琛的生活习惯,知道他平时连辛辣刺激的食物都不会碰。

    刚出道那两年,也常常被当时的老板带着出席各种应酬饭局,却从没醉成这样过。

    也不知道今天是心情太好,还是太差。

    令兴言没再多跟醉鬼说话, 脱了外套,便打算把他架去卧室。

    刚俯身抬起令琛的手, 便听到“哐当”一声。

    一部手机滑落地上。

    令兴言没管,想着先把令琛弄去床上再说。

    然而这时,静谧的客厅里突然响起一道女声。

    ——“喂?是令兴言先生吗?你回来了?”

    这诡异的声音令兴言又吓了一跳,往四周看一圈,又听到一句“喂?”,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来自哪里。

    他弯腰捡起令琛的手机,一看屏幕,忽然无声地笑了。

    “嗯,是我,祝老师还没睡呢?”

    “你回来了就好。”

    电话里,祝温书的声音有点疲惫,“刚刚令琛突然没声儿了,我还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他就是睡着了。”

    令兴言看了眼一旁睡得死沉的男人,“他在家呢,我刚刚才回来。”

    “行,安全就好。”

    祝温书说,“那我就先挂了?”

    “哎!”

    令兴言重重叹了口气,“真的太麻烦您了,我家这大的小的都不省心,这么晚了还让您操心。”

    “不客气。”

    嘴上这么说着,但祝温书也叹了口气,“我们当老师的,习惯了。”

    挂了电话后。

    令兴言歪着头看屏幕,见通话记录显示,足足有三十七分钟。

    他又看了眼睡在沙发上的人。

    呼吸绵长平稳,面容看起来很放松。借着月色仔细观察,还能发现他嘴角有浅浅的弧度。

    令兴言把手机放到一旁,艰难地把他往房间拽。

    “啧,光会做美梦。”

    -

    第二天中午,令琛醒来发现自己浑身都有点疼,像被人揍了一顿。

    昨晚的酒是好酒,不至于有这种醉后反应,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干了什么傻逼事。

    他去浴室洗了把冷水脸,刷了牙后,开始到处找手机。

    令兴言正在餐桌边上吃午饭,见令琛穿着宽松的卫衣,在客厅绕了一圈又一圈,“啧”了声,开口指点。

    “在抽屉里。”

    怕令思渊早上起来抓着个手机就开始乱鼓捣,所以昨晚令兴言给他收进了茶几抽屉里。

    令琛闻言,只是“哦”了一声。

    令兴言:“你先过来吃点东西。”

    令琛嘴上说“好”,结果找到手机后发现没电关机了,顺势就坐到沙发上,扯过一旁的充电线。

    等手机开机的时间,他扭头问令兴言:“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

    令兴言笑着去夹菜,“自然是该回来的时候回来的。”

    见他这反应,令琛皱了皱眉。

    等开机后,打开微信一看,眉头拧得更紧。